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ode要驾崩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5131554.html

一连几个月swode都不能再上传相册,说是服务器升级,然后管理员全都逃走了,54我们所有博友的留言。

相当伤心啊,我之前的所有日志呀~~~而且你大爷的这个swode这么冷僻,其他博客都不收容它的搬家。天哪,我当初的脑子是被什么给踢过了,什么不好选,选了swode,现在想拯救我的日志都很困难。额…慢慢研究去~一定要把我的生活与生命们给拯救出来!考完G吧,反正它服务器到期时间还早着11年8月份。倒计时吧…

本来想着已经找到一个安定的窝了,然而一句话说得妙:世界上没有绝对静态的东西。永恒是拿来骗小孩的!

所以我觉悟了,苏醒了。

阿弥陀佛。我就眼巴巴望着swode离我而去,带走我所有的日志和图图。然后我继续培养我的blogbus。争取有一天发展壮大…

在此,对我和所有swode友人们的惨痛遭遇我深表同情。RP是守恒的!最近RP一直不好使,大概是在积累着等12号早上爆发吧!

加油啊,这个六月不太平……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Tag:swode, 崩溃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最微弱的烛火

终于有些崩溃。回过头才发现自己的精神,而非躯壳,最容易被感染上顽疾,为何我总在最紧要关头打退堂鼓?这几天虽立志用功,却会非常罪恶地故意去逃 避责任,躲到书房看闲书。而每每读到主人公们个个临危受命力挽狂澜,看到他们内心为的是更崇高的事业在奋斗,我却又开始自责。感觉自己脑袋里太没营养了! 为什么赶不及别人的半点智慧?(越想越恼怒)一直梦想做某事却往往因为它太重要了反而不敢正视,人何以如此矛盾?!

我恨那讨厌的托,不过还是先恨恨自己的惰性。耳朵已生茧,听力真够恶心,能如此坚强地贯穿三个小时。口语Q12要么是眼不够疾要么手不够快要么脑子没长全,45”对我来说就是沧海一粟,15”只够我把全部内容一团子塞到脑子里。作文直接裸奔…恼火中!

Quiz:我怎么就这么讨厌考试?答:因为每次都考不好……bingo!

又开始晚睡了,也许是在某些罪恶感驱使下。Come on. May the Lord with you. 即便最微弱的烛火也会有燎原的势头,我现在就是那盏微弱的烛火,但即便最微弱的烛火,也要拥有最理性的光辉。

okay, 烛火,what u need is to add some oil, madly.

希希、潘、蒋也加油啊咱统一战线!mama和benQ还有鼎鼎的祝福先收着到时候放rp。p.s. mama的思维实在是太敏锐,我真是佩服!不讲了,继续抱佛脚去。

一节哲学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69849552.html

S教授何许人也,一言以蔽之,高人。

嘿嘿,这个高度深的很,第一次走进预报大厅里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很有气场,这是一高。由表及里,另一高当之无愧就是思想的高度。

有人说,看人好比读书,由厚到薄再由薄转厚,这是两种阶段两个境界。由厚到薄是把一个人的性格特征看清楚了,熟悉了她/他的routine,而由薄到厚却是渐渐开始走近她/他的思想,一点点的加深印象。一个人的思想高度第一眼也许看不出,但是时间是个很好的量尺,随着它的流逝,外表就会被逐渐剥蚀,取而代之的就是她/他的真实内心高度。

S教授给我们上的最后一课,可以说是气象课,也可以说不是。

气象,何谓也?天气变化,古人对其的定义也许更胜一筹,即指可以预兆吉凶的云气变化,也可指万物的形势和景象,还可指一种气韵……可见古人对文字更注重它的一种博大的、哲学意义上的深意。所以说,这节课,S教授给我们上的算是上到了哲学与宗教高度的气象课。

这位可以根据易经来推算出512大地震的人物,这位可从722日全食推出长江流域的大潮以及长江流域洪灾的人物,这位从印尼海啸预测次年华南前汛期的人物,这位饱读诗书的文人墨客,这位阅历丰富走南闯北的驴友,这位喜爱天空痴迷摄影的女士,不由分说,她的确很值得我们尊敬。

如所有热爱自然的人,s教授是个优秀的环保主义者,基本的如旅行的时候绝不落下半点man-made products,保护动植物这些不消说,更可贵的是她吃的是自家种的菜,我觉得她不缺钱,因此能做到这份淡然之心真的不多见。如今我见到的大多是浮躁之人,顶多平日里蹦出两句很淡泊明志的话,却少见这样的行动者,并且很真诚,最重要的是,她同样也很尊敬我们,就如同我们尊敬她一样。(这怎让我想起了黑柳彻子幼时的导师,著名的教育学家小林宗作?)

