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花日志2(玫瑰移植实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3983427.html

前两天还得瑟着自己的花卉移植技术,结果没到两天,B盆的Entropy并没有按预想的随时间增长,所有枝叶包括花朵都耸拉下来了:它开始萎!蔫!了!

我明明按照正常步骤浇花控温控光,怎么就萎蔫了?!

起初我以为是买回来的混合土壤有问题。土里参了一些吸水水晶,这些小水晶可活跃了,一来水就不断吸水膨胀,最后会像一颗布丁一样填充在土里,等水分减少了又
会自动放水,以此为植株及时补充水分。我原以为是它的膨胀把土壤里的空气挤走了导致根部缺氧才使玫瑰萎蔫。于是昨天把土全部翻出来一粒一粒地把水晶捡出
来,然后把花放回去,浇了少量水,放回窗台边等着来日第一缕阳光滋润这株可怜的Entropy。

可是啊,今天醒来发现Entropy更加萎蔫了!这不科学啊,我已经控制了一个最有可能引发萎蔫的变量了,怎么反而更加恶劣了?哎,因为大早起来要去见识传说中最bt的流体力学期中考,于是也不能多想了。中午回来,Entropy已经萎蔫成思考者了……


狂Google之,才发现自己太想当然了:刚移植的花卉一般根部还比较脆弱,吸水能力差,如果还跟正常情况下一般放充足阳光下曝晒,叶片蒸腾作用就会大大
大大大于根部吸水作用,萎蔫就理所当然会发生啦!Entropy一大早因为土壤水分不足,并且还接收了一上午阳光的“沐浴”,于是失水越来越严重……新移植的玫瑰或者其他花卉要放置在阴暗处,并给予充足水分,还得定期给叶片洒水保湿,直到植株恢复正常后再移回阳光下,有时,为了避免水分流失过多,还得适当
剪去一些枝叶。(一点也不好养嘛~)

于是,我赶忙把Entropy从窗边移开,剪了一般的枝叶,并浇上适量水,再放些保湿水晶进去,okay,看看明天会发生什么奇迹……

这个project所要持续的时间看来要比预想的要长啊啊……

曾经的Entropy是这样的:


如今是这样:


有用链接:

http://miniatures.about.com/od/livingminiatures/p/kordana.htm

http://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90327203925AAo2xP6

http://www.lovegarth.com/article/FAQ/2310.html

 






Advertisements

观花日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3890621.html

我在10月6日买了一盆科德娜
玫瑰(Kordana rose),我叫她Eleven,里头一共有六株独立植株,买的时候特意选了每株上都只长花苞没有开花的。

本以为特别难养,没想到只要管好它每日的水源(每天一小半碗),稍稍控制一下气温和阳光(因为天气开始逐渐变冷,所以我只把它放在室内,于是温度几乎恒定在20-23度之间,而窗户是东南向的,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它端到窗前的黑金属书架上让它光合作用,晚上再搬回来),它便开始肆意生长了,这简直就跟我当初养的芦荟一样方便啊。

10月6日-10月19日 仅观察它的植株生长状况,除了上述行为不作任何其他改变,结果我看到平均每周都会开花,又会从主干侧边长出新的花苞来。由于买回来至今所有开出来的花还没谢的,所以还不知道一朵花到底能开多久,但是根据现在的花色判断(花瓣越变越浓,最后最可能的结果是直接变成枯黄色花干整个掉下来)预计是可以开20天以上的。

由于玫瑰抽芽速度很快,几乎是每天2-3厘米地生长,而花一朵接一朵地开,却没见它谢,因此主盆中的玫瑰长得越来越旺,一株压一株都快挤不下了。于是在10月20日(我这里说的都是蒙特利尔当地时间)将其中一株移栽到花盆B,我把它连根拔出来,说得简单,玫瑰的花根虽然是直根系(就是有一个主根然后侧生出许多细小的分支),但侧根也不细,而且蔓延得很开,我真佩服植物根须的摸索能力,它竟然能够在短短时间内遍布整个花盆!于是我得小心翼翼地挖,害怕把租的侧根挖断。当然,过程中还是有不少小根被拔断,但这不影响它之后的获取水分。

经过一天的观察,叶片没有萎蔫,看来它是活的。要给它取个名字。晚上思考了一下,暂时觉得给它取名为Entropy(熵)最合适,因为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它的个体也是随着时间不断增长的。

我又了解了一下,发现大部分玫瑰的人工培育都是直接扦插的,只有在育新种的时候才会用上种子,所以等到主盆里的玫瑰呼吸困难的时候,决定做一下扦插实验。

不过,我总共只有五个花盆,所以我得在所有的都用完之前好好考虑怎么去控制它们的斐波那契生长问题了。你看,美好的事物也是要谈“适量”的,而且这个东西很重要!






