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之行一——莫高窟与鸣沙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53700506.html

(上接西安之行三——乾陵

7月31日我们坐上了K391列车,坤爷并入了我们的队列,我们一行三人,踏上了去往最西边的敦煌大漠之旅。


沿路的戈壁滩和远处的大涡轮

西安到敦煌的列车上,我们十分偶然地相识了刘,她刚从青海回来,火车到兰州后发现行程安排空出了两天时间,于是临时决定去敦煌。正好都住月泉山庄,所以就四人一道了。她建议我们先去莫高窟,入口有行李寄存的,游完回旅社再走鸣沙山。

1日在敦煌莫高窟

一下敦煌火车,迎接我们的是干净清爽的站台和明媚的阳光,才是早晨九点半,天气很凉爽,气温实测27度,我穿着长袖外套刚刚好,出站口墙壁上刻着红色的飞天,很大气很干净。


敦煌火车站

我们包了辆出租去莫高窟,30元,到了门口,寄了包。石窟管理森严,相机和相机包一律不准带入,并且得在门口等着凑足25人才能进门,一组由一个导游带领(看管)着,所以我们寄包前纷纷在门口拍到此一游照。莫高窟乍一看像一座泥制的四层小阁楼,每一个洞窟都被铁门锁着,没有导游是进不去的,开放的洞窟也只有不到二十个。


敦煌莫高窟外景

我们每人发了一个小手电和一个导览器(洞里比较大,导游对着讲话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接收他的语音信号),咔擦一声,洞门打开,一片新的世界在一束束电筒光里展现开来……

里面的壁画神像从北魏开始一直延伸到晚清时期,各时期风格又极不相同。有的极其简朴有的极其华丽。从历史发展来看,也可以推断,西夏的比较朴素,主要为绿色调,壁画的形式也比较单一,人体结构还不大协调;而到了盛唐时期人物塑造的就比较丰满了,心宽体胖,衣着色彩绚丽,面 部表情也很丰富,满面慈祥,象征国泰民安;晚清的人物就开始尖锐了,手脚筋骨分明,瘦骨嶙峋面目狰狞。另有一石窟中蹲坐着一位禅定佛,号称东方的蒙娜丽莎,很有趣,用手电筒从上方照射下来看到的是抿嘴微笑,神似蒙娜丽莎,从下方照射又似乎咧齿笑,不过据说这座佛像在蒙娜丽莎出世时已经坐等了一千多年(所 以应该称蒙娜丽莎为西方的禅定佛)。石窟里的布局和佛像的摆位都很讲究,每个窟里都绘制了资助造窟者的人像。虽然我不研究佛学,但看到这么精致的做工也感叹古人虔诚之心日月可见。

当初的创作者是如何在漆黑的洞窟里绘制出如此宏伟的画卷的,一层一层,一代一代。洞窟里的壁画具有多层结构,因为每一朝代都会有新的朝拜者为其铺上一层新的画衣,后来张大千来访,为了研究各朝代的壁画,把不少洞窟的墙壁一层一层剥开,撕了稀巴烂……

洞窟游毕我到处闲游,晃到了莫高窟历史博物馆里,里头展列了洞窟里挖掘出诸如班诺波罗密多经之类的卷轴。看到了墙上挂的一首敦煌记事诗:

敦煌文物散全球,画壁精奇美并收。

同拂残龛同赞赏,莫高窟下做中秋。

斯氏伯氏去多时,东窟西窟亦可悲。

敦煌学已名天下,中国学人知不知。

去市区晃晃

听当地人说这里近来刚换市长,特别抓敦煌的卫生,据说他没事就会满大街转悠,看看清洁大妈们在不在岗,有没有人乱丢垃圾。说来也奇怪,我在大街上极少看见垃圾桶,地面却干净无比,真疑惑他们把垃圾丢在何处。


随处可见的飞天标志

路上看到一只翅膀受伤的小鸟,脑袋像小猫头鹰,身子像燕子,尾巴却没有剪刀,在地上扑闪着。周围一群小朋友在围观,我捧起它,感觉它浑身颤抖着,翅膀湿了,抚摸它的头它便闭上双眼似乎要睡着。它的爪子抓不稳东西,我把它放在地上,它摇摇摆摆头重脚轻地站着,翅膀依旧合不拢。看着它可怜的模样,突生念头想把它带回青旅。但cc说带回去会死的,因为它极有可能会辞世,想起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说的童年捕到的麻雀和张飞鸟也是养不过夜的。我害怕面对死亡,刘也劝说不定它一会就飞起来了,于是没有再做努力,但心里有些伤感。期望着会有另一个好心人带走,也许好心人就在这群孩子中间,或者在一旁关注着的成人之中。