天地人和这是自古以来中国哲人所持有的一种哲学思想,与西欧地中海地区的一种“彼岸文化”几乎走的是相反的路线,但是正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这些历经千百年思想和实践历练的观点都是能站得住脚的,即是可以接受的。但在我看来,西方哲学和中国哲学最最大最最根本的区别在于,西方的哲学体系太过于具体化、通俗化,以至于他是最快最容易被推翻和更新的;而相比之下中国的中庸思想由于处于高塔之上,比较抽象,也比较宽泛,因此很难指出它的错误来。这里有利有弊,利是中国古代哲学的运用范围明显要比西方的条条框框范围要广,具有普适性,但往往这样的理论太过于高端,很难被人理解,即便被理解了也很难被人运用,比如说《周易》;弊端在于,中国哲学很难指出它的错误所在,于是乎改进的余地很小,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新的思想很难进来就导致腐朽之风渐增,西方的哲学体系相对其实已经很健全了,但是出于他的具体化和详细化到人的各方各面,于是乎总有一处不会被提及,总有一处被提及的详细化描述出现例外,所以就会出现大批大批的新哲学思想体系前仆后继地上来修改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世界法学体系,T同学之前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法学课,我也从中受益很多(其实法学真是的万金油啊,关于T同学派出所一日游我改日还得腾出的地儿来作个小小描述啊。)。现今的法律体系有三套:欧美法系,大陆法系(罗马法系)以及伊斯兰法系,其中以前二者为主体。在大陆法系一般采用法典形式,万事万物遵从那个制定好的法典行事,而欧美法系则是单行法律法规,用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案例堆砌出来的规定,所有判决遵从先例,无先例则开创先例并记入法规。这就有一个根本性的区别了:法典是不可改变的,而这些单行法律法规是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作适当调整,并且对于最终判决,陪审团占了很大的作用(目前好像还是12人制),这里可以看出它的机动性和可变成分。哲学体系也如此(说白了法学就是哲学体系的一种表现形式)。

扯远了,S教授从哲学这一思辨角度进一步加深了我对气象的认识(以前对此天人合一的确处在纯理想纯理论的环境中,虽然现在亦如此…),另外天地人和这一观点贯穿着整堂课的始末。

从她到过的西沙讲起,那片本属于美丽的珊瑚暗礁蕴藏的海域,如今因为人为因素受到了大面积的破坏,珊瑚被炸开,留下的是碎裂的尸体,当然,就如同s教授听到的那句话:“在主权面前,一切都是次要的。”政治决定了环境,这真是很讽刺的事情,但是自然会有一个良好的反馈机制,所有事物都是此消彼长的。再从更广域的El Nino说起,海水占了地球70%的面积资源,因此它的行为对大气的运动起到了最直接最根本的作用。最近Nino3区海温一直下降,并且增幅到达-0.6°以上,再持续下去,预计今年就是一个强势的拉尼娜年份,由于海温位相在东西方向分布上有一个半年的滞后期,因此,今年台风会出得略微偏晚,但是后半年中台数目会增加,预计8月9月是个不平之月。万物都是有其根源联系的,拉尼娜年与智利深海地震引起的冷海水上翻也有着必然联系。西南冰冻雪灾与次年南海水温的关系以及其与南海台风生成个数的关系,深圳填海工程的失败与地转偏向力引起的地形变化的关系,台风转向与城市高楼的关系。omg,三天三夜讲也讲不完。

人生和做天气预报是同一个理,需要有一全局观念,首先观察周围环境场,了解过去历史,洞悉现状,才能预测未来趋势。而我们的知识是十分有限的,就好比我们广州对于整个中国来说几乎是凤毛菱角,而中国对于世界来说又算什么?整个地球对于茫茫宇宙又是可以忽略的……无限的是我们的不可知,只有通过不断地去获取新鲜的知识,才能将思想的足迹踏遍整个宇宙,“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

最后感谢您,我们的S教授!真的很幸运能遇到您这样的导师,这将是我人生的一大笔财富,所以说,我的实习其实也并不杯具,我喜欢这样的精神交流,一种跨越年龄的、彼此尊重的交流~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