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之行——七彩丹霞与老雷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58051734.html

 

(2010年8月5~6日)

5日早上我们便踏上去张掖的列车T198准备体验丹霞之旅。

 

据说在张掖汽车站有去张掖的直达车,汽车站在民族宾馆对面,因为从敦煌回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洗过澡,就钻进了宾馆里开了个钟点房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次(人生第一次钟点房是用来洗澡的orz……)。事毕直接钻对面汽车站买了一张四点半的最后一班汽车,上了车,丹霞不是这趟车终点站,但我跟希希继续发扬上车睡觉的光荣传统,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结果到了丹霞还不知反应。坤爷早下了车,在车外击打我们的车窗大概有一分钟之久才把我们给弄醒,赶忙提包下车。

这儿是哪里呀?路旁立着一块巨大牌子,上云:“临泽彩丘影像山庄”,一旁挨着一农家院落。我们顺势走了进去。没进门,就被整院子的苍蝇给吓住了:房子在装修,门口堆着水泥,院子苍蝇群魔乱舞。问了一下这家的大妈,原来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老雷家,在网上看驴友游记的时候听说过,通向丹霞的路就是他们家修的。大妈说他儿子出门接游客去了,要晚上才能回来,你们先在这住下好了。于是商量了一下价位,20元一人,一开始住的那间因为是里外间,外边还有床,我们在里屋,屋子锁不上,觉得不安全,于是就换了一间单独的,两张大床分别挨着两头的墙,屋子挺大,还有台无法使用的电脑(我们不厚道地试了试,结果开不了机)。这就算住下了。自打西安过来,我们一直吃辣食和面食,我开始有反应了,满脸长痘,如今只能吃纯不辣的食物,而且我好久没吃白米饭了,在张掖像小老鼠一样到处找米吃,这回终于吃上两顿大米饭,眼泪哗啦啦TuT。


坤爷的床,墙上还贴着毛嗲嗲的海报,特别有六七十年代风格

吃完饭我们四处转悠了一下,发现周围还有很多像这样的农家院落。沿着小路一路走去,周围一片玉米地,远山是红彤彤的。下了一个坡,玉米地边栓着一头驴。我这辈子还真的只吃过驴肉没见过驴跑,于是凑过去逗了逗它,它非常羞涩,一直躲我,我想让它叫于是学着驴叫了几声,结果可怜的小驴胆战心惊,一直不出声。就这么讨好了十多分钟,它依旧无动于衷,于是放弃了……回到老雷家,碰到大妈的儿子小雷了,本来打算下午丹霞上午冰沟,因为冰沟看的是形状,丹霞瞧的是颜色,但因为要赶第二天下午的火车于是只好早上去丹霞,把冰沟也放弃了。


逗驴中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大片的蒲公英


倒影

 

这里实际就是个村落,夕阳西下,听到栓在泥子路边老吠的大黑狗,田边热情的小羊羔一直在咩咩叫,不远处也有老牛不时应和着,像在交谈。夜间的风呼呼吹,让我想起了在敦煌青旅小木屋的夜晚大风吹着院子里的树叶沙沙在打架。夜很凉,用地下水洗完脸后手和脸都是冰的,屋里的温度有23度,穿着外套也觉得冷。晚上我与cc睡着农家的双人床盖着棉被凉爽凉爽的。这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人生啊~

 

 

 

86早五点的闹铃响了依然不舍得起来,又冷又困。出门去屋外的温度应该已经在17度徘徊了。天上的星星在闪烁,一轮下弦月早已高悬空中,把地面照得微亮,今天已是农历廿六了。出发时已近六点,我们仨和另外仨同行一起坐在小雷的越野车里。车行十多分钟就到了传说中的丹霞景区,在这里遇见了很有趣的事情:进丹霞要买两次门票,先进了临泽景区,买一次,然后再到肃南景区,再买一次,一个景点设了两个关卡,实属罕见。这种奇特事件的具体政治原因不在此拓展,像一位网友说的,两张门票加着才80,学生票也就40元。

 

一路经过了三枪的拍摄地:一个破败的小石屋,在这片荒芜的红色土地上显得格外突兀。下了车,小雷带着我们一路上山下坡,这地方是个半开发景区,一个游客都没有。一路走,走过干枯的河床,这河床上长满了骆驼草,小雷介绍这种草长得果子酸酸甜甜挺好吃,于是我们凑近了看,原来上面长满了像小圣女果一般的红果子,摘来尝有种奇怪的甜味。

 


三枪拍摄地


骆驼草

 

丹霞地形奇异,山坡陡峭,还会有天然洞穴。这里有两种地貌:雅丹和丹霞,小雷说有陡壁的小丘叫雅丹,有陡壁的红色小山是丹霞,因其色若丹霞才得此称谓。由于这里不算是真正的景区,所以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我们爬山得格外小心。有时我们走的路很窄,往两头看都是陡峭的悬壁。我们三人走得最前,另一家人缓缓跟在我们后面,小雷就在坡下头等我们,估计他已经上过千万回,没有兴趣再看。


