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35352243.html

南校的半个月过得很奇怪,又空又充实。因为精神上吸取到了许多养分,而在某些物质层面(如果科研成果算是的话)却是空白一片。
睡不惯这里的宿舍吃不进食堂的饭。因为南校树多房子老环境很阴湿,晚上睡觉常常一身汗,吹风扇又会冻着,怎么也搞不定睡眠。而一日三餐则是又贵又不好吃。但我觉得这都不是艰苦,并且我生活的要比有些人幸福很多。
这里比东校不浮躁,也许是因为有古旧的气味吧。旧时代给人感觉就要来得慢速。我的心已经慢慢地静下来了,尽管依旧浮着。
我爱上了许多的运动和娱乐,因为找不到拍档,网球成了壁球,又跑到东门对面的一个小区里打羽毛球。这样的天气不想去游泳。
这两天华南暴雨越来越旺盛,今天下午大学城雨量1小时60mm…南校没数据,但是感觉砸下来的雨可以把季风中心冲走了。我当时撑着伞,穿着长裙走在石径上,周围都是铺天盖地的大树,雷鸣电闪,一阵一阵,像是要把地球给毁灭了。我右手撩起裙角左手拿伞,大树下边的雨已经被过滤得很小了,可是还是能感觉到它的强度。凉鞋里已经冲进一些泥沙,脚踩上去有种刺痛感和粘稠感,这就是广州的夏季啊。来得猛烈而热情的夏季。
羡慕那些手指长的人,可以很轻易地把吉他的和弦按出来,弹钢琴也是。。。






Tag:豆瓣

《爱因斯坦谈人生》摘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49869102.html

一位英国人在给住在柏林的爱因斯坦的信中向他询问一个原先由爱迪生提出来的问题;当你躺在床上行将去世的时候,如果你回顾自己的一生,那么你依据什么来判定自己的一生是成功还是失败?1930年11月12日爱因斯坦写了这样一封回信: 无论在我弥留之际还是在这以前,我都不会问这种问题。大自然并不是什么工程师或承包商,而我自己则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人类最重要的努力莫过于在我们的行动中力求维护道德准则。我们的内心平衡甚至我们的生存本身全都有赖于此。只有按道德行事,才能赋予生活以美和尊严。 教育的首要任务可能就是把道德变成一种动力,并使人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道德的基础不应该建立在神话之上,也不应该同任何权威联系在一起。否则,对神话的怀疑或对这一权威合法性的怀疑,都有可能危害作出健全的判断和行动的基础。

究竟是什么东西使一个人对自己的工作极端认真负责?这真是一个谜。这一切都是为了谁?难道说是为了自己?——一个人不用多久就会弃世而去的。是为了同辈人吗?还是为了子孙后代?都不是。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谜。

千万记住,所有那些品质高尚的人都是孤独的——而且必然如此——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享受自身环境中那种一尘不染的纯洁。

 

(一)我喜爱的音乐家有巴赫、莫扎特和一些意大利以及英国的老作曲家。我对贝多芬的兴趣要差得多,但很喜欢舒伯特。 (二)很难说巴赫和莫扎特哪个更能吸引我。我并不在音乐中寻求逻辑。总的来说,我全凭直觉,对音乐理论一无所知。如果我不能凭本能抓住一部作品的内在统一(结构),那我就不会喜欢这部作品。 (三)我一向认为亨德尔的音乐很好,甚至达到了完美无缺的程度。但他的音乐还是有一点儿浅薄。我认为贝多芬的音乐戏剧性过浓,个性过强。 (四)我也很喜欢舒伯特,因为他表达感情的能力很强,并且在旋律创作方面颇具才力。但他几部篇幅较大的作品在结构上有一定的缺陷,这使我感到困惑不解。 (五)舒曼篇幅较小的作品对我颇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有独到之处,感情充沛,但他在形式上显得比较平庸,使我不能充分地欣赏。我认为门德尔松很有天份,但似乎缺乏深度,因而他的作品往往流于庸俗。 (六)我认为勃拉姆斯的几首歌曲和几部室内乐作品很启有价值,其音乐结构也同样有价值。但他的大部分作品在我看来好象都缺乏一种内在的说服力。我不明白写这种音乐有什么必要。 (七)我赞赏瓦格纳的创作能力,但我认为他的音乐作品在结构方面有欠缺,这是颓废的标志。另外我认为他的音乐风格使我不可名状地感到咄咄逼人。因此他的大多数作品我听起来都感到厌恶。 (八)我认为理查德·施特劳斯天资过人,但他缺乏意境美,只对表面效果感兴趣。我并不是说我对所有的现代音乐都不喜爱。我认为德彪西的音乐纤巧多彩,但结构上有缺陷。这种音乐无法激起我的强烈热情。

