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ll Scilab in 64-bit Centos6

As I am using Unix cluster which has a Centos6 OS without matlab application, I am looking for some alternatives. Because I was always bothering transferring all my raw data to my own linux system which owns matlab to do post-processing– that’s way off convenience! I got crazy everytime I did this: do scp, type in passwd, login my own system again. I setup an authorized key to skip passwd steps–this may save some time however still hasn’t solve the problem.

Scilab, at first glance, not as famous as matlab, is a not bad alternative as long as you don’t own a matlab license  but want almost everything with matlab language or mat-files. And it’s free and open source and easy to install. So why not?!

I installed it in my own 64-bit ubuntu14.04 as well as the 64-bits Centos6 – Unix. However I believe it is the same with 32-bit.

At first I tried the lastest version (5.5.0). However it never works, reporting “GLIBC_2.14 not found”. I googled but seemed that the best way to solve this problem is to recompile the scilab — unless I understand how to perform it. The alternative is to upgrade GLIBC to the higher version(>2.4) but this may induce some unforeseen harm to other applications that depend on GLIBC… I am rather new to Linux/Unix OS, so the first thing is to explore this new realm without causing deadly damage-at least not do it on clusters… (I’ll take some adventures in my own computer but urgently I want to install Scilab safely)

Well the simplest way is always quite simple. 64-bit system is always not a thorny dude to deal with but you can just try another version(perhaps older version) to test the compatibility with it. And of course I did and good thing is I succeeded!

The only older version Scilab provided so far is 5.4.1 .

The next steps just following the simple two-step installation provided by Scilab official site.

Launch it by simply

cd <scilab-path>  

#enter the directory you unzip your file

./bin/<scilab-what-interface-you-would-like-to-use-under-this-dir> 

choose whether you would run it in non-graphics mode or not by chooting scilab or scilab-cli (there are other options please refer to the README file in its main directory)

And its done!

Enjoy!

 

==================

anyway I have to say learning a new language is not easy. Even if it is similar to what you have known. Especially when Scilab is not so popular and it’s hard to find any answer to your problem through community forum posts. Sigh~

蒙特利尔博物馆日照片集之biodome(生物园)

每年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是蒙特利尔的博物馆日。这天,全市大部分的博物馆都会向公众免费开放,并开设专门的免费公交路线穿越所有参与活动的博物馆。

但凡有这类免费活动,绝对不缺人……第一站去的就是奥林匹克公园地区的生物园Biodome。这人是个多让人遥想当年世博会。队伍z字形拐了好几个弯才填得下整个广场,幸而流动得快,半个多小时就流进馆了。前头还有两只理直气壮的插队东南亚大妈,我提醒她们,她们就说”ok, you be the first”,然后不一会儿又窜到我们面前了……总之人一多,各种奇葩都能看见。

但我终于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企鹅先森与企鹅小姐了!

生物园涵盖了美洲的五大生态系统,所以大球里有五个相对独(xxoo)立的生态园,按进馆的顺序经过热带雨林、枫叶林、圣劳伦斯湾、拉布拉多海岸、次南极岛屿。

但是因为今天进馆的人太多了,除了骄傲而笨拙的企鹅,大部分动物都躲进树林子里去了。

IMG_5576
热带鹦鹉

蒙特利尔美签小记

今天去签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美签,虽然被check了,但是留作笔记以备之后的自己或其他人士参考。

具体准备流程可以参考爱蒙城的美签贴 http://aimengche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13 十分详细地介绍了如何网上申请、填表、预约。

我主要讲的是预约之后的准备以及面签。

蒙特利尔的面签相对简单,必要的材料不是很多。其中必带的是DS-160 confirmation page和你的护照。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带了以下的材料(但其实他们都没看):

1 一页简化的CV

2 护照尺寸照片3张

3 网上打印的bank statement

4 护照影印

5 CAQ原件以及影印

6 成绩单

7 学校的enrollment letter和奖学金证明

领事馆地址为

U.S. Consulate General Montreal
1155 Saint-Alexandre St.
Montreal, H3B-3Z1 Canada

看门牌号找,就在future shop隔壁一栋楼,不是特别显眼,在st Alexandre的小弄堂里的一个小玻璃门。

进门时有一个中年大妈向你要DS-160和护照,确认后给你贴一张二维码条,然后就进第二道门安检。

我进第二道门的时候就被安检大叔拦住了,因为不能带背包进门!但是似乎可以带女士皮包(我在后来等排队时看到不少女士都提着个头跟我背包差不多大的皮包……请问这是什么筛选原理?)当然手机等电子产品也是不能带的。

