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30746658.html

生平最讨厌那种擅自给他人下定论的人,当他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有什么想法,却被抢先臆断,臆断了藏在心里也罢了,可讨厌的是还把它当做理所当然的事实说出来。根据他人只言片语就能断定他人的想法(姑且不论想法是什么,是大是小),并理所当然地把这些“事实想法”当做今后谈天的资本,说得好似对对方有深入骨髓的了解,好似跟对方生死之交、高山流水,并以为对方也会欣赏他过人的“读心术”,而实则只会给对方造成一个武断的、自恋的、傲慢的、压迫他人的、自以为是的、没有科学精神的印象。比起这个,对事对人在没有全面了解之前“保留意见”、保持沉默的人会更值得外人欣赏吧,这不仅是对待科学的态度,更是对待生活的态度。打仗都还得知己知彼呢,你这么拿个竿子就乱冲只会被敌人一枪击毙啊。

一个人可以不成熟,可以幼稚,可以年纪大了依然热情可爱活力四射,这个我反而很喜欢,那些老陈不懂装懂的行为反而会让我想起一些电影里的猥琐角色。可是啊,一个人千万不能不尊重别人的思想,不要擅自揣测他人思想并把它强加在此人身上,这是非常可恶的。直接说来就是:你可以跟自己过不去(当然最好不要,这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但千万别把这些行为按压到别人这里来,烦自己无所谓,但绝不能烦别人。这个烦不是指发现了问题来找你咨询,或者有烦恼过来诉苦,或者平日的普通谈天,甚至也不是指你不喜欢的人向你表白,而是指无中生有的烦,对对方如发号施令一般的提出意见和看法,似乎只有你认为的那么做才是正确的。试问,我都还没向你征求意见呢,你干涉内政干涉得太多了吧?

所以,做人,不是随随便便就好,有一颗包容但不随意、敏锐却不敏感的心,不卑不亢,朋友有难时伸出援手,真诚相助,不想被打扰时要小心地走出他的仓鼠球,而不要随意践踏友谊的桥梁。任性的强迫行为不能有太多,偶尔一次当可爱也罢。同时也不要孤僻,把心交给自己和世界,而不仅仅是交给某些人,大胆地理性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打出一片天,优柔寡断的行为应该留在脑子里。

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自己过去也做过这些蠢事,权当是从他人和自己身上学到了知识。因此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他们的。

注:本文并不特指某个人,而是这几年来接触到的某群人的共有现象,谁都不要对号入座,谁都可以对号入座。自己也曾有这种毛病,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篇权当劝诫和自勉,而非责怪。但烦恼不说不行,也只好留在博客里供各位看官借鉴借鉴并做做评判喽。






Advertisements

宇宙变老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30413437.html

今天FB闹开了花,宇宙年龄被刷新啦,各项新数据也出来啦!

于是这幅微波图就在今天爆红了(图片引自space.com)


晚上跑去物理楼听讲座,主讲人本应该讲SPT(南极望远镜)的,结果花了大半时间在讲Planck空间望远镜童鞋拍的图上,听得我眼冒星星~

 

走出演讲厅,楼道外贴的是80年代以来来我校演讲的物理学家海报,看到了历届诺贝尔桂冠得主。仔细找找,还是没找到费曼君…也许不在这幢楼吧(后注:笨蛋,费曼是79年来的,当然不在上面啦!)。不过看着这些,正能量都会噌噌噌往上爬。你说宇宙这么大,渺小的人类在质点地球上穿越光传播的历史一路找回宇宙原点,这本身不就是一件不可思议度达到宇宙量级的事情吗?

Oh! 深吸一口气,我是这群宇宙中不可思议的人类中的一员!!宇宙,喂喂喂,你听到了嘛?