只有把整个身心全部奉献给自已的事业的人才有希望成为名符其实的大师,因此大师的高超能力需要一个人的全部心血。

音乐并不影响研究工作,它们两者都从同一个渴望之泉摄取营养,而它们给人们带来的慰藉也是互为补充的。

在学习和追求真与美的领域里,我们可以永葆赤子之心。

要创立一门理论,仅仅收集一下记录在案的现象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能深入事物本质的大胆的、创造性的思维能力。因此,物理学家不应该仅仅满足于研究那些从属于事物现象的表面因素,相反,他应该进而采取推理的方法,探索事物的根本实质。

任何一位认真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深信,在宇宙的种种规律中间明显地存在着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远远地超越于人类的精神,能力有限的人类在这一精神面前应当感到渺小。这样研究科学就会产生一种特别的宗教情感,但这种情感同一些幼稚的人所笃信的宗教实在是大不相同的。

地球已经存在了十亿年有余。至于它何时终了的问题,我的意见是:等等看吧!

艺 术与科学的共同之处 当这个世界不再能满足我们的愿望,当我们以自由人的身份对这个世界进行探索和观察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艺术和科学的领域。如果用逻辑的语言来描绘所见所闻 的身心感受,那么我们所从事的就是科学。如果传达给我们的印象所假借的方式不能为理智所接受,而只能为直觉所领悟,那么我们所从事的便是艺术。这两者有一 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对于超越个人利害关系和意志的事物的热爱和献身精神。

我不相信个人会永垂不朽。我认为伦理道德全是人类自己的事,其背后并没有什么超越人类之上的权威。

我们的内心体验是各种感觉印象的再造和综合,因此,脱离肉体而单独存在的灵魂这种概念,在我看来是愚蠢而没有意义的。

一部科普作品只有在被确定它确实能被智力健全的普通读者读懂并欣赏之后,才能出版。

我必须指出,如果一个人不满足于知道一些表面现象而要深入探索,这项工作就非常艰苦。我认为,最好把个人的内心追求和自己的实际工作区别开,而且区别得越清楚越好。

雄心壮志或单纯的责任感不会产生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只有对于人类和对于客观事物的热爱与献身精神才能产生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莫扎特的音乐过去是、将来是也永远是优雅、温柔而流畅的。生活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永恒不灭的,无论是命运之手,还是人的一切 误解都奈何它不得。上了年纪的人比那些在希望与恐惧之间摇摆不定的青年人更接近这种永恒的东西。我们年长的人特别能体会那<原文开始>种最纯 洁的真与美。

但能潜心于一些永恒的东西毕竟是很好的事,因为只有从这些永恒的东西中才能产生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能使人世间重获和平与安宁。

可是一旦日常生活的正常进程被中断,我们就会认识到,自己就象是在海上遇难的人一样,只知抱着一块无济于事的木板,却忘了自己来自何方,也不知自己将漂向何处。但是只要我们能全盘接受这一点,那么生活就会变得轻松,我们也不再会感到失望了。 希望我们这些漂浮着的人在不久的将来又能相逢。

 