然后安检大叔就把我带出门告诉我要去Rene-levesque大街上的一家XXimagination的咖啡吧去寄包(一次6块钱那!!受不了了……)

然后我就把必要文件和一本书拿了出来,其他都寄存了。过了安检去地下一层乘电梯,这电梯大的可以放得下医院急救病床……里头只有三个按键:RC出口,19楼去签证的,22楼去办理什么个人授权的(authorization personel?)。

上了19层排队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中间要按一次指纹,先左手四个手指,然后右手四个手指,最后两个大拇指。看完了一篇遗传学家Babara McGlintock的小传记,然后就轮到我时正好签证官出去上了个厕所……然后我站在小窗口前又等啊等,研究了一下它们的指纹收集器……

虽然带了一大堆文件,最后他只看了DS-160、CV和我的护照原件,然后问了不超过2分钟(你是学生?在哪里上学?学历?简历?去美国干嘛?去哪儿?不是参加conference?)

然后他就给了我一张表,在某一栏圈了一下,说暂时不能给我签证,因为这个原因(指了指表的221g一栏)需要进过进一步审核。问了他时间,他说正常情况下2-4周会有结果……

然后就这么被check了。

=======================

update:

check了大概三个星期就通过啦~

渥太华短记

趁着一点空闲和一个周末,加拿大的天气也逐渐宜人,正好遇上了渥太华的郁金香节,于是和鹅鹅鹅踏上了加拿大的首都之旅。

我们住在监狱里

我们于5月9日傍晚汇合于坐落在st.catherine大街(与满地可的主大街名一模一样)上的渥太华灰狗站(centre station)。初春的渥太华有些清凉,穿着防风外套也还有些冷。我们坐上了7路巴士去往有名的渥太华青旅——坐落在丽都运河东侧,毗邻渥太华大学的一座老监狱。是的,没错,我们要住进一间监狱里了!

国会山前停满装甲车

在到达监狱之前,我们的巴士路过国会山,国会大楼前的草坪停满了坦克、装甲车和军用直升机(有双螺旋浆超帅!)以及其他的军用设备,由于太新了特别像放大版的玩具模型(只能说玩具们太逼真好吧?)。而且鹅鹅鹅还见到一位老大爷站在一搜装甲车上“俯视群雄”,在如此和平的国度突然出现这么硬邦邦的东西简直吓了我们一跳。后来问了保安大叔才知道是加拿大荣誉日,为了纪念阿富汗老兵于是来了个露天军事展(简直出现得好随便……)。可惜等我们去监狱做完入住登记以后再折返,这些大块头就已经神速离开了,留下夕阳落山后空荡荡的草坪和和平的和平塔,晚风习习,行人寥寥,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进监狱啦

来渥太华的青年人必做的事情之一是进一趟监狱住一晚~ 这座由监狱改装的青旅几乎保留了大部分监狱属性:狭窄阴暗的单间、黑色钢条的牢门、绞刑架、断头台……欢迎各为遵纪守法的良民朋友们过来体会一下!


监狱青旅外景(照片来自青旅官网)

外景十分豪华,简直像个城堡,不过这座九层楼的青旅具有监狱般黑暗的属性——木有电梯!我们十分幸运地住在九楼,该楼只有一只厕所,女生盥洗室在四楼,男生在四楼和六楼(可见入狱的男生数量明显比女生要多)。

烟花雨

出了青旅夜幕已经拉开,路过了国会山边上的美食一条街随便抓了两只panini就决定走路去西侧陶氏湖(Dow’s Lake)边看郁金香节开幕烟火表演。正好走到唐人街时,突然天降暴雨,顺带附送几只闪电。路上行人这两天肯定一直没看天气预报,个个落荒而逃。我们撑起伞决定走到马路对面去等车,唐人街口立着的牌匾十分耀眼,街边店铺的汉子也异常熟悉,街上已经开始涓涓细流了,雨滴溅落下来激起的涟漪反射着来自车灯与路灯的斑驳的光点,有如已看了一场烟花。

眼看车来了,谁知公车靠站太近,右侧的后视镜被路边的站牌杆子撞掉了,怎么装也装不上,看着杆子上巨大的凹槽和弯曲的牌子以及司机淡定从容的神情,我们都认为这一定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由于没有后视镜,所以公车没有行驶能力,于是我们还得等下一班车……