沙洲市场是一个很小的集市,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逛完,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步行街水果市场菜市场和农产品市场一应俱全。

我们随即到了自己的住处——月泉山庄,这是一家青旅规格的客栈,整个淹没在一片果园里,走进它需要经过一条两旁爬满葡萄藤的水泥路,渴了还可以偷摘两个吃吃(当然不要摘太多,只能尝尝鲜用,否则是不道德滴),不过我们去的时候葡萄还没有熟透,很青涩。另外隔壁刚开了一家yha,风飞沙国际青旅,虽说这家才是真正的青旅,但是名气远远没月泉山庄的大。周围环境不错,毕竟果树成荫,我们四人就住在果园中的一间小木屋里,睡的榻榻米。这个果园种的全是李广杏,不过我们来时已经是过季了,真悲催,李广杏没得吃,葡萄也没得吃。

月泉山庄欢迎你


果园边孤独的山羊


果园小木屋

1日晚在鸣沙山

这两日是阴天,早上去石窟竟然还下起了太阳雨,据说那下雨的几率小得出奇,也难怪,这里黄土高原,石窟也是泥沙垒成的,倘若三天两头下雨早就被刷没了。

晚 上打算去鸣沙山月牙泉,传说中的沙漠奇景,早在小学时候就听说过这个地方,但以为那在很遥远的异国,可如今一张火车票就把我带到了沙山脚下。到了夜晚八点 半,我坐在鸣沙山上俯瞰月牙泉,南边是无边的大漠,却没有大漠孤烟直的感觉,而是布满了乱七八糟浑浑看不清形状的云,也没有长河落日,远处天边沉积着一层 灰色的沙,遮天蔽日之势,月牙泉边的阁楼亮起了孤灯,这就是鸣沙山那!

鸣 沙山不管穿什么鞋都会进沙,你包裹的再好也一样。穿鞋套可能好一些,不过也半斤八两。我当时没有租鞋套,倒了三次沙,每次都是满满一鞋子,带回客栈一身细 沙,晚上睡觉都能从榻榻米里面弄出沙来。后来发现即便回到家了还能从鞋子里衣服里弄出沙子来。不过反正沙子是干的,一倒就完事。并且鸣沙山的沙子是周围一 带最细最精的,进了鞋子也很柔软一点不扎人。


我的徒步鞋和埋在沙中的眼药水

门 口有租骑骆驼的,当时从门口骑到月牙泉一小段路要80元,而且这些可怜的骆驼们被人牵来骑去真是有点看不下去。个人觉得还不如走过去来的有感觉,不过一路 听驼铃可能别有一番风味了。月牙泉东边现在又修建了一个半圆形的人工湖,其实是个水库,长得相当不自然,据说是为了调节月牙泉水位。月牙泉前些年因为人们 过度开采地下水的缘故浅了许多,据当地人说十几年前这水深还会淹死小孩的,结果到现在又脏又臭并且水深1米都不到。

沙丘上铺了几条梯子,不过走台阶要收10元的费用,上去了可以滑沙,就是坐在轮胎上哗哗的滑下来,据说很过瘾,我没试过(估计跟在枫叶国的snow tubing差不多风情,只是吃的空气成分不同)

滑沙道


孤独的路牌


远处的坤爷

我 们决定走原始路线,选了一处沙坡爬了起来。要爬就得来真的,爬沙才叫够味。一开始充满力量啊,下面的沙很实,踩上去不会陷下去,爬着so easy,于是信心大增,一路狂冲,留下了像小松鼠在雪地里嗖嗖跑过一样的足迹。爬到一半开始吃力了,越往高爬就发现沙堆越松垮,到最后整只鞋子都会陷下 去,脚印也很快被松软的流沙消去,爬一步退半步,于是越走越慢,走累了就停下来休息,嘴巴一咬下来还可以听到沙沙声,才知道不知不觉吃进了沙子。俯瞰发现 自己已经走了这么长的路,但一仰视又开始畏缩了,才处在半山腰,而且上头的路更艰辛。Cc和坤爷已经爬到头了,在俯视着我跟刘痛苦挣扎的身影,我俩一路走得艰苦,你前我后你后我前地走了许久还时不时互拍沧桑照来鼓励对方,我们向南攀爬,月牙泉就在我们北侧的山坳里,四周环沙千年不枯。随着一步一步登高,掩于东面阁楼里的月牙泉也渐渐显露她羞涩的面容。


