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之行二——雅丹魔鬼城

(2010年8月2日)

由于我们住在果园的小木屋里,跟青旅的大院子其实隔了个大门,果园里总共有好几间木屋,但我们这间是唯一有住户的,所以孤零零的果园里就我们四只活人。但晚上听着风吹杏树沙沙响也是很惬意的。

从鸣沙山返回果园去洗澡,因为洗浴工具有限(我和希希只带了一瓶沐浴乳+洗发液),于是为了省时间我们决定一起冲进一个小隔间洗澡。与其说是浴室,不如说是简陋的露天澡堂,在院子里围了些木头还是塑料隔间,冷水是地下水,冰凉冰凉的,如果没有热水简直要命。总之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是多么挣扎地洗完澡。后来跑出小隔间去洗衣服,洗衣和晾衣的地方都在院子里,当时已是深夜,所有人都歇息了,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我们哗啦啦的洗衣声,我记得当时自己穿着大一军训时发的迷彩T恤(我出门几乎都是破衣服,免费发的制服啦,穿了几万年的短袖啦,一看就是非常安全没人打劫的穷酸样)。

我们晾完衣服打算回去果园了,问题是,我们打不开大院的门了!这门的结构很像四合院的那种木头双排门,我记得门口还有个圆形大扣环。总之我们从里头打不开了,又不敢弄出太大响声把周围人吵醒,老板(娘)又不知去向(这种荒郊野外的一般不会有深夜住宿人员,所以晚上是没人值班的)。我们四处观望,发现大厅里有个网游少年,不记得是哪国人了,总之跟他沟通不顺畅,他没办法帮我们开门,后来耸耸肩就回去了。于是我们就壮胆胡乱敲了其中一个客房的门,开门的是一位高个的日本年轻帅小伙,我们白天时好像在市区里见过他,当时觉得他表情严肃,不大好接近。可是现在别无选择了,我们咽了咽口水,继续用蹩脚的英文跟他沟通说我们的房间在外头果园里,但是我们出不去,又找不到老板,所以只能找你帮忙。于是帅小伙二话不说就出来帮我们开门,我们研究了好久门锁结构,发现没研究透,结果在某一次用蛮力一推,打开了:门压根没上锁……于是我们仨对这门无语了,我们赶紧谢谢他,悻悻溜回小木屋倒头就睡。第二天还要乘史师傅的车去西边的玉门关和魔鬼城。

2日贪黑起一大早,五点没到就出发了。本打算去雅丹看日出,结果不幸太阳依旧没有出来,确切地讲是躲在灰蒙蒙的天幕后头,也看不清云朵轮廓。史师傅的出租车早早在青旅门口等着了,我们带上必要的行李,刘因为下午直接要奔火车站,所以把整个背包(60L)都放车后备去了。

大家都还在迷糊状态,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只有史师傅的车尽职地奔驰在广袤的戈壁滩上。周围十分平整,戈壁上零零星星长着许多坚强的沙漠植物,这类植物的根系十分发达,表面上看没长几根绿叶,实际上地底下掩埋的根须可能连绵长达十几米。


沙漠植物

车到达玉门关,停驻了下来。土黄的戈壁滩上立着一道简陋的木门,没有其他屏障,孤零零的立着,如同广州大学城的中山大学牌坊。进了门,才望见那堆低调质朴的土疙瘩:那就是玉门关了。如今它的周围已经围上了铁栏杆,走近了,看到它风沙侵蚀的土墙。侧边不远处小土坡上还立着一个十字架,在这种阴郁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凄凉和寂寞。


玉门关

我们四人早就散开各自行了,在这样萧索的地方,偶尔来了三两个游客,是讲粤语的,然后就再没多少人了。玉门关边有一大叔立着一个望远镜对着北面,见到我走过,就招呼道:“看古长城喽”,我问道,能看见?他笑答,可以,需要用此望远镜,2元一回。我马上胃口大失。这些历史的遗骸全都成为自家财产一般被人卖来买去的。所有景点都要门票。那是要有金钱资本才能够上得起这种历史实践教育课。

于是我不再理会周围人。CC,刘还有坤爷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自顾自的给孤独的玉门关和十字架拍照,于是也跟着寂寞起来。我爬到了北面的一个小土坡上静静地坐了下来。再北面有片小草原,上面还有些水滩,偶尔几只鸟在里边嬉戏,原来这里也有生气。回去后问了问史师傅,他说这些沼泽里的水都是强碱性的,非常毒,不能食用,连马儿喝了都要毒死。看来大自然还是会为自己留一块安静地不让人打扰太多的。再往远处望去,南面、北面就是无边的隔壁,春风也不度的玉门关就在这里啊。曾经商贾聚集的繁华之地,如今只剩一个孤独的关卡守卫着这片荒漠,西边望不到,东面也看不远。仿若时间长河在这里已经静止凝成了一个泊,只有草原沼泽里野鸟的哀鸣或歌唱,或悲或喜。天空依然苍白无力。什么是沧海桑田,什么是永恒,到了这片干枯的土地,才终于领悟。

 

 

 