终于到达了雨中的陶氏湖,烟花跟城市一般慵懒,东一朵西一朵地无规律地开着,湖边观看的人加起来可以装进两打鸡蛋盒里。撑着伞,看着烟火在湖中央倒影的光被雨滴糊化、扩散,雨中的光影表演竟然也能如此有趣。陶氏湖没有护栏也没有堤坝,就只有湖边浅浅的绿草随着斜坡直伸进冰凉的湖水中,偶尔会有两只加拿大鹅低空掠过,发出“鹅鹅鹅”的呼唤,近处有雨花在跳跃,远处有人工火花在绽放。

烟火在最后的无法找出秩序的密集乱花中结束。回程的雨势开始加大,我们走进巴士站的玻璃亭子里躲雨等车,马路对岸有三名男子只穿着一件短裤在雨中飞奔,旁边一对情侣在做长时间接吻,周五的夜晚总是如此神奇。鹅鹅鹅对着手机看巴士到站时间,我拿着相机对着雨点乱拍打发时间。

5.10 博物馆之日

渥太华被称为加拿大的政治与科技中心,集结着加拿大的数个IT与环境研发公司,并且还拥有为数众多的大型博物馆。

第一个进军的是自然博物馆,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如城堡般矗立在草地上,装有彩色玻璃的大门上方有两只驯鹿的脑袋石像。

“呱呱呱”

作为一名动物控,对拥有萌萌的大眼睛的彩蛙更是没有抵抗力。蛙展展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珍奇活蛙,来自亚马逊丛林的树蛙们有着非常鲜亮的颜色,告诫大家“我不好吃”,蟾蜍一般颜色比较灰暗,表面坑坑洼洼,牛蛙则十分巨大,如同一个被吹胀的气球。不过可怜的蛙们被装在各自的玻璃橱窗里,虽然里头布置了漂亮的生活环境:溪流、树枝、石壁、鹅卵石、小洞穴,可这种被赤果果围观的感觉肯定不怎么舒服。不过它们似乎早已淡定,一动不动地以一些奇怪的姿势趴在树枝上,或者蹲坐在水里,或者躲在阴影中……

我要发光

夜光生物展(creature if lights) 主要是人工作品展,唯一一个活物是一种深海的发光鱼类,在黑夜中只能看到眼睛下方一道闪烁的光带,好像穿了环卫工人服。不过看到了人工驾驶的深海探测器,驾驶员被装在位于探测器中央的抗高压的玻璃泡泡里,周边是照明装置和螺旋桨。对于人类来说,海底的世界跟太空一样位置,那些奇怪的生物,海蜘蛛、发光水母、提灯鱼,在黑暗的大海中用自身条件创造出奇迹般的功能努力地生活着,认真地高效也工作着,而这些功能信息全都装在微小的基因链里,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所以,如果四周道路一片漆黑,也努力为自己点起一盏灯吧~

Great Minds

这两天参加了学校研究生院与其他几所学校合办的一个研讨会(workshop),主题为surviving skills for scientists(科学工作者的生存技能)。两天满满的日程安排让人的脑袋有点信息爆炸,但同时的确收益颇丰。

之前参加了不少的研讨会,每次结束都想着要把感想记下来,可一懒二忙最主要还是懒所以一拖再拖最后拖到没感想。所以今天一定要趁热打铁!而且我认为对即将步入或者打算步入科学领域的男女老少都非常有用。

在北美上学的一个好处是你可以接触到科研圈子里的不少重量级人物,而且往往都是在一些不那么显眼的场面。比如通过贴在墙角上的一张演讲小海报(Invited talks),比如像今天一样的小研讨会(workshop),再比如就是系里请来做一个报告(seminar)……去的人一般不会很多,所以会有充分的机会跟他们近距离接触。

比如今天。

第一个演讲者,我想做纳米技术的人都应该会熟悉:Richard Siegel教授。他是纳米领域的开创者和领头人。也是我这次研讨会里印象最深的一名。他虽已年逾古稀,却老骥伏枥,依然活跃于科研第一线,在过去50年里,参加了500+的演讲,发表了200+(如果没记错的话)的论文,并且引用率每年enormously grow。

因为时间有限,我把在他演讲中以及我跟他交谈中认为对自己和大家有帮助的地方写下来

1 勇于尝试新鲜的领域(创新)。在他还是研究生的时候,根本没有纳米科学这门学科。按他的原话来讲,他不是很喜欢跟人竞争,所以他总是抢占先机地发现新研究领域,然后快速走在别人前面,当别人苦苦追赶上以后,早就去开拓其他疆域了(explore new territories)。虽然期间必然会伴随着对新事物全然未知的恐惧,但却十分有趣(have a lot of fun)