登顶的小水壶

 

黄 天不负有心人那,最后几步感觉沙子又开始充实了,我摇摇晃晃爬到顶上,月牙泉的新月终于完全呈现,如一弯碧玉镶嵌黄沙中,而向南望去,是一丘连着另一丘的 沙漠,无边无垠,除了不远处的沙山上两个黑点在挪动,其余望不到人烟。虽然累得够呛,不过你不爬怎能感受沙漠的伟岸和不可摧毁的力量?鸣沙山的沙粒粒细 腻,可周围全是粗野的黑戈壁,实在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们爬了一个多小时,上山时已经九点,这时候天还没黑,但月牙泉边的阁楼里已经亮起了一盏神奇的节能灯~一路沿着沙丘最高缘向东走着,唱着,非常开心。坐在山顶时,望着大漠发呆,脑袋里天马行空,也不知在想什么,却哼起了曾宝仪的《专注》:

“出去是不曾走过的路口,和等待着被记载的巷弄。
打开了门外太冷的空气,却需要一个勇敢的笑容。
有时候跌跌撞撞向前走,
总是会发生难免的差错。

来不及讲的太晚的对不起,会变成指出方向的星座。
遇见了没有地图的迷宫,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就算是恐惧不只一点点,要稳住自己千万不能哭。
就出发进攻,就不要惶恐,去发现雨过天晴的专注。
每次要撑不下去,沉不住气,要记得深呼吸。
啦啦啦啦啦,微笑着前进,只留下雨过天晴的专注。
一直到时间过去,路灯吹熄,也舍不得忘记……

人生最惬意的日子就是这样吧,坐在广阔的自然怀抱里,遥望着捉摸不透的天空,心里的愁绪任其肆意不需理睬,宽广的心怀开满了格桑花。

发足呆下到半山时天已经近黑,昏压压的,看不怎么清楚,而阁楼里的灯逐渐亮起来了,西边几座沙丘上偶尔会闪过几道手电筒的光亮,我也很开心地挥手电筒应和着。不远处那对我们上山时就依偎在一起的情侣也渐渐起身向山下走去,直到看到夜幕中他俩的身影消失不见。我们也下了山,朝着北面灯火辉煌的大路走去,朝着另一个世界走去……

远处市区的灯火


鸣沙山边的花圃

小攻略

 

石窟不让拍照,在门口需要寄包,当然是免费的。进去会有导游领着你一个洞一个洞的去看,这些石窟都上了铁门的,每一窟都有二氧化碳检测仪器,量超标了就不准再进人了。所以每天开的洞窟是不同的,一天也只对游客开放十个左右的窟。有些特殊石窟已经封了不让人进。

这儿夏季昼夜温差很大,早晨大概就20度左右,中午晴天可以到367度。阴天基本在30度徘徊,早上加件薄外套就可以,中午要做好防晒工作。我来的几天都是阴天,太阳不大,穿了件外套也不觉得热,鸣沙山和雅丹风沙会比较大,特别是雅丹,因为是黑戈壁,最上面一层是小石子,打到脸上会有点疼,一定要围好头巾。






Advertisements

1. 关于美学与科学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4-01-25 09:44:53
文章类别:默认分类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328310706/
记得在《别闹了费曼先生》里,费曼也讨论过类似的问题:科学工作者是否不会欣赏美?是否只有艺术家眼中的世界才是充满美感?
真理是经得起反复推敲的,并且会在不止一部作品中以多角度告诉你同样的答案:科学家眼中的美感比想象中的更加精致。
《Clouds in a Glass of Beer》中关于科学家对彩虹的态度让我颇有感触:
Are poets more moved by rainbows than scientists are? Does too much knowledge dull one’s appreciation for beauty?…
I can close my eyes and still see its stunning supernumerary bows. And I also remember the people who excitedly shared this visual delight with me. Some of them were experts on light scattering; they knew the physics of the rainbow inside and out. They could fill blackboards with equations describing it. And yet when confronted with one they were like children, their eyes agleam at seeing what they had undoubtedly seen many times before and understood in minute detail. Proud philosophy had not dulled their senses. If anything, it had made them shar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