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95272572.html

    月历已经翻到最后一页了,不能再翻页了。于是需要换一本新的,这本新的需要具备与所有旧日历一样的属性:拥有年、月、日、星期、节假日提醒,也要有跟旧的不同的朝气:后边的永远是将来时,你需要不断的翻页更新,年月日排布也跟过去的完全不同。

    我没有再给自己买新台历,再也不需要去翻页。

     去翻从前的日记本,每年的年初年末都是饱含着希望和契机的,语气也十分明亮。思路清晰,设想合理,有决心,有毅力。如今饱含的,不清楚是些什么了。满满的情怀,空空的心情,两个落差将我的期盼撕得粉碎。

    今天晚上又开始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为纪念李斯特诞辰200周年加了一首他的圆舞曲,有些人的存在真的是永恒的,即便他的躯壳已经离去。昨天,写《我与地坛》的史铁生过世了,他没有机会看到来年第一缕阳光,但也许对于被病痛折磨着的他来讲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人都是要走的,他留下了最珍贵的精神遗产,那就走吧。我想这个月我一路走去,去一些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能给周围留下什么,或许就只是这么轰轰烈烈了一把,拍一些网上到处都能看到的照片,然后兴尽而返?真是可怕啊。

    以心为形役,是很可怕的,但我在想世间哪些人是不会这样?灵魂不受束缚,自由也无意义。现世太多束缚人的地方,那末自由也是无意义的。记得高二有一回在宿舍楼道里,我对F君说: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这个世界都在撒谎,我看见的、听见的、触摸到的都是假象,包括你。她马上激动的说,“你怎么能这样说?!”我记得当初她的那副惊讶、略带愤怒的表情。这个表情至少我认为它是真实存在的。今后我也不敢再提起这件事情。这个勉强算作希腊哲学“怀疑论”一个分支的想法,曾经一度被我破除。但是,日历它不听话,“刷拉拉”翻回了过往,带我走回到那个世界。我的半个存在主义又占据了我大脑深层。这是自私的表现么?还是,我又畏惧了?

    翻回来又扯回去,就这么几年,人类几年占据生命的一大半,却又沧海一粟,整个人类进程相对于宇宙又算个什么?浮云。那我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是什么意义?存在本身又是什么意义?人到思维深处总爱钻牛角,这时候世界上的人全变成了路人甲,你对于他们也顶多是个路人乙,过往了就消失了,存在也就没有意义了,或者已经完成它的意义了。

    哦,扯远了。年终了,可以说2010年是我过得最忙碌,总结起来也就是四个字:不舍昼夜。

    1月份考虑G作文,辛辛苦苦准备了大半年的GRE终于在6月份开花了,尽管结的果很酸涩,把自己关了几天后,于是又把自己转交给了7月底的旅行,旅途劳顿但很愉快,但却让人有些心凉,那时候我人在西安,标哥给我打来电话,说保研或出国,你只有一种选择。那个身处异地的我站在人群熙攘的大唐洗脚城(大雁塔前的喷水池边),看到一群老老少少光着脚丫冲进水池洗脚,我就坐在池子边,给妈妈打电话,给家悦打电话,给班长打电话,给MQ打电话,还给一些人发短信,才发现原来这样的事情是需要自己一个人来承担的。因为不可能有人会理解你的心情,希希也不会理解,一路的沉默,希希看到我这表情很不高兴,但我不想说话。一直到了敦煌,那开阔的西北固有的胸怀包容了我所有的沉默,呼吸着8月初清爽的空气,我终于放开了。自己的路得自己一个人走下去,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让他人宽心。尽管放弃保研我一直觉得没什么,但是受到了外界压力实在有些不好受,加之因为G成绩的缘故出国之路一定会走的比较艰辛,但选择了就得继续。8月中旬结束了旅行到家,结果却断断续续病了一个月,幸而在考托福前五天恢复了嗓子,尽管依然没考好。去年一直在准备课题,在生病那个月里,我记得最痛苦的就是啃各种数据读取方法, FORTRAN不会读,看懂了代码后发现提不出想要数据,于是重新开工用MATLAB自己编,要在半个月内从只会定义矩阵的菜鸟到会读取数据并进行几十G的批处理,工程量很庞大,我没日没夜的学,跟旅途中一样一天睡5-6个小时,妈妈每次都怒斥我:你这是在跟你的生命开玩笑,我那时候突然就意识到,相对于某些东西来讲,原来我一直都这么蔑视自己的生命。终于编出了一个一百行代码,也许这是所有学编程的人的必由之路,我走过来了。考完托福继续赶课题,我当时心里很慌,周围的人全部都开始申请了,各种申请,而我本来速度也慢,却一个字都没开动,于是乎夜不能寐,而每日早上很早就醒来。今年估计就这么被吓得瘦下来了好几斤。两个deadline一起赶,12月份的学校我全放弃了。终于开始申请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底,我一边搜集材料,一边写着让人死去活来的推荐信。然后中旬又发生了什么事,消沉了几天,继续开始赶我的ps,又是几个没日没夜的挣扎,我却十分不喜欢熬夜。这些几乎是在半个月内做完的。我想,人都是逼出来的,尽管这样子的效率质量不一定好。我翻着我的第一篇ps,读完就想把他们都扯烂。我想我的第一所学校就这么挂挂了吧,直到前一天又发生了一个意外,不知道另一所学校挂挂了没。反正就这样了呗,之后的路摆在那里,去不去都得继续。然后就是现在了。申请也差不多了,马上要开始一个新的旅程了。然而大家会看到一个不同的我,我与“我”是全然脱离的,跟你对话的也许已经不再是我,而是"我",你今天看到的“我”也不是我。我只留下了“我”,而世界好似还在那,抑或是继续欺骗着?所以当我消失了也无所谓,我只是一个存在形式而已,相对于你们来讲的我算不算是“有意义的存在”?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即便你们讲给我说有意义,那么这也是从我耳朵里听到的“有意义”,保不准这些都是虚的,这些都是假象,连我的这篇日志也是虚的,也是假象。然而,时间在流淌,这个也许是真的。

    2011年,翻开第一页,上面写道:神马都是浮云。

–by Santhia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