2 他如今的成就是基于成功的基础研究(fundamental research success)、丰硕的科研成果(quantifiable output)和与工业界的合作(industrial partnership)。前两者我一直以来都不否认,第三点却给了我一个理解科学的新视角。基础研究固然重要,但是如何将它投入到应用、如何让工业界与公众认识到它的重要性则是物质上(确保基础研究能够稳固进行的资金保障)和精神上(把自己领域推广普及)的双重收益。

3 科研的后期是科普。他把这个观点在纳米领域甚至科学领域上做到了极致。他非常热衷于全民科普。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他写书、办杂志、甚至制作了imax科普影片riding snowflakes和Molecules to the MAX! (非常有意思,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对于科普的极致例子,我能想到的是卡尔萨跟与尼尔泰森,还有其他人,但数来数去,总是逃脱不开物理学的领域,甚至可以再往细一点说,是天文学以及量子力学的领域。许多学物理的朋友总是在微博上抱怨自己的学科如此冷门,物理男/女绝对是注孤生的节奏,殊不知你们至少还有TBBT帮你们说话,每次谈起极客/phd扯到的第一个一定是弦理论专家,然后是天体物理学,网上还有一堆的MOC(网络公开课)和科普专栏介绍弦理论、相对论、量子力学、天体物理……可是其他领域,我们同样也需要让人们知道它们的重要性,科研者们也极少人愿意回归科普,我总在想是否能在这之间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

4 时间管理。50年时间不短,但对于一个各处窜,在n个国家做过访问教授,克服时差全世界演讲,写书做电影办杂志,参加会议,优秀学生满堂,最后还能回归严肃科学研究的人来说,时间管理非常重要。当我问你是如何能兼顾如此多领域却没有手忙脚乱时,他回答:“learn to ignore”(要学会忽略)。你在做一件事时,就认真做,不要受到周围干扰和诱惑。这就是林则徐所说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嘛!

举个我观察到的例子,在coffee break期间,大家各自抱团聊天,过了一会儿,台上的组织者说请各位回到位子上,coffee break已经结束了。但Richard教授因为正在回答学生问题,全然没有注意到(或者忽略)台上的声音,继续镇定自若地回答完提问才回到自己位置。我当时其实听到一半有点纠结到底要听台上的还是听Richard,纠结了好几秒。可是转而一想,我在想什么呢?我参加研讨会的意义是什么?学技能!回到座位上我听到一般的谈话半途而废,而且人家教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说,我却瞎操心。明显想太多了!

5 说话清晰,语速和缓。一般有涵养的人都会愿意跟你慢慢道来,有以下几种说话方式一般不会让我觉得很友好:1 语速过快,如同机关枪,会让我觉得他想快速结束话题,或者他内心比较急躁想让我尽快回答他的提问,总而言之,会让我有紧迫感。2 说话模糊,发音虎头蛇尾,一句话开头两个单词咬字清晰声如洪钟,结尾却咬字不清只有自己能听懂,会让人觉得对方非常随意,不够尊重听众。3 发音异常不准,脱离我的听力能力,交流的基础是理解,如果理解不能,那在交谈的时候真的非常头大。我自己在交谈的时候也有不少缺点,比如说话太轻,对方要竖起耳朵听,其实很影响对方的心情,尽管大部分时间对方都非常有耐心与友好。又比如总要确保自己的观点成熟了才会进一步发炎,否则一字不吐,交流的目的就是在于相互完善不成熟观点,而不是光吐结论。虽然不断地给过自己心理暗示,但实在冰冻三尺,所以我也能理解上面提到的三点毛病不是他们有意为之的,于是交流上我也会很包容。

6 他最后给我们的几个建议

  • Do what you enjoy, work hard, have fun
  • Don’t be afraid to innnovate
  • Collaborate with others
  • Surround yourself with excellence
  • Continue to learn and do new things
  • Maintain absolute integrity(make sure what you’ve done is true)
  • Learn to explain your work to others (your boss, your family, public, etc…) Stories!
  • Learn to solve problems in both short term (in Industry) and long term (in university)

最后他赠与我们一首威廉学院(Williams College)的校训:

         Climb high Climb far

         Your goal the sky Your aim the star.