1950年12月初,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收到拉特格斯大学一位19岁的大学生亲笔写来的 长信,这个学生在信中说:“先生,我的问题是‘人活在世界上到底为什么?’” 他排除了诸如挣钱发财、搏取功名或助人为乐之类的答案,接着说:“先生,坦率地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上大学,为什么学习工程学。” 他认为人活着“什么目的也没有”,并摘引了布莱斯·帕斯卡尔①《思想录》中的一段话,他说这段话精辟地概括了他自己的感受: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降生于世,也不知道世界是什么,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我对万物一无所知,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感官、灵魂是什么,甚至也不知道指挥我 说话、思考万物、思考其本身的那部分器官是什么,这部分器官对它自己的了解不会超出其他一些器官对它的了解。我看到四周可怖的宇宙空间,我发现自己被缚在 这个广表浩淼的宇宙之一隅,不知道为什么把我放在这里而不是那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分配给我的这段短暂的时间属于此时此刻而不属于永恒的另一个时刻——在我 之前或在我之后的时刻。极目四望,我只能看到无限,而我象个原子被困在中间,如同稍纵即逝的影子,一且消失就再也不会返回。我只知道自己必然死亡,但我最 不理解的正是这个我无法逃脱的死亡。” 这位大学生接着指出,帕斯卡尔发现宗教能解决这些问题,但他本人却不以为然。他谈到人在宇宙中的渺小,但他还是请爱因斯坦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并说明理 由。他说:“请你不要照顾情面,如果你认为我己误人歧途,烦请你把我引入正路。” 在回答这一强烈的求援声时,爱因斯坦并不是敷衍一番,安慰安慰,他的指教肯定会使那位大学生振奋起来,并减轻他的疑虑给他自己孤独的心灵所施加的重压。爱 因斯坦收到来信后没过几天就于1950年12月3日从普林斯顿用英文给他写了回信,他在信中写道: 为了探索个人与整个人类的生活目的,你进行了如此认真的努力,这使我深受感动。我认为,如果象你这徉提出这个问题,那就不可能有合理的答案。如果我们讨论 的是一项行动的目标和目的,那我们只不过提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这一行动或其后果应该满足什么欲望,或者说应该避免什么不希望出现的后果?当然, 我们也可以从个人所属的那个群体的角度出发,明确规定一项行动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行动的目的至少间接地同满足构成社会的个人所怀有的欲望有关。 如果你询问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或作为一个整体的个人有什么目的或目标,这个问题本身毫无意义。当然,如果你一般地询问自然界有什么目的或意义何在,那就更 无意义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硬说自己的欲望同事态的发展是相联系的话,那是十分武断的,如果不说是毫无理由的话。 尽管如此,我们都认为,一个人活着就应该扪心自问,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度过一生,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我看来,问题的答案应 该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满足所有人的欲望和需要,建立人与人之间和谐美好的关系。这就需要大量的自觉思考和自我教育。不容否认,在这个非常重要的领 域里,开明的古代希腊人和古代东方贤哲们所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学校和大学。

1949年8月20日,爱因斯坦用英文给一封询问他从事科学研究的动机的来信写了回信: 我从事科学研究完全是出于一种不可遏制的想要探索大自然奥秘的欲望,别无其他动机。我酷爱正义,并竭尽全力为改善人类境况而奋斗,但这同我对科学的兴趣是互不相干的。

爱因斯坦写这段话的日期是1922年11月11日: 科学理论家是不值得羡慕的,因为大自然——或者更准确地说,实践——总是毫不留情并且很不友善地评判科学理论家的工作。它从来不对一项理论说“对”,即使 是最获青睐的理论也只不过得一个“也许”的评价,而绝大部分理论,都被它评一个“否”字。如果实践同理论相符,那么这项理论就得到一个“也许”,如果不相 符合,那就是个“否”字了。也许每一项理论或早或迟都要吃个“否”字——大部分理论形成不久就被“否”掉了。

 

 






《爱因斯坦谈人生》摘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49869102.html

一位英国人在给住在柏林的爱因斯坦的信中向他询问一个原先由爱迪生提出来的问题;当你躺在床上行将去世的时候,如果你回顾自己的一生,那么你依据什么来判定自己的一生是成功还是失败?1930年11月12日爱因斯坦写了这样一封回信: 无论在我弥留之际还是在这以前,我都不会问这种问题。大自然并不是什么工程师或承包商,而我自己则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人类最重要的努力莫过于在我们的行动中力求维护道德准则。我们的内心平衡甚至我们的生存本身全都有赖于此。只有按道德行事,才能赋予生活以美和尊严。 教育的首要任务可能就是把道德变成一种动力,并使人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道德的基础不应该建立在神话之上,也不应该同任何权威联系在一起。否则,对神话的怀疑或对这一权威合法性的怀疑,都有可能危害作出健全的判断和行动的基础。

究竟是什么东西使一个人对自己的工作极端认真负责?这真是一个谜。这一切都是为了谁?难道说是为了自己?——一个人不用多久就会弃世而去的。是为了同辈人吗?还是为了子孙后代?都不是。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谜。

千万记住,所有那些品质高尚的人都是孤独的——而且必然如此——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享受自身环境中那种一尘不染的纯洁。

 