 

有用资料:

AstroTalk: http://www.mcgill.ca/channels/event/public-astro-night-south-pole-telescope-observing-infant-universe-end-world-225158

普朗克空间望远镜新发现: http://www.space.com/20328-universe-older-planck-spacecraft-map.html

南极望远镜: http://pole.uchicago.edu/index.php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蒙特利尔一群痴癫少年寒风中矗立一夜,喜“摘”泛星一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30323520.html

枫叶国的冬季那个漫长,雪下完又下,下完还有bonus,bonus完是extra bonus……我堆雪人都堆到无力了,一天到晚都是漫天漫地的雪花花,完全没有头啊。最近又在暴雪,看到铲雪车一艘艘地飘过,我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骚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到春天啦?!广州昨日都打春雷了,蒙特利尔却在发布暴雪警报!不是因为下雪不好玩,只是下雪天太冷,人的运动神经都处于极度不活跃状态,景色的单调又会引发人内心抑郁的情绪,所以总是想期待雪期快快结束。

于是这样的天气背景下,好不容易来了一道冷锋,扫掉数周的阴霾,又正值泛星近日点,简直是天赐我珍宝啊!于是17日傍晚跟物理系的两只学生酱加一只校友一起驱车到皇家山西侧去观测。我们扑哧扑哧地扛着个35cm的大牛反坐上了租来的小van,一路上内心那个激动啊。特别当看到车窗外的蓝得发黑的天空,和天际的一抹血红,就知道今晚有好戏了!

我们由北坡绕上了皇家山,这条路我之前从没来过,路边陡峭的山体早就秃了,挂着一串串因为混杂空气或杂质而显得雪白的冰,有种穿越冰川的畅快感。到了它西侧的停车场,我们下车来,一股凌冽干爽又带有晴朗夕阳味道的空气沁人心脾,北面的黄家山高地在夕阳的照射下金光灿烂。可惜西侧还是被山体挡住了,我们只好继续绕着向南走。Julien打电话给他朋友,他朋友推荐我们去蒙大工学院前的停车场上看,面朝西侧,视野开阔。

等到了那儿,我们不急不忙地开始架设备,Joe在给他自己的专业相机设置坐标参数,Julien跑到附近的公车站去等其他后到的学生,我和Vu都不知如何把望远镜架到台座上,Vu怕冒然行动弄坏了望远镜,不过后来飘来另一只观星者,我们仨通力合作终于搞定。一切就绪,只欠东风。哈哈,想着这夕阳也是十分美丽的,由于通透度太高,太阳即使接近地平线时也是刺眼无比。当它下山时,我就一直对着西面天空发呆,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大气分层现象,啊,稳定的边界层,美丽的落日反照!

 


 

随着太阳一落山,温度就开始骤降。不过我那晚实在太兴奋,周围所有的人(几乎都是男生)都在不同时间段里跑去附近的教学楼里取过暖,还有早退的,我却一直坚守在观测阵地,一刻也舍不得离开这久违的晴空:我是多么多么多么地想念这清澈的天啊!!!不忘提及的是,stellarium真是个好东西,它的插件功能已经强悍到可以将软件直接通过电脑连接到赤道仪上,定位起来毫不费力,technology啊!

 


美到窒息的天空渐变色……

 

 


长曝光落日后景象(此时相机已经探测到泛星,但缩小照里找不到)。

 

 

最终顺利拍到泛星,而且用肉眼(余光)也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的。我们的观测点在市区,如果在郊区也许会看得更清楚一些。不过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先上一张合照(默默发现天狼星也凑了下热闹)~

 


 

我拍的泛星:

 


 

后来跟Mika聊起这颗扫帚,他非常激动地告诉我,这是颗来自奥尔特云的宝贝。有多远?50,000个天文单位,有四分之一半人马座α星(离地球最近的恒星)与太阳的距离。

用一副示意图来展示它的距离尺度就是这样:

 


(图片来自wiki: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Oort_cloud_Sedna_orbit.svg

拿我们目前飘得最远的旅行者1号为例,这位漂泊了近36年的旅行者如今已距离地球123个天文单位(184亿公里),而比起这奥尔特云来,人类最远足迹仅仅是它可忽略的皮亚诺余项。

当知道了这颗彗星的故事后再去看它,心中又会多一份愉悦。

好了,这颗漂泊了百万年后来到我们太阳系的彗星只在我们肉眼观测范围内停留数日又即将离我们而去,继续做它百万年的漂流。

而我,也要继续上我的课,睡我的大觉去喽~

 

PS.最后对David说声抱歉,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让他一同前来,他最终也没看到泛星,不过我想年底的那次也是同样让人期待的!

 

 

有用链接(英文):

泛星:http://en.wikipedia.org/wiki/C/2011_L4

奥尔特云:http://en.wikipedia.org/wiki/Oort_cloud

旅行者号兄弟(1号与2号)现状:http://voyager.jpl.nasa.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