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童话《安吉拉精怪故事集》摘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49869070.html

P29

(印度部落)

一个老库鲁克人和他的妻子没有儿女。老头子在田里种稻,过了几天,稻子发芽了,他带着妻子去田里查看。田地的边上有只葫芦,他们把葫芦拿回家,准备吃掉。 但是老头子刚要切,葫芦就说话了:“老爷爷,你轻轻地,轻轻地切!”老头子吓得把葫芦丢到地上。他跑到妻子跟前说:“这是个会说话的葫芦。”“胡说八 道,”老太婆说着就接过了刀。但是葫芦说:“老妈妈,你轻轻地,轻轻地切!” 于是老太婆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切开了葫芦,葫芦里爬出一只螃蟹。他们买了只新罐子,把螃蟹装了进去。老太婆在肚子上系了个篮子,外面用布罩上,然后去了集 市,她对邻居们说:“瞧呀,上帝让我晚年得子啦。” 过了些时候,她取下篮子,把螃蟹从罐子里拿了出来,她对大家说:“瞧呀,我生下了这只螃蟹。”螃蟹成年以后,他们去为他找媳妇。他们给他找了个好姑娘,但 是她来到家里,发现自己嫁给了这么一个东西,不禁生起气来。她每天晚上都等着他,但是螃蟹又能做什么呢?然后姑娘想:我得再找个男人。于是只要螃蟹一和她 说话,她就会把它踢到一边。 一天,姑娘想去别的村子看望一个男人。她让公公婆婆还有螃蟹先睡,然后悄悄出了门。但是螃蟹看到了她,于是也出了门,沿着另一条路超过了她。路边有棵菩提 树,螃蟹对它说:“你是我的树吗?你是谁的树呀?”树说:“我是你的。”于是螃蟹说:“倒 下。”树倒下了。那棵树的里面住着个小伙子的人形。螃蟹穿上人形,把螃蟹外壳放进树里。它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让树重新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姑娘来了。她看到树下的俊美小伙儿,心里非常高兴,她问:“你去哪儿?”他说:“哪儿也不去,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她说:“来和我睡吧。”他 说:“恐怕不行,你丈夫会打我的,但是我会改天去。” 姑娘很失望,于是继续往前走。她遇到一个珈玛(珈玛(Chamar)是一种低级种姓,其成员主要从事皮革业和农业工作。)姑娘和两个漂亮的马哈尔(马哈尔 是马哈拉施特拉邦内最大的设籍种姓族群,与珈玛同属于贱民。)姑娘。她们也是出来找男人的。库鲁克姑娘同她们讲了自己的故事,她们领着她去参加舞会,向她 保证一定能找到一个漂亮 殷勤的男人。她们到了之后发现螃蟹小伙儿已经在那儿了。姑娘们看见了他,都渴望找他做情人。他走到库鲁克姑娘跟前,她把他拉到一边,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她把首饰留给他当信物,然后他就离开了。 他来到树跟前,吩咐树倒下,他重新穿上螃蟹外壳,把小伙子的人形放回树里。“站起来吧。”他对树说,然后就回家去了。过了一会儿,姑娘也回家了。螃蟹问她 去了哪里,但是她火气很大,把他踢下了床。螃蟹把她的首饰还给了她,姑娘吓了一跳,坚决说 那些不是她的。 第二天,姑娘又为家里的每个人做了晚饭,让他们先睡。这一回她躲在路边,仔细看螃蟹要做些什么。螃蟹来到菩提树跟前,说:“你是我的树吗?你是谁的树 呀?”树说:“我是你的树。”螃蟹说:“如果你是我的树,那么就倒下吧。”树倒下了,螃蟹穿 上帅小伙的人形,让树重新站起来。姑娘看着发生的一切,小伙子刚一上路,她就跑到树跟前说:“你是我的树吗?你是谁的树呀?”树说:“我是你的。”她说: “如果你是我的树,那么就倒下吧。”树倒下了,姑娘拽出螃蟹的躯壳,把它杀死,扔进了火堆。然后她躲在树后等待。 小伙子去了舞会,却找不到他的姑娘,于是他回到树下。姑娘从树后跳了出来,一把抓住他,领着他回家去了。