(一)我喜爱的音乐家有巴赫、莫扎特和一些意大利以及英国的老作曲家。我对贝多芬的兴趣要差得多,但很喜欢舒伯特。 (二)很难说巴赫和莫扎特哪个更能吸引我。我并不在音乐中寻求逻辑。总的来说,我全凭直觉,对音乐理论一无所知。如果我不能凭本能抓住一部作品的内在统一(结构),那我就不会喜欢这部作品。 (三)我一向认为亨德尔的音乐很好,甚至达到了完美无缺的程度。但他的音乐还是有一点儿浅薄。我认为贝多芬的音乐戏剧性过浓,个性过强。 (四)我也很喜欢舒伯特,因为他表达感情的能力很强,并且在旋律创作方面颇具才力。但他几部篇幅较大的作品在结构上有一定的缺陷,这使我感到困惑不解。 (五)舒曼篇幅较小的作品对我颇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有独到之处,感情充沛,但他在形式上显得比较平庸,使我不能充分地欣赏。我认为门德尔松很有天份,但似乎缺乏深度,因而他的作品往往流于庸俗。 (六)我认为勃拉姆斯的几首歌曲和几部室内乐作品很启有价值,其音乐结构也同样有价值。但他的大部分作品在我看来好象都缺乏一种内在的说服力。我不明白写这种音乐有什么必要。 (七)我赞赏瓦格纳的创作能力,但我认为他的音乐作品在结构方面有欠缺,这是颓废的标志。另外我认为他的音乐风格使我不可名状地感到咄咄逼人。因此他的大多数作品我听起来都感到厌恶。 (八)我认为理查德·施特劳斯天资过人,但他缺乏意境美,只对表面效果感兴趣。我并不是说我对所有的现代音乐都不喜爱。我认为德彪西的音乐纤巧多彩,但结构上有缺陷。这种音乐无法激起我的强烈热情。

只有把整个身心全部奉献给自已的事业的人才有希望成为名符其实的大师,因此大师的高超能力需要一个人的全部心血。

音乐并不影响研究工作,它们两者都从同一个渴望之泉摄取营养,而它们给人们带来的慰藉也是互为补充的。

在学习和追求真与美的领域里,我们可以永葆赤子之心。

要创立一门理论,仅仅收集一下记录在案的现象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能深入事物本质的大胆的、创造性的思维能力。因此,物理学家不应该仅仅满足于研究那些从属于事物现象的表面因素,相反,他应该进而采取推理的方法,探索事物的根本实质。

任何一位认真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深信,在宇宙的种种规律中间明显地存在着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远远地超越于人类的精神,能力有限的人类在这一精神面前应当感到渺小。这样研究科学就会产生一种特别的宗教情感,但这种情感同一些幼稚的人所笃信的宗教实在是大不相同的。

地球已经存在了十亿年有余。至于它何时终了的问题,我的意见是:等等看吧!

艺 术与科学的共同之处 当这个世界不再能满足我们的愿望,当我们以自由人的身份对这个世界进行探索和观察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艺术和科学的领域。如果用逻辑的语言来描绘所见所闻 的身心感受,那么我们所从事的就是科学。如果传达给我们的印象所假借的方式不能为理智所接受,而只能为直觉所领悟,那么我们所从事的便是艺术。这两者有一 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对于超越个人利害关系和意志的事物的热爱和献身精神。

我不相信个人会永垂不朽。我认为伦理道德全是人类自己的事,其背后并没有什么超越人类之上的权威。

我们的内心体验是各种感觉印象的再造和综合,因此,脱离肉体而单独存在的灵魂这种概念,在我看来是愚蠢而没有意义的。

一部科普作品只有在被确定它确实能被智力健全的普通读者读懂并欣赏之后,才能出版。

我必须指出,如果一个人不满足于知道一些表面现象而要深入探索,这项工作就非常艰苦。我认为,最好把个人的内心追求和自己的实际工作区别开,而且区别得越清楚越好。

雄心壮志或单纯的责任感不会产生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只有对于人类和对于客观事物的热爱与献身精神才能产生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莫扎特的音乐过去是、将来是也永远是优雅、温柔而流畅的。生活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永恒不灭的,无论是命运之手,还是人的一切 误解都奈何它不得。上了年纪的人比那些在希望与恐惧之间摇摆不定的青年人更接近这种永恒的东西。我们年长的人特别能体会那<原文开始>种最纯 洁的真与美。