另一位主讲人是Teodor Veres教授。他的研究领域如何制造出成本低廉的、便携式、可穿戴的医疗诊断设备。Veres教授是个热情洋溢的纳米材料科学家,他讲自己的科研成果用生动有趣的故事串联在了一起,最后尽管超时到笔记本电脑没电,大家依然听得很起劲。我是一只生物医药与纳米小白,但是经过这次workshop的洗礼,我却爱上了这个领域,因为里头有太多激动人心的发现和新奇的点子。其中一个lab on a CD的概念大概做纳米医学的人都早已熟识,而对我确实一个刚刚开启大门的宫殿。其中一个应用是利用纳米材料制作了一个只有CD盘大小的分离机。利用不同质量的物质在不同角速度下受的离心力不同,这种分离机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将混合液里的不同成分分离到CD盘的不同区域里,省时、省钱、省力。简直就是完美!这让我想起之前看的两个TED视频:一个是便携式显微镜,这个想法来源于剪纸拼图玩具。他将一整套显微镜设计在了一张纸板上,只要将纸板的各部分扯下来拼接起来,就能够变成一个非常简易适用的显微镜,而且不可思议地是能看到细菌。而且一套设备的质量基本就是一张硬纸板的质量,而成本只要1美分。这对于贫困地区的疾病诊断、儿童教育来说,非常有应用前景。另一个视频是纳米注射器,代替可怕的针筒,一个芯片大小的纳米盘,上头密密麻麻许多小探针,药物通过它皮下注射没有任何疼痛且不损伤皮肤结构(这不就是star trek里头的注射技术嘛!!我是多么翘首企盼它的实现啊~)。

第三位是来自一个咨询公司的老大Brian Grenon,他最开始研究生物细胞和药物的纯学术研究,后来转战IBM半导体领域(完全不搭边),最后自己开了一家咨询公司。他的两个成功转折都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你完全能够具备各行业需要的素养,并且这些素养绝对是后天可以习得的)。

他讲了自己在人力资源部筛选技术人员的经历,教导我们写简历keywords很重要,要把自己做过的即使跟自己领域没有相关的研究都写进简历里,你根本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技能,但是如果你平日里努力积累,脚踏实地,并在CV上良好地表现出来,你的结果一定不差!并且找工作(postdoc, faculty position…),不要集中在某一个特定的领域,要广撒网(当然要撒对网),不要让自己的研究课题限制了发展空间。即使做科研,在工业界的实习也将会是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所以重视summer jobs!前提是,自己的基础研究要扎实,能让老板满意放心地让你去。

面试前如果能联系到HR里相关的人员,抓紧机会了解更详细信息(比如他们需要怎样的职位,是不是tenure-track的,他们更需要哪方面人才),确保自己没投错简历、准备充分。

不要为短期利益妥协自己的标准或者道德底线。(never compromise your standard orethics for short term gains)

不要随意下不能遵守的承诺,做决定前想清楚后果,出来混迟早要还的(understand the price you’ll pay)。

有弹性(flexible)

花时间计划你的未来!(take time to plan your career)

Max Arella,是一名生物制药的科学家,研究如何在非洲的发展中国家中将科教与社会经济发展结合起来。有意思的一点是,我知道了非洲的手机市场非常火热,大概50%的非洲人都拥有手机,但却有6亿人用不上电,这是非常矛盾的组合,因为——既然没电,怎么给手机充电呢?于是在非洲,他们找到了一种非常廉价唾手可得的电力:他们使用太阳能为手机充电。这方法在非洲非常有用,因为他们有充足的的阳光,而例如蒙特利尔的冬天,这种方案就不那么可取了……(而且加拿大电力充沛,基本还要运一些给米国人花花,所以也不需要这类电源补给)。而非洲的穷人通过手机看电视、访问互联网、学习知识、网上银行……做各种事情,与世界接轨。科学技术改变了生活,改变了非洲人的想法。

Ashok Vijh教授是来自Hydro Quebec(魁北克电力)科研所的高产印度人,如今也是年近(或逾?)古稀,一头黑发,依然奋斗与科学一线。他作为早期的移民印度人,在职业生涯中也有过许多辛苦与悲剧,最终还是站在了知识的巅峰上。

Julie Payett。加拿大的女航天员,非常有魅力的女人,听她激情洋溢的演讲,看她潮流的打扮,简直以为她30岁,但由于惊讶于她的知识积累和阅历,因此最终查了一下wiki,发现她已经50+了!!

总之这回见到了各领域的巨人们,听到了他们的故事,了解了各领域的前沿,简直大脑要信息过爆了。但是我总结了一下,他们都有许多共同优点,兴趣广泛,多技能,高效时间管理,学识渊博,谦逊,有趣,不急躁,眼光长远,脚踏实地不投机取巧。

great minds think a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