从那以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P67

(北美:欧扎克山脉)
从前有个名叫杰克的农场小伙儿,他想和一个住在城里的有钱姑娘结婚,但是姑娘她爸不同意。“听着,米妮,”她爸说,“这家伙几乎没受过教育!他靴子上有牛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米妮没有回答,但是她知道杰克能做什么,这正合她的心意。读书是没错,但是那跟选个好丈夫没有关系。米妮下定决心要嫁给杰克,不管别人怎么说。
杰克想和米妮私奔,无论怎样都和她结婚,但是米妮说不行,因为她可不打算一辈子过苦日子。她说,我们得让爸爸给我们一个大农场,里面还得有座好房子。杰克听了只是大笑,两个人有一阵子没提这件事儿。最后杰克说,好吧,明天我要去蜂蜜山,看看凯特姨妈怎么想。
凯特姨妈知道许多大家从来没听过的事情。杰克向她说了自己和米妮身处的困境,但是凯特姨妈说,没有银子她可帮不上忙。于是杰克给了她两块钱,那是他所有的财产。然后凯特姨妈给了他一个小容器,就像胡椒瓶一样,里面有些黄色的粉末。“这是魔粉,”她说,“你别沾到身上,也千万别弄到米妮身上,不过你要让她撒一点儿在她爸的裤子上。”
那天夜里米妮看到爸爸的裤子挂在床柱上,于是往里面撒了点儿粉。第二天早上,她爸正吃着早饭就放了一个屁,那声音大极了,震得墙上的画儿直摇晃,吓得猫儿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米妮她爸想,这一定是因为他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但是很快他又放了一个屁,没过多久他就放个不停,简直是震天响,米妮只好关上窗户,怕被邻居听到。“爸,你不去上班吗?”她问。但是就在这时候她爸放了一个前所未闻的响屁,他说:“不,米妮,我要上床了。我要你赶快去把霍尔顿医生叫来。”
医生到的时候,米妮她爸已经感觉好些了,但还是相当苍白虚弱。“我上床不久就渐渐不放屁了,”他说,“但是放的时候难受得要命。”然后他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医生。医生检查了很长时间,给了他一些让他睡觉的药。米妮跟着医生走到门廊上,医生说:“你有没有听见他一直在说的那些响声,像是有人放屁那样?”米妮说没有,她没听到那样的声音。“果然不出我所料,”医生说,“这些全是他想出来的。你爸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只是神经紧张而已。”吃了医生给的药,米妮她爸睡得挺不错。但是第二天早上他起了床,刚穿上衣服就又开始放屁,而且比先前还要糟糕。最后他发出一声巨响,好像装了十发子(敏感词)弹的猎枪,于是米妮扶着他上了床,又派人去请医生。这一回医生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针。“让他待在床上,”他说,“等我去找库伯森医生来看他。”两个医生把米妮她爸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但是什么毛病都没查出来。他们只是摇摇头,又给了他一些让他睡觉的药。
米妮她爸连续三天不见好转,最后医生说他最好这段时间都待在床上,每隔四小时吃一次药,还说如果他去疗养院,也许会感觉好一点。“因为我肚子胀气就要送我去疯人院?”米妮她爸喊道。就这样,他大吵大闹起来,医生只好又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针。
第二天米妮她爸坐在床上嚷嚷说医生全都是该死的蠢货,于是米妮说她知道有个人五分钟就能把他治好。很快杰克就走了进来。“是的,我可以轻易把你治好,”他说,“但是你得让我和米妮结婚,还得给我们一个大农场。”米妮她爸甚至不愿意跟杰克说话。“要是这个傻子能把我治好的话,”他对米妮说,“你想要什么都成。”米妮走过去拨了拨壁炉里的煤。很快火就烧得很旺了,杰克拿起钳子,直接把米妮她爸的裤子扔进了火堆。
她爸看到裤子着了火,简直说不出话来。他就那么躺着,虚弱得像只小猫,杰克像真正的医生那样,镇定地走了出去。但是过了一会儿,米妮她爸就下了床,他换上一身礼拜天才穿的衣服,然后再也没有放屁。米妮为他做了一顿美味的早餐,他吃了个精光,连个嗝儿都没打。接着他绕着房子走了三圈,肚子里一点儿胀气也没有。“啊,老天作证,”他说,“我是真心实意地相信那个该死的傻瓜把我的病治好了!”进城的路上,他去看了霍尔顿医生。“我终于好了,但这一点儿都不是你的功劳,”他说,“要是按你说的去做,这会儿我就在疯人院里啦!”骂完医生,米妮他爸去了银行,把他最好的一个农场转到了米妮的名下。他又给女儿一些钱买马匹、奶牛和机器。于是米妮和杰克结了婚,生活得很不错。有人说他们幸福地过了一辈子。

