Active the Young in School Sports Game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6435331.html

It is the most exciting moment that I should record
on my journal, though tired enough for me to write on.

The school games
today “drove me crazy”. I was occupied as an
frantic amateur photographer as well as a somewhat “comic” athelete
then, drifting here and there, appeared in every corner of the whole
playground. Actually, I’ve never been so active before. (and I
was almost lack of motor cells from childhood, let alone a
participant.) However, miracles could happen! I took part in two games
(4*100m and 400m) this time and I just felt excellent!






Tag:

平凡的一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48996691.html

有一部电影,名叫《一一》。恍然十一月的序幕即将拉开。一一这个名字跃入了我的脑海。

记得某位老师曾经说过,《一一》这部影片很值得看。从前也在广州大学生报中看到过相关的影评,没看过电影,但觉得影评写的很好。当时也因为其而引发了一大段感想。

如今,眼看十月的阳光也即将暗淡下来,一切归于平静,一个并不凉爽很干燥的金秋也逐步走向尽头。我相信,在这丰收的季节里,我定已收获了许多喜悦的麦穗和果实。而在下一个孕育的季节中,我也将逐步进入沉沉冬眠。《易经》有云,潜龙勿用。如今,我这条赶在群龙之尾出世的龙即将金蝉脱壳,逐步退去幼稚的那层外壳。

面对我的挑战有很多很多。我要一个个去突破,一个个去战胜!我相信自己!

十一月了~

继续一句话:加油!相信自己!

 

附《一一》影评

这样一部安静的电影,以婚礼开始,以葬礼结束,讲述一些人日常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画面如水一般宁静。《一一》中的故事或多或少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不过是些生老病死,但我们太过忙碌,很少有人会静下来想想自己的生活,直到看到杨德昌把这些拍成电影,才不由得感叹,啊,原来我就是这样子的。

    三小时的影片让很多人看到了一生,人不可能让另外一个人教他怎么活下去、怎么过日子,那是很悲哀的。

    你看得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得到的,你看不到。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呢?人生本来就充满了隔阂,只有自己最清楚想要的是什么结果,即使是最有资历的意见,也恐怕只是参考。你的明天,包括以后的每一天都将和今天一样吗?






十月阳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47830265.html

逐步渐入下半年,而金秋的阳光却是很好。洒下来给人暖暖的感觉。十一假期就这么过了。也许算快,也许只是自己没有抓住。

废话不多说。加油~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ZZ】郭光灿院士:甘坐冷板凳的研究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6441628.html

转载此文献给各位奋战在各领域的淡泊明志者,同时也以此激励自
己,像他一样敢于追逐自己梦想,永不止步。

via 科学网新闻RSS——构建全球华人科学社区 on 10/19/09

 
国际学术刊物《物理评论通讯》最近发表了以我们实验室
(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研究生李科为第一作者的论文,题目为《量子信道私密容量不可加》。
 
该篇
论文解决了包括权威专家在内的国际学者10多年来未能解决的量子信息论研究中的一个难题——“量子信道私密容量不可加性”。我们知
道,量子信息论是量子信息科学的理论基础。信道容量是通信领域中最基本的理论问题,它刻画通信信道在噪声环境中可靠地传输信息的能力。著名数学家、信息论
创立者香农(Shannon)精确而漂亮地解决了经典信道的容量问题,这就是著名的香农第二定理。在创建量子信息论过程中,人们必然要研究量子信息容量问
题。比起经典信道容量,这个问题更加深刻、更加复杂。量子信道是指基于量子纠缠的信息通道,它不仅可用来传输通常意义下的经典信息,而且能够传输保密的经
典信息和神秘的量子信息。因此,这三种信息的容量(即经典容量、私密容量和量子容量)便成为量子信息领域的核心理论问题,吸引着国际学术界众多科学家开展
研究,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在2008年,来自IBM研究院的史密斯(Smith)和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雅德(Yard)发现了
上述三种容量之一的量子容量是不可加的。亦即,两条不同的量子信道传输量子信息的总能力超过了它们各自传输量子信息能力之和。这种奇异现象是香农的经典信
息容量绝不允许出现的。
 
李科的论文首次证明了量子信道的另一个容量即私密容量也是不可加
的,解决了多年来悬而未决的难题。同时,再次认证量子容量的不可加性,但李科的证明却推翻了以往学术界认为量子容量的增量是来源于单条信道的私密容量这一
猜测。
 
