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吃书,关于…考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6746651.html

    今晚宿舍在讨论复习问题,大家在纠结热带的抽象与应气的含蓄的时候,外婆蹦出了一句:“王TM最死板了!”我们很同情滴望了望她(因为我们都没选王TM的课)她继续说,“这么多的内容,明明可以开卷考的。”这让我想起了上学期的天气分析与预报,那个考试简直就是小学狗刨式的牛角挖空题,我算服了,这学期直接退掉她的课了。

老佛爷说:假如吃下一本书能让你把这本书的内容全消化了,但是它会折你一年寿,你愿意吗?

外婆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愿意!

我和老佛爷坚决不同意,说,如果只折一天的话就愿意。

婷苑说,那我要吃最厚的那本。我反驳道:万一里面全是废话,岂不是浪费你一年寿命?如果不折寿,我就在考G前把韦氏大辞典给吞了!

后来老佛爷说:咱们换个假设吧,不说寿命了,但是有规定页数。200页以下吧。

我抱怨道:现在的课本都是五六百页以上的,200页简直是凤毛麟角啊,连应用气象都有240+页呀…顶多也只能吃三分之一本热带,那岂不是只能考三十几分?而且这课本和ppt内容还不重叠的,吃两样不划算,只吃一样又不全,让人纠结啊。

外婆问道,那如果只给你选一样你要吞哪样?

之后外婆很愤怒地说:“我要把温ZP给吞了!”

老佛爷突然又话题一转说:“我好想当别人,比如说当你(对着外婆说)。”外婆又绕回主题道:“好啊,然后婷苑你去当王TM嘛,把题目透点出来。”

    外婆睡前又讲了每天都要讲的话:“今天我要早睡,明天早起,我要吃早餐!”我们笑而不语,老佛爷问道:“你明早到底起不起?” “外婆,我记得你上周就开始嚷嚷要早起了…”我很崩溃地插嘴道。外婆义愤填膺滴说:“明天我一定要起来,定个闹铃。”“没用的,关了继续…”老佛爷很淡定地答道,“你今晚去图书馆了没?”“去了啊,我去还书了!”外婆很理直气壮地说。外婆从来都很理直气壮,嘿嘿。

“对了,上学期你们天气学ITCZ的定义有没有回答正确呀?”婷苑转变话题。

“写了,我写道它是赤道辅合带的简称,辐字还写错了,写成了辅修的辅…”老佛爷无奈语。

……正好在电脑前,就把这段话记录下来了,呼呼,每天乐一乐,大热天的,寒冷一下。今天难得记录下来,留作纪念~嘿嘿。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Advertisements

2010年柏林爱乐森林音乐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7406876.html

http://www.berliner-philharmoniker.de/en/konzerte/kalender/programmdetails/konzert/7330/termin/2010-06-27-20-15/

主题——爱情之夜

女高音:蕾妮.弗莱明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指挥:Ion Marin

曲目

穆索尔斯基

荒山之夜(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版本)

德沃夏克

歌剧“水仙女”——月亮颂(Song to the Moon)

斯美塔那

歌剧“达利波”——Dobrá! Já mu je dám! Jak je mi?

哈恰图良

芭蕾“斯巴达克斯”——斯巴达克斯和弗里吉亚的柔板

理查.施特劳斯

歌剧“随想曲”最后一幕

瓦格纳

歌剧“黎恩济”序曲

科恩戈尔德

歌剧“死城”——我那持续着的幸福(Glück das mir verblieb)

理查.施特劳斯

歌曲“奉献”(Zueignung)

埃尔加

爱的礼赞

普契尼

歌剧“艺术家的生涯”——咪咪的咏叹调“我高兴地来”(Donde lieta usci)

莱昂卡瓦洛

歌剧“艺术家的生涯”——咪咪的咏叹调“Musetta svaria sulla bocca viva”

普契尼

歌剧“图兰朵”——柳儿的咏叹调“你冷若冰霜”(Tu che di gel sei cinta)(莱昂卡瓦洛续写版)