P89

(英格兰)
从前有个农夫,他和妻子有个女儿,一位绅士来追求他们的女儿,每晚都来看望姑娘,在农舍里跟他们一家共进晚餐。女儿常被派到地窖里打晚饭时喝的啤酒。于是一天晚上她又去了地窖,打啤酒的时候,她偏巧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看到一把木槌嵌在一根房梁
里。木槌一定嵌了很长很长时间,但不知怎么的,她以前一直没注意到,就这样她的脑子转开了。她觉得木槌悬在那里很危险,因为她心想:要是我跟他结了婚,生下个儿子,然后儿子长大成人,到地窖里来打啤酒,就像我现在这样,结果木槌掉到他头上,把他砸死了,那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于是她放下蜡烛和水罐,坐下哭了起来。
就这样,楼上的人开始感到奇怪,姑娘下去打个啤酒,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于是母亲下楼去找,却看到女儿坐在长椅上哭,啤酒流了一地。“哎呀,到底出了什么事?”母亲问。“哦,母亲!”姑娘说,“你看那个吓人的木槌!要是我们结了婚,生下个儿子,然后儿子长大了,到地窖里来打啤酒,结果木槌掉到他头上把他砸死了,那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天哪,天哪!那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母亲说着就坐到女儿旁边,也哭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父亲开始琢磨她们为什么还不回来,于是他也下了地窖,亲自去找她们,他看到母女俩坐在那里哭,啤酒流了一地。“到底出了什么事?”他问。“哎
呀,”母亲说,“你看那个吓人的木槌。你想想,要是咱们的女儿和她的心上人结了婚,生下一个儿子,然后孩子长大了,到地窖里来打啤酒,结果木槌掉到他头上把他砸死了,那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天哪,天哪,天哪!你说得没错!”父亲说着就坐到母女俩旁边,也哭了起来。
楼上的绅士独自待在厨房里,他等不及了,终于也下了地窖,想看看他们都在做些什么。这下可好,他看到一家三口并排坐在一起哭着,啤酒流得满地都是。他立刻跑过去拧上龙头,然后问:“你们三个到底在做什么呀,为什么坐在这里哭,啤酒流了一地也不管?”“哦,”父亲说,“你看那个吓人的木槌!要是你跟我女儿结了婚,生下个儿子,然后孩子长大了,到地窖里来打啤酒,结果木槌掉到他头上把他砸死了,那可怎么是好啊!”说罢他们三个哭得更凶了。
但是绅士哈哈大笑起来,他伸出手,拔下木槌,然后说:“我去过很多地方,但是从来没遇见过像你们仨这么傻的大傻瓜。现在我又要上路了,等我找到三个比你们更傻的傻瓜,我就回来娶你们的女儿。”就这样,他同他们告了别,出门旅行去了,留下一家人哭作一团,因为姑娘失去了心上人。
绅士出发以后走了好长一段路,终于来到一个妇人的农舍,农舍的屋顶上长了些草,妇人正努力想把奶牛赶上梯子,好让它吃上面的草,但是可怜的奶牛就是不愿意走。绅士问妇人在做什么。“哎呀,你瞧,”她说,“瞧瞧那草长得多好啊。我要把奶牛赶到屋顶上去吃草。它不会有事的,因为我会用绳子的一头拴住它的脖子,然后把绳子从烟囱里穿过去,再把另一头系在我的手腕上,这样我就能在屋里到处走动,要是它掉下来,我准会知道。”“哦,你这个可怜的傻瓜!”绅士说,“你应该去割草,然后把草扔下来喂奶牛呀!”但是妇人觉得把奶牛赶上梯子比把草弄下来容易,于是她又是推又是哄,把奶牛赶上了屋顶,她用绳子的一头拴住牛脖子,把绳子从烟囱里穿过去,然后把另一头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绅士继续往前走,但是没走多远奶牛就跌下了屋顶,它被脖子上的绳子吊住勒死了。奶牛的重量牵起妇人手腕上的绳子,把她拽进了烟囱,她紧紧地卡在当中,被煤烟熏死了。就这样绅士找到了一个大傻瓜。
他继续走啊走啊,然后来到一间客栈,准备在那里过夜,可是客栈已经很满了,所以店主只好把他安排进了某个两张床的房间,让他和另一个旅行者各睡一张床。他的这个同屋是个友好的家伙,他俩相处得很融洽,但是到了早晨,两个人都起床了,绅士惊讶地看到同屋把裤子挂在衣柜的圆把手上,然后从房间的另一头跑过来,想要跳到裤子里去。他试了又试,但是都没成功。绅士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那么做。那人终于停下来,用手帕擦了擦脸。“天哪,”他说,“裤子实在是所有衣服里面最难缠的一种。我真想不出是谁发明了这种东西。每天早上我都要花将近一个钟头才能钻进去,每次都弄得热得要命!你是怎么办的?”绅士听了哈哈大笑,然后演示给他看,那人十分感激,说自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要那么做。就这样绅士又找到了一个大傻瓜。
然后他又上了路,这次他来到一个村庄,村庄外面有个池塘,池塘周围围了一圈人,他们正把耙子、扫帚和干草叉往池塘里伸呢。绅士问他们出了什么事。“哎呀,”他们说,“大事不好了!月亮掉到池塘里去了,我们怎么都捞不上来!”绅士听了哈哈大笑,让他们抬头看天,告诉他们水里的只不过是倒影。但是他们都不听他的话,还可耻地辱骂他,于是他赶紧离开了那里。就这样,绅士找到了一大群比家乡那三位还要傻的傻瓜。
他掉头回了家,娶了农夫的女儿,要是他们没有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那也与你我无关了。