但能潜心于一些永恒的东西毕竟是很好的事,因为只有从这些永恒的东西中才能产生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能使人世间重获和平与安宁。

可是一旦日常生活的正常进程被中断,我们就会认识到,自己就象是在海上遇难的人一样,只知抱着一块无济于事的木板,却忘了自己来自何方,也不知自己将漂向何处。但是只要我们能全盘接受这一点,那么生活就会变得轻松,我们也不再会感到失望了。 希望我们这些漂浮着的人在不久的将来又能相逢。

 

1950年12月初,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收到拉特格斯大学一位19岁的大学生亲笔写来的 长信,这个学生在信中说:“先生,我的问题是‘人活在世界上到底为什么?’” 他排除了诸如挣钱发财、搏取功名或助人为乐之类的答案,接着说:“先生,坦率地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上大学,为什么学习工程学。” 他认为人活着“什么目的也没有”,并摘引了布莱斯·帕斯卡尔①《思想录》中的一段话,他说这段话精辟地概括了他自己的感受: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降生于世,也不知道世界是什么,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我对万物一无所知,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感官、灵魂是什么,甚至也不知道指挥我 说话、思考万物、思考其本身的那部分器官是什么,这部分器官对它自己的了解不会超出其他一些器官对它的了解。我看到四周可怖的宇宙空间,我发现自己被缚在 这个广表浩淼的宇宙之一隅,不知道为什么把我放在这里而不是那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分配给我的这段短暂的时间属于此时此刻而不属于永恒的另一个时刻——在我 之前或在我之后的时刻。极目四望,我只能看到无限,而我象个原子被困在中间,如同稍纵即逝的影子,一且消失就再也不会返回。我只知道自己必然死亡,但我最 不理解的正是这个我无法逃脱的死亡。” 这位大学生接着指出,帕斯卡尔发现宗教能解决这些问题,但他本人却不以为然。他谈到人在宇宙中的渺小,但他还是请爱因斯坦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并说明理 由。他说:“请你不要照顾情面,如果你认为我己误人歧途,烦请你把我引入正路。” 在回答这一强烈的求援声时,爱因斯坦并不是敷衍一番,安慰安慰,他的指教肯定会使那位大学生振奋起来,并减轻他的疑虑给他自己孤独的心灵所施加的重压。爱 因斯坦收到来信后没过几天就于1950年12月3日从普林斯顿用英文给他写了回信,他在信中写道: 为了探索个人与整个人类的生活目的,你进行了如此认真的努力,这使我深受感动。我认为,如果象你这徉提出这个问题,那就不可能有合理的答案。如果我们讨论 的是一项行动的目标和目的,那我们只不过提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这一行动或其后果应该满足什么欲望,或者说应该避免什么不希望出现的后果?当然, 我们也可以从个人所属的那个群体的角度出发,明确规定一项行动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行动的目的至少间接地同满足构成社会的个人所怀有的欲望有关。 如果你询问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或作为一个整体的个人有什么目的或目标,这个问题本身毫无意义。当然,如果你一般地询问自然界有什么目的或意义何在,那就更 无意义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硬说自己的欲望同事态的发展是相联系的话,那是十分武断的,如果不说是毫无理由的话。 尽管如此,我们都认为,一个人活着就应该扪心自问,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度过一生,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我看来,问题的答案应 该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满足所有人的欲望和需要,建立人与人之间和谐美好的关系。这就需要大量的自觉思考和自我教育。不容否认,在这个非常重要的领 域里,开明的古代希腊人和古代东方贤哲们所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学校和大学。

1949年8月20日,爱因斯坦用英文给一封询问他从事科学研究的动机的来信写了回信: 我从事科学研究完全是出于一种不可遏制的想要探索大自然奥秘的欲望,别无其他动机。我酷爱正义,并竭尽全力为改善人类境况而奋斗,但这同我对科学的兴趣是互不相干的。

爱因斯坦写这段话的日期是1922年11月11日: 科学理论家是不值得羡慕的,因为大自然——或者更准确地说,实践——总是毫不留情并且很不友善地评判科学理论家的工作。它从来不对一项理论说“对”,即使 是最获青睐的理论也只不过得一个“也许”的评价,而绝大部分理论,都被它评一个“否”字。如果实践同理论相符,那么这项理论就得到一个“也许”,如果不相 符合,那就是个“否”字了。也许每一项理论或早或迟都要吃个“否”字——大部分理论形成不久就被“否”掉了。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