柴可夫斯基

“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

北京音乐广播电台FM97.4 转播时间:6月28号晚21:00~23:00 http://listen.rbc.cn/#7 啊 我明天早上还有恶心的数值!!!!纠结一下吧…

p.s. 话说今年的琉森音乐节主题也是爱情,a love story @_@…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黄鹤楼上的鸣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7261618.html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方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苏轼《前赤壁赋》

“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

    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

    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苏轼《后赤壁赋》

 

登黄鹤楼。望见曾经是“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楼海。如今,不消说黄鹤楼,单是那历经千锤百炼的晴川阁被众高楼与浮尘浓烟所围盖,单是那江上烟波下浓浓雾气中的三分之一截武汉长江大桥,就让我失掉了大半口味。崭新的黄鹤楼、岳飞像、白云阁,让我寻不见古人踪影,找不回失色的遗迹。

游赤壁。苏轼两次夜泊赤壁下带来的是江上清风徐来,山间明月映照之情,偶然孤鹤横江东来,时而草动风起云涌。如今,不消说孤鹤野云,单是那赤壁下冲洗着工业发展所带来的污秽的江水,单是电影赤壁(我承认我只看了一点片段)中被投机者大力灌输的商业浓味,便让我悲从中来,也许我的情感也和当时的苏子一般”托遗响于悲风“,只是所悲之物迥异罢了。古人,能在失意之时游江登高,送目千里。今人,承载古人千倍之压,却不能望见古时千一之胜景,实为可惜可叹。噫!此所谓“胜地不常,盛景难再”哉?!

    黄鹤楼上的鸣唱,唱“物非人非”事事休,唱“林花谢了春红”。


    忽而想到小林宗作的一句话:“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有眼睛却发现不了美,有耳朵却不会欣赏音乐,有心灵却无法理解什么是真。不会感动,也不会充满激情……”可是我模糊的视野呀,几多让世界的轮廓变得清晰,让我能彻头彻尾地去感激人类对上帝赐予之恩典的所作所为?


Note. 翻遍我的相册,我似乎真没在黄鹤楼上留影…也许留了罢,只是再也找不到了。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Tag:黄鹤楼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不要心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6637051.html

停停走走

走走停停

就这样

又到期末了

大巴在不断向前行

可我却晕车了 心慌了不知该在哪站下车

今天是父亲节,给爸爸打电话,讲完祝福,却开始向他大倒苦水,我在想:为何要把悲伤留给他人呢?也许是因为爸爸给我太大的安全感,向他诉说让我感到安慰,虽然我知道他帮不了我,但至少他是支持我的,至少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后盾在为我鼓劲。不过下次不能再让老爸担心啦~

停电了,还停了两回,正好是我要洗澡的时候,于是摸黑开了冷水冲啊冲,突然又来电了,热水管突然像爆管了一样喷出热水来,吓到我了。洗完了,心情舒畅好多。给大笨希打了个很短途的电话@@然后开始复习催命的热带。今天jiaojiao跟我说她的悲惨遭遇,考n门试,还有一门考试是提前4小时才通知的—_—||汗死了…

又跟ZX聊起了今生的梦想。虽然高中的时候聊的不多,也许是因为学业太重了,各忙各的,但是后来才发现共同的话题好多,每次聊完都很开心很放松!

嘿嘿,顿时“茅厕顿开”!不晕了,也不心慌了,就像ZX说的:“事情总得一样一样的来。” 开始复习吧!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新博客新气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6482144.html

很俗的标题…

不过还是觉得这么写比较合适,懒得想太复杂的标题了。本来想给swode写个长长的悼词的,oh, lo 一想起我的热带,我的灵感就木有了。我会在swode两周年诞辰的时候写一篇弥补一下的~

告别了swode,我将迎来崭新滴blogbus~

欢迎大家多来串串门儿~这个访问速度比swode要快,嘿嘿:)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