 

摘者注:你很难估量黑童话的正能量是从哪里来的,但有一点我知道:它基于现实,懂得道义,它比传统童话更加能够说服人,甚至更加地正义:因为它不说违背良心的话。






17 Dec 2012 00:00:00 GMT+8
publish
post

2012-12-17 00:00:00
2012-12-17 00:00:00

Advertisements

没有逻辑,如何整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35351960.html

我发现我最后一点逻辑性也在这个学期的紧张学业中被推垮了,因为通过今天跟室友 A君的讨论就知道我彻底败了,但我觉得特别不解的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对纯理论成果嗤之以鼻。 今天扯到离开太阳系的旅行者二号,舍友说它会不会产生太空垃圾,我说它与人类世界失去联系以后就会变成太空垃圾。她又说这太空垃圾该怎么办它?我说因为它离我们太远了,所以我们对它束手无策,但正因为太远了,所以危害不到我们,顶多是浩渺空旷的宇宙里的一个流浪者。她却非常不解,可能她认为垃圾就是垃圾,万一以后人类发展空间壮大到太阳系以外,那么这个垃圾不就对人类有害了?我说你甭考虑那么远,不过即使考虑到那一天,旅行者号实在是太小了,相比于银河系,太阳系都是一个小卒卒,更不要说是太阳系里的小地球发射的一颗小旅行者号,未来想找到它都困难。宇宙实在太大,在研究宇宙学问题上,光年都不够用。 之后又扯扯扯扯到宇宙尺度上,我说目前理论研究表明宇宙空间尺度远大于时间尺度,但因为我们最远只能观测到宇宙时间尺度对应的空间尺度,所以在这个尺度以外的空间是不可知道的。A君似乎向来比较不相信理论研究:那么说这个理论永远都不能被验证了,你也不知道它最终是对是错,我们凭什么相信这是对的呢?我答道,是,我们暂时找不到观测手段来证明它是否正确,但至少这是我们目前理论上能证明的结果,我们建立假说,如果实验或理论证明它有错,那么假说就被推翻,如果一直没有错,那么这个假说就一直保留,如果理论证明它是对的,至少假说是理论上成立的,我们可以暂时保留它的正确性直到观测上出现漏洞。比如黑洞的假说和最后的发现,比如海王星的发现,相对论的提出,blahblah…所有这些在当时提出时都不能被验证(除了海王星),所以也是遭受了许多的质疑。但是,质疑是需要的,但是不能因为没有经过试验验证就是不可信的,甚至把它当做“胡诌”啊。其实,我可以从她的口中听出一点点对纯理论的蔑视,不相信纯理论,不相信某些论文的真实度,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她更倾向于把自己的研究方向放在应用领域吧。我甚至有点气愤了,但是这与我何干?也许是因为自己以后极有可能往这条路上走,于是出于私心对于她的态度有点为理论研究者打抱不平,也许只是一种对科研圈内价值观诧异如此巨大而感到诧异(当然,我不应该大惊小怪,因为毕竟她不是我 我不是她,也许她还觉得我这种想法比较愚蠢呢?)。 我不想争执,因为我深知自己理论基础太薄弱,不能用充分的论据反驳它,由此也感到了自己的无力,特别在自己已经踏入科研之路了还像个旁观者一样对这个领域表现得如此陌生。