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撕裂的灵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6439400.html

09-10广交音乐季 约翰内斯·维尔德纳指挥马勒第七交响曲。

   
因为迟到,很可惜地错过了第一乐章。就如同这学期的所有课程迟到,因为什么原因?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只知道我的迟到已成为惯性,并很理直气壮地登上了所
有能致使人扫兴的原因榜首,我该如何去改变我的迟到命运,就如同所有电视剧的预告片所述我该“何去何从”,我想除非我下次早些出发。但今天我想说的话里没
有迟到这个词语,我只想说马勒告诉我的,我所听到的,抑或是我告诉我自己的。

 
 
这首曲子太适合现在的我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从会场出来,我心情的复杂程度和我因为迟到而匆匆忙忙赶过去的时候差不多。我不知我是否已经听
懂了他所表达的意思,但我知道我听到了我内心的挣扎。从第二乐章到第五乐章,我的情绪起伏波动着。我沉浸在马勒的世界里了么?不,我只是在想我自己的事。
我不知道马勒在创作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我总以为自己能感受到他当初经历一场又一场人生浩劫的哀叹,我更以为自己能触摸到马勒当初唯恐江郎才尽的惶恐。可
我听到的似乎只是怒吼声,一种面对着复杂多变的未知世界的一种铿锵却空洞的呐喊。但,这呐喊只是从我这发出的,与马勒和维尔德纳没有任何瓜葛,我感受到的
只有自己的惶恐。我体会不了别人能体会到的感受,我追寻不到别人能追寻到的身影,我挖掘不到别人挖掘到的思想,这让我很痛苦。我,这么一个任性的自我,如
今才发现自己始终沉浸在自己的具有局限性的思想中。

   
我到底缺乏了什么?我在思忖,我在搜寻,从音乐的抑扬顿挫中搜寻和回忆。我的灵魂也同时被一个又一个音节撕扯着。

   
第二乐章,夜曲1,我的视听从那开始,一个不算开始的开始,却应该算是夜幕的伊始。从悠扬的法国号的邀相呼应,到小提提琴的拨弦声,仿若是赶夜路的马蹄,
又似夜的精灵轻悄悄地降临,却并不寒冷,似乎很柔和,很静谧,能看到生气,但却又暗藏着玄机,这个乐章曲调应该算是柔和的吧?我只是感觉到心中忽而平静忽
而惆怅。事实上第二乐章我光看这维尔德纳指挥时候起伏的手势了。我不知道广交演奏的是否算是优秀,但从我当初凌乱的大脑机械的判断来说,很不错。

   
第三乐章的谐谑曲,应该算作最诡异的部分了,令人内心抓狂的曲调,波澜从此被掀起。恰似夜深之后忽起忽降的疾风的小提声,让我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的寒意,
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当时把外套给脱了。马勒,难道你此时感到了深深的哀怨和烦忧么?是因为自己内心太过凌乱无处发泄么?无处不在的低沉的定音鼓声将我带到了
一个不平静的夜。

   
第四乐章是夜曲2,两位吉他手入场。我却将视野投伸到了其身后能发出如流水般声响的竖琴中。抒情的小提琴独奏似乎是在告诉我什么,是喜,是忧?我没听见,
但我却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急促而慌乱,仿佛扎进了没有路的原始森林,失去的方向。那孤独的声音是你在为自己的恐惧而做的祷告吗?我只知道自己的恐惧,却没
有听到你的。

   
终曲一转之前的诡异、哀婉之色,定音鼓不再为低沉着色,在高亢的号角声中,恢宏的日出前景象就这么被迅速定义。之前看的简介说第五乐章有与第一乐章相呼应
的部分却在这回的第二遍的倾听中找寻到了。其实整首交响曲的曲调都是很相似的,到处都能找见结尾中明快的主基调,只是太弱了,被各乐章的情感基调给掩盖过
去了。我想马勒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从之前的诡异幽怨恐惧的黑幕立马走出到日出时分的雄伟瑰丽?总之我第一遍听的时候只有一种感触:很华丽丽的乐曲,也许
是因为当初太浮躁(虽然现在也是),没有听出什么内容。

   
我不清楚听交响乐需要具备怎样的耳力。只知道,怀着不同情绪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答案。最近只因有些烦躁于是想去缓解一下情绪,可似乎适得其反,我听完后反而
情绪大乱。终曲雄壮的吼声于我却显得有些矫情,似乎有些回光返照的感觉,难道是因为前四个乐章压抑得太久了?我不知道,或者只是因为我自己压抑了太久罢。
有人说,心中有佛,眼前即是佛。我当时心中有得也只有忧郁和不安,于是我的灵魂也被这种不安和音乐声里所携带的不安给撕扯着。我感觉到深深的不安,一种无
法理解他人的不安。“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有眼睛却发现不了美,有耳朵却不会欣赏音乐,有心灵却无法理解什么是真。不会感动,也不会充满激情……”
小林宗作,一个伟大的教育学家,他的话扎根于我心却无法将其中精华流淌进我的血脉。如今的我好似缺失了一种欣赏美的思想,凌乱的神经如同荒漠中的野草的根
系,向四周蔓延,任其肆意生长却吸吮不到水份;又如平原中的树木,将松散枝叶伸向四处却抓不到阳光。我只想着去欣赏美,却忘记如何去欣赏美;我只知道要有
一个好的心态,却忘记如何去培养一个好的心态。我不断自我安慰道,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就如同一天中的黎明前夕,过去了就会看见红日升起,却忘记了自然
规律要在人类生活中起到引导作用,首先要调动主体人的积极性,被动地去改变永远都不会有进步。

   
曲终人散,回去的路上我不断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现在的自己真的令人满意吗?现在的自己真的那么不令人满意吗?我在做什么?我的人生去路会如一轮红日一般
必然气势恢宏地降临么?不!那还要看一个指挥的资质和乐团的默契以及对乐曲的理解了。我要有自己的理解方式,我就是我自己的智慧,我的灵魂不能由外界胡乱
撕扯,我就是我自己。

 

 

 

马勒七给我的第一感触和最后感触都是一种凌乱的
回归,对于我来说这再合适不过了。我就是要以乱治乱。

   
另外健忘的脑门突然想起自己当初那场音乐会听的不是德沃夏克九,而是七。






Tag:马勒7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