量子信道容量的不可加性真是个令人惊奇的发现。它就像一个人的左耳
和右耳都听不到声音,但是两只耳朵一起用却听得十分清楚,令人不可思议。这个发现表明,量子信道传输信息的能力不仅仅取决于信道本身的性质,还与它所处的
环境紧密相关。由此可见,在量子世界中,容量作为信道传输信息能力的度量,已经不如香农的经典容量那么本质。
 

位审稿人对论文给予很高评价,认为该篇论文的证明使量子信道三种容量不可加的三部曲得以完成。论文的构造具有普适性,因此可以确信,
信道容量的不可加性是量子通道的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这就是李科这篇论文的有趣故事。然而,我更想讲的是研究生李科本人的故事。
 
李科于2004年由我校信息学院免试推荐到我们实验室就读硕博研究生。他对信息论有着浓厚的兴趣,很快就选定量子信息论作为他的研究
生论文课题。他刻苦用功,兢兢业业。
 
然而将近4年过去了,与他同期入学的研究生都已发表了多篇SCI
论文,有的还获得研究生的各种奖项,许多同学开始忙着为毕业后的未来寻找出路。而李科却连一篇论文也没有写过。我们了解李科的志向和作为,从不催促他写论
文,每月照样发给他与其他同学同样的助研补贴。
 
听说印度将举办一次有关信息论的国际会议,3位国际权
威都要出席本次会议,李科希望去参会,以便与这些权威们讨论问题。我们破例让他出国开会。因为按照实验室规定,研究生起码应有张贴论文发表,才允许出国参
加会议,而李科什么论文也没有。会后,为了进一步扩大他的视野,使他能够与同行进行更深入的探讨,实验室主动按照公派出国的标准资助他到英国,跟本领域的
著名学者温特(Winter)学习交流半年。半年后,他仍然空手回来对我说:“温特说我选的课题太难!”
 

看到了毕业时间,按照他的能力完成几篇相当不错的SCI论文,以求毕业并不难。于是,我问:“那你是继续攻克这个难题还是先选个较容
易的课题做?”李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坚持做下去。”说实在的,他是否能做出来,当时我心里也没有底,毕竟是个国际性难题,不少专家学者多年来都攻克不
下。但他的坚定感染了我。我们明确地支持他的选择。只要他不放弃,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就这样,面对着同期研究生写论文、找工作的繁忙情景,李科依然如
故、默默耕耘,坚持不懈、不为所动。
 
终于,有一天,他敲开办公室的门,平淡地对我说:“这次我成功
了!”我听了很高兴,但这毕竟是个难题,来不得半点闪失。因此,我要他将证明发给英国的温特教授,请他详细审查论文。不久,温特教授很高兴地发来电邮,证
实李科确确实实攻下了这个难题。今年春节期间,恰好温特教授到新加坡访问一个月,李科立即去新加坡,与温特教授仔细推敲论文的全部运算细节。最后,终于完
成了这篇论文。
 
在今年的亚洲量子信息国际会议上,李科的论文被选为大会长报告
(Long
Talk),受到包括本奈特(Bennett)和肖尔(Shor)等国际权威在内的与会者的好评。这就是研究生李科的故事。我无法预计李科未来的学术成就
会有多大,但是我相信,以纯静心态献身于科学事业的理念将会伴随着他的一生。
 
在我们民族复兴的历史征途中,倘若能有更多像李科这种
淡泊功利、精心学业的年轻人,何愁不会从中涌现出国际级的学术大师呢?然而,环顾四周,热衷于搞“短平快”立竿见影的研究者比比皆是。科学研究作为人类探
索自然的高尚事业正被有些人搞成谋取名利的道具。而急功近利的评价导向又将这种弄虚作假、肆意炒作的风气推演得愈加激烈。像李科这类研究生或年轻人确实很
难找到他们生存发展的空间。我国学术界不乏有明白人,不时地呼吁要纠正不良学术风气,纯正科学共同体,无奈成效甚微。这篇短文无非是对这些呼吁的一声附和
而已:请给予那些痴迷科学、甘做冷板凳的年轻人更大的生活空间吧!他们是科学事业的希望。
 
(作
者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主任)
《科学时报》 (2009-10-19 A1 要闻)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