于是我深深感到了一丝孤独感,一方面觉得自己很多时候没有受到理解和尊重,另一方面自己又处于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的外围:我还没走进去,我哪来资格去辩解? 考试前还在别扭这个问题,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总觉得胸中堵着一口闷气。也在犹豫是否该把这篇日志发表出来,所以不放在博客上了,因为还没有彻底想清楚自己的论点和论据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先丢在这里,让它好好平静一下。 为何有些人就能高效神速地完成现有任务,而我总是侧重于旁枝末节。包括选导师上,室友会考虑自己选的方向不仅是自己有兴趣的,而且应用前景也很好,而我只是纯粹觉得这个方向很好玩,所以我想选它。一方面觉得自己没错,另一方面又找不到它对的地方。 也许这真是我目前价值观最动荡的时期。我狠透了完成任务,狠透了所有具有客观deadline的事情,但这些是我们通往目的地的最有效方法和手段,我还能怎么说呢?






无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5358291.html

这两天啃了一堆自觉如翔一样的论文,摘要引言和结论重复观点却依然没讲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心中万马奔腾,脑内原子(敏感词)弹爆炸!!!

不过也理解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我没懂的部分大家都早已明白所以就不费劲解释了。这种take for granted的想法真是人尽皆有让人在理解过程中怒火中烧啊!但历史告诉我,等待虽艰辛,但结果仍丰硕,沉住气,终于读到一篇写得简洁明了直戳要害的,心里好受一些了~~~

随即就想到人的性格就跟这论文一样,很少有朴素平和而有精髓的,要么冷漠深沉要么冗长敏感,现在不缺有主见的人,但也多有没主见的人。前者大部分又太过自我中心,或略有攻击性(aggressive);后者性格又太随和太谦卑(weak),中间那类人就很难得。尽管周围很少有优秀典范,但也会偶有这类精品,这类人内心沉稳,言而有信,给人有诚信感,有责任心,有品德,有原则,友好而不失个性,与他们做朋友非常舒服和放心,我想这类人大多数人都会比较欣赏。

所以,童鞋们,不要走极端,写论文也是!不要认为读者是白痴什么都得写上去,也不要写得貌似暗香浮动静水深流实则滥竽充数瞒天过海(虽然有点夸张了,但不无道理,现在的水文真是翻也翻不完啊),如果极端了,请快去找那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表再虐我这种读paper的人了,pleaseT_T

(十分单纯的吐槽文,不服也可拍砖~~~)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