地震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3429241.html

东部时间10月10日00:19发生了一起里氏3.9级小震。

椅子和床开始做高频小幅振荡,这一小震把睡得正香的舍友小力和在另一个卧室里上网的佳佳给“炸”醒了,纷纷来问,是不是地震了???一下子把正沉浸于无边数值分析的我弄兴奋了,上一次体会有感地震是在初中的时候(省略一千字惊心动魄的描述),于是打开了USGS网看看,还没数据呢,于是做各种假象:蒙特利尔跟板块边界又八竿子打不着,啥原因呢?蒙特利尔群如同被轰炸了一般,有些人干脆跑下楼,看看楼下没人又轱辘轱辘地跑回去。很快(大概15分钟),USGS数据更新了,里氏3.9级,就在蒙特利尔东北侧。

我赶忙问Dream(我们学校地球科学系研究地震的),原来我们处在板块俯冲带附近(瞬间对蒙特利尔的地理位置又加上了一倍好感)。今晚看了看极光预报,似乎加拿大东南的极光活动是active的,出阳台一看,满眼浮云,安心了:看什么看,看书去!我又自答道:切,来日方长,极光,看我不把你看个精光!

哈哈,这下有的好玩了。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Tag:地震 极光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无意识翘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3804214.html

我这学期五门大课,每天放几门,每门课的老师推1-2个小时的公式,一天下来人的脑袋就开始不开窍了。有朋友说,那你直接翘了嘛,每天要多腾一点时间出来发呆才有助于理清思路。

我说:翘课嘛,其实是有的。

这周二数值计算结束后,David问我和另一个女生(和我同住一个公寓的),你们怎么没来上周五早上的课?于是好玩的对话开始了:

-噢,我们忘记啦。

-你们两个同时忘记了?

-是的,同时。我是在周六做完synoptic复习后进入半睡眠时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可是那时就已经晚了。第二天早上我告诉小力,我们翘课了,她才意识到有这件事的发生。

-说来也奇怪,那天准时来上课的总共只有3人(我们加老师一共10人),你们俩没有来,有4个同学睡过了,剩下一个学生被困在电梯里出不来,于是也没来上课,而Dan(我们的老师)是在上课前2两分钟才意识到他要来给我们上课,于是……上课材料用的是下午的另一个演讲的幻灯片。

-不会吧?!看来这一天被上了魔咒了呀!

……

而极富戏剧性的是,我们当时分析的情况是:我们死定了。因为这门课是seminar,系里的每个教授分有一堂课的时间来讲他们的研究进展,而这一次分配到的是掌控这门课分数的director(指导)。这么一来,我们的分数肯定很难看了(出勤率占总分的50%,剩下50%是一篇报告,没有考试)。而今天却得知这回来讲课的老师不是他,而是Dan。 哇,这不是上了魔咒会是什么?

当然,统计意义上讲,这算是一次理论上可被忽略的小概率事件。可现实总会偶尔跳出来嘲笑人类的理论成果,于是未来的小概率事件成为了过去的必然事件。但它称之为小概率事件,表明它的发生是有概率的,所以,这无论如何还是符合科学的!

哈哈哈哈哈,这成为了我有生以来最奇怪的一次翘课。






Tag:

Synoptic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3549240.html

下周Synoptics期中考,一边神经紧张害怕考砸,一边却优哉游哉在慢慢地“欣赏”教科书(Bluestein, Synoptic Dynamic Meteorology in Midlatitudes
)。

真的在欣赏,从前言到正文,字字珠玑。能将一本介绍物理机制的书本写得如此有美感又不乏逻辑,实在是教科书的典范。科学是一门历史:追求真理的历史,也同时是人类与自然做“局部抗.争”的历史。只能局部抗.争,原因在于我们能够通过科学去了解自然,却不能够掌控自然。

1440年第一个风速计在韩.国使用,由此开创了气象可被测量的时代,19世纪后期电报的发明缩减了地域信息隔离,人们发现了天气在二维空间中的分布规律,极锋理论由此诞生。1930年代无线电探空仪的发明使人们逐步发现天气系统的三维构成。1950年计算机的发明又让需要大规模迭代计算的天气预报模型的建立成为了可能。每一次气象学的飞跃都与科技的进步紧密关联,并且两者的发生几乎同步,这需要多么敏锐的科学嗅觉、多么大胆的奇思妙想和多么勇于尝试的精神啊!

由此又想起一篇名为《科学计算的语言》的文章里的一句话:“可以想像,当人类开始意识到自我在这个世界的孤独存在时,对于日月星辰和风雨雷电的无常和力量该是多么地恐惧啊!而人类把自己从这种恐惧当中解.救出来的第一个方法应该就是算数。

前辈们找寻金苹果的历程中,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失败、再尝试,每一位都可以写成一本史书,纵横交错下来,又可以编成一部气象百科全书。这些积累了数百年的智慧,如同苏轼笔下的“江上清风”与“山间明月”一般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由此发自内心赞叹前人的无私心怀与高 .瞻远瞩。

一切恐惧的来源都在于对周遭环境的无知,作为即将或正在或已经踏入科学殿堂的人们来说,克服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迎难而上,用最锋利的真理之剑刺.穿无知的盔甲,让科学之光照亮世界。最后以一首摘入这本教科书的Emily Dickinson的小诗结尾,祝各位西半球的晚安,东半球的日安。

An awful Tempest mashed the air—
The clouds were gaunt, and few—
A Black—as of a Spectre’s Cloak
Hid Heaven and Earth from view.
The creatures chuckled on the Roofs—
And whistled in the air—
And shook their fists—
And gnashed their teeth—
And swung their fren.zied hair.
The morning lit—the Birds arose—
The M. o. n. s. t.e.r.’.s fa.ded e.yes.
Turned slowly to his na.tive coast—
And peace—was Paradise!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