远眺

滑翔


山峦

不一会儿我们仨就上了附近最高的那座山头,停下身来静静地看着红日从东方的山峦上升起,红彤彤的地与天,还有此起彼伏的岩土带附着,看着如自然造就的飞天壁画,颜色丰富,层次分明,主色调为红色层层过度,似乎每一层次都经历了千万年的更迭。河流侵蚀了曾经的沃土,干涸后剩下了如此的容貌。


欢迎来到固态木星。。。


坤爷和小雷

 

小雷一直很低调,一路上不怎么说话,只在重要方位上做下指示,到达一处景点就躲到阴凉处去。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装酷。直到他把我们带回了临泽的景区,看到不少车辆停泊在一处空地,四处立着栏杆和石阶直通到某座山山顶上,一名导游领着一群游客在解说着“这里就是美丽的丹霞!”,原来这到了真正的“景区”。我们拾级而上,周围的风景大失口味。最后只上到了半山腰的一块大石碑就止步了,上写“丹霞观止”,拍了个到此一游照于是就躲在石头背后乘凉了,这里没有植被,岩土一被太阳加热就很快升温。同遮阳的还有位工作人员,我们于是攀谈起来。这位黝黑皮肤的小伙子原来比我要小(我就不要一路上装嫩了……),才大一,在张掖学的旅游专业跑这里来实习了。看他一脸的荞麦色就知道他肯定在这实习了挺久。小雷跟他很熟,一过来就跟他聊了起来。这才知道小雷同学在生人面前会有点害羞的,所以一直不爱说话,混熟了就发现他原来是很热情的人呢。我和cc跑去周围空地疯了一阵,拍了些诡异的照片后回来跟他们两位小伙子合了影,算是这趟丹霞之行的终结了。


导游、希希和小雷

 

由于没去冰沟,腾出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不过还是决定先回张掖市区。搭了雷小帅的顺风车到临泽县城乘公交去城里,车里坐着小帅的两个侄女,一个大概上初中了,一个小学,很可爱很乖巧,继承了老雷家黝黑健康的肤色。大一些的姑娘不会说普通话,但能听懂我们说话,我们勉勉强强能够听懂她说的话。她是个勤快乖巧的小姑娘,瘦瘦的,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表妹。因为老雷家装修扩建一幢新楼,这两天过来帮忙的。小女娃也很乖,手摔破了一个小口子也不哭不闹,比某些宠坏了的孩子可爱多了,我拿出邦迪给她贴上,她好似没见过这个东西,一路上都在研究着它,小心翼翼地摸着,看着让人怜爱。到了临泽我们下车拿好行李跟他们道了别,虽说依然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但对这片红土地却开始产生十分不舍的情怀,因为这里的人与这里的景。

 

到了张掖市区,从汽车站到火车站,一路上全是各种银行,瞬间觉得这个市好有钱的样子。途径一块大广告牌,上面云道:“驰名商标,九粮液”。到嘉峪关看完三粮液师兄以后又惊现九粮液师弟,五粮液原来有这么多兄弟姐妹的~

 

坐上了一号公车去火车站,张掖的公交车十分小,人工售票,车身金黄,车上座位也小。我一个人占着一个位子,大背包也挤在座位上,整个人被压缩在靠窗的一个小位置里,又困又挤,竟然还是坚强地睡着了,短短十几分钟就三次倒到了旁边一个大叔的肩膀上,囧。结果终于到了火车站,离发车还有三小时。张掖火车站此时正在装修,结果正门被蓝色塑料板隔离了,只能拐过一个小弄堂进站。候车主大厅不开放,门口挂着牌子说候车需要提前一小时才许进,岂有此理!我们只好乖乖在门外小弄堂找个阴凉的墙角干坐着,真的是无聊到极点的漫长等待。我把早上在临泽丹霞拿的宣传单拿出来摊开在地上,书包靠着墙,我坐在传单上倚着包就这样坐着,周围有无数的苍蝇乱舞,让我想到了垃圾堆。张掖除了有丹霞,还有巨多无比的苍蝇,真是太奇怪了。因为太困的缘故,不管脏不脏了,我一坐下就戴上眼罩,脸则用敦煌买来的牛仔帽遮着,前一刻似乎耳旁还飘着cc和坤爷谈话的声音,苍蝇在身上爬呀爬痒死人,感觉自己像腐烂的尸体任它爬,但渐渐的没了听力没了知觉,眼前一昏就睡着了。醒来时坤爷不知去哪里了,cc依然站着。

 

之后才囧然发现是可以进站候车的,因为压根不查票,真是汗,我们实在是太守法了。马上提起行囊往里走进了候车厅,结果人满为患,又过了进站口的一条长长的廊道,两边有座位,我们找到空位终于坐了下来,这才有人的感觉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