静默的回到了车上,听到有人在说这里什么都没有,就一个土堆嘛,早知不来了。我一路沉默,自顾自遐想。

车继续向前驶,广袤无垠的戈壁摊上,只有一条颠簸的公路,公路上只有一个质点在缓慢挪移。又是一个景点,师傅停下车,说这里就是汉长城遗址了。下去了,果真立着这样一块大石碑,但长城却只剩得断壁残垣,沿着这条残缺的壁垒望去似乎还能连成一条线。岁月不饶人,当初的雄壮又变成如今的萧索了,一路走来都只有悲壮和无奈之感,人类再强大的力量在自然与时间面前都是如此苍白无力。

汉长城残垣壁垒

又是没呆多久,便继续赶往我们的终点——雅丹魔鬼城。进“城”需要坐导游车,史师傅在外头等我们。

坐在巴士上,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黑戈壁,黑戈壁因其颜色得名,而实际上也只有最上面一层薄薄的黑色小石子,下边就是柔软的黄沙了。也正是这层关键的石子,常年的大风也吹不走地下的黄沙,十分完好地保护了这座自然遗产。

黑戈壁的沙石

这片干瘪地谁都想不到曾经是绿树成荫的罗布泊,这淤泥沉积的湖底,随着千万年的蒸腾作用渐渐裸露出来,又在常年的西风吹蚀下变成了奇异的东西走向的魔鬼土堆阵。每一块沉积物层次分明,上下小中间大,走在这些分布规律的阵设之中,手机没有信号,据说指南针也会失效,因此在从前即便是当地人也会迷路于此,一到夜间风力加疾,吹在沉积岩上响起沙沙的响声,就如同魔鬼的嘶吼,从此这片不毛之地便有了魔鬼城的名声。

罗布泊残骸

不过科技让人近距离接触魔鬼,揭开她脆弱的面纱,除了大风吹起的石子打在脸上很疼以外,早已没有了其他恐惧。我把自己的脸用头巾包裹得紧紧的,避免再次被打。风吹得紧,险些把我的头巾吹跑,时而还会强到会站不稳。我们在风沙中挣扎了一阵子后,赶紧上车离开了这片鬼魅地。

沧海桑田之旅告一段落,但是心却有些穿越,好似已化作桑田的沧海。

从雅丹回来还很早,逛完沙洲市场回来又在鸣沙山脚下的一个小市场晃悠了一阵,采集了一些有趣又便宜的纪念品(沙漠玫瑰、装满鸣沙山沙子的小瓶、敦煌小木雕、顺便了一定西部牛仔帽回来),回到月泉山庄也才八点,天还没黑(九点半黑天),不过当时真的困了,冲进果园里的小木屋,脸也没洗,趴在榻榻米上,前一刻好似还跟cc说着话,后一刻就睡着了,结果错过了之后cc和坤爷说的鸣沙山落日(我们的旅舍地理位置很好,就在鸣沙山脚下,我们的小木屋坐落在一片果园里,背后就是连绵的沙漠)。榻榻米里裹着鸣沙山带下来的细沙,睡着也不觉得难受。

一觉醒来六点半了,做了好多梦,梦见第二天就要考托福,后来又跑去演舞台剧,最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哭了,哭得好伤心,醒来时两眼还噙着泪。出门去了趟洗手间,外面天已大亮(虽然都是北纬,但现在是夏季,白天亮的晚,晚上黑的早,跟之后1月份的东北之行相差甚远),才发现原来天早已放晴,空气有些冷,水也是冰凉冰凉的。这里昼夜温差很大,夜间可以下10度,正午则能上30,这就是传说中的“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赶紧回屋里继续躺着,半睡半醒间听到了不知名的鸟儿在果园里唱歌,远处传来清脆的驼铃声,想必是当地人带着一群骆驼上鸣沙山去了。裹着被子依然觉得冷,于是舍不得出来,又睡着了。再醒来时已快到八点了,天越来越蓝,鸣沙山在太阳的映衬下格外好看,黄沙蓝天,沙子闪着金光,不过,就在这样一个灿烂的早晨,我们便要离开最西最美丽的敦煌,开始一路往东行。我们又坐上了神奇的K391,下一站,嘉峪关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小攻略:
我们住在鸣沙山脚下的月泉山庄里,也是个青旅,很有味道,因为住的是二人间的小木屋,虽然很小,四个人勉强挤得下,睡在榻榻米上,晚上也不冷,120元一晚。我们来时隔壁院子开了新的国际青年旅舍,印象中叫风飞沙青年旅舍,价格没有问。
敦煌买工艺品建议到鸣沙山脚下买,比沙洲市场要便宜。敦煌的驴肉黄面要去试一下,相当好吃。驴肉啊,我此生第一次吃,真的很可口,没有羊肉那么重的味道,也有牛肉的嚼劲。推荐两家:顺张驴肉黄面和达记驴肉黄面,达记的比较出名,但我个人认为顺张的要好吃一些,达记的面粗细不均,辣椒酱不够香,味不够浓,面很难咬,驴肉太软,而且要比顺张贵。只不过顺张比较难找,除了沙洲市场还要拐一个弯绕道一个弄堂里。不过问问当地人都知道的。
敦煌是个很安定的小城市,非常安全,人大都比较实诚,待人也非常诚恳,所以大可不必担心半夜出行路遇劫匪什么的,其实在我印象中,这里的人都非常可爱,一点都不滑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