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会议志愿者见闻录

曾经当过各种各样的志愿者:社团、亚运、学校/班级活动……如今尝鲜参加了某领域国际会议的志愿者。

第一天特别新鲜,当然鉴于自己比较懒散的性格,一般情况若不是提前硬性安排好时间,我是不会提前(在会议前)到场的。在开会前两天,做了两小时的orientation session(类似于培训),基本只是简要地介绍了会场的位置,给我们发了工作服,以及帮忙准备会议材料。收获是知道了每次开会领的一麻袋的资料是这样来的:一张长桌上放了好几堆资料,我们就跟车间工人一样排队一张张把资料收集齐,然后到达桌子的尽头另一志愿者负责张开环保袋,你再把资料塞进袋里封好。由于我们人多,一开始队伍排得老长,拿资料速度又特别慢,于是其中一人决定“并行运算”,把资料的一半挪到了桌子另一头,两个队伍同时装包,原本计划一小时的任务超前完工。

大会正式开始为周六下午6点。首先是开业典礼(额错是开幕典礼),在一个容纳1200人的大厅里进行。开场专门为这次大会做的科普短片,由主办方作简短发言,讲台背后插着几杠加拿大魁北克和一些其他组织的大旗,弄得如开国大典。由于地域的特殊性,每个发言都得法语一遍,英语再来一遍,所以开幕花了正常两倍时间(或者内容比正常少了一半)。虽然一开始觉得很诡异,但后来想想,可能在中国开个XX国际会议大概也会这样~吧?虽然是气象领域大会,但因为是世界XX组织举办的,更加重于宣传与学科间的交流,所以得显得比其他大会要通俗易懂更偏重应用一些。所以开幕大典的发言内容估计丢到任何会议去都可以用吧(夸张)。

第一天很开心,因为开幕以后有一个晚宴(=$60的自选三明治合集),同时摆着许多展厅,志愿者在门口验完票就可以免费进去参观+吃(重点),个别人进门去想领了吃的出来分给没买票的家属也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额……)。

展厅是各个组织机构做宣传的好地方,但大多数时候人们都聚众堆在展厅旁边的装满食物的圆桌边吃喝聊天,由于太饿我猛吃了几个海鲜味小三明治(不过确实很好吃啦),然后就开始到处闲逛。第一次参加世界XX组织主办的会议,感觉跟其他的会议略有不同的是,除了赞助商里多了不少商业运营的专业仪器公司外,主要的展示都是面向普通大众和媒体(因为会来不少记者),宣传册也介绍得特别通俗。就算嘛也不懂都可以随便问。

期间见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由于展厅桌子上会放有不少小礼品(大部分是笔,也有糖果、便利贴等),有些人过来看也不看传单,踹了小礼品就走了。。。(==b你好歹尊重一下人家千里迢迢送过来嘛)还有一位拿了笔在传单上划了两笔揣着笔就走了,剩下那张传单和展示者在空调中凌乱(论传单的不同功能)。(花了这么多钱不抓点好像是不划算哦……呵呵呵)建议以后展台得专门准备张白纸用来试笔。

第一天晚上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外面雨唰唰下了一夜,我忘带伞(坏记性自剁双手),结果借了会场上的人的伞,但因为雨的方向比较混沌,最终还是全身都湿了(论伞在蒙特利尔的无用性,接回双手)。

第二天下午,我开始了另一项志愿者工作——传媒支持志愿者,听着好高大上!因为英语是Media,我以为是帮忙整理ppt的,于是后来走错了房间……终于知道自己属于哪里以后,我进入了一间小房间,房间跟外头廊道一样铺上了彩色条纹的地毯,四周墙壁围了一圈桌子,对着门的一侧墙的每张桌子都放了笔记本电脑,当时只有两个人在房间里:另一个志愿者和一个中胡子老头(或者大伯)。他们自顾自地坐着,老头背靠着对着其中一台电脑,右耳挂着蓝牙耳机,我进来就向着志愿者的桌子去了,在离门最远的那面墙。志愿者一副国内街道办阿姨的嘴脸(是个男的,但是感觉长着中年脸,快睡着了),时而看看会议小册子,时而看看手机。我有点迷茫,于是问他我们该干什么,本期待会有什么briefing之类的,结果看着散架的模样,估计啥也木。这位叫欧利威亚的志愿者同学也不怎么愿意搭理我,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可能的工作:帮记者联系待采访的科学家,然后就自顾自倚着桌子看手机去了。手机噼里啪啦一阵短信,时而伴随着呵呵的笑声orz. 我依然很迷茫,但情景很明显:没啥活,但你得遵循你的schedule蹲着。

期间进进出出不少媒体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匆忙进门放仪器然后又匆匆离开。对话永远都在说法语,即时他们会说英语。我本来已经快习以为常了,可是在国际学术会议里,满地可人民却有着与中国大陆及其相似的文化:找会说方言的下手。所以街道办欧利威亚被选中,直接忽略只说英语的我(赤果果的……)。包括那个中胡子老头,说话提问永远都找街道办。我估计是街道办边的一棵树,当然也许我的英语也不够好。

谢天谢地故事情节比韩剧还要缓慢的一个下午结束了,晚上果然为了加快大脑血液循环回去看了一部韩剧……

第三天大早还得继续高大上媒体支持,老头交通堵车迟到了半小时,由于前一天下午的预防针,我准备了充足干粮:一本书+一台电脑。我在门外走廊外的落地窗边倚着沙发靠了一会。大清早昨晚睡眠又不足,跟志愿者聊天的心情也没,廊道空空如也,看了program发现10:30以前的慢慢时光几乎没有talk。进了门,大家继续无障碍用法语,我也不知道为啥我没有爆发一句“你妹讲英语啊”,不过由于另一位会法语的志愿者会稍微帮我翻译,而且大家都没有要找志愿者的意思,我显然没这必要泼街,但这种情形持续了很久,即便来找志愿者帮忙的也是用法语对话(请问这是魁瓜会议么?)。因为这友好的语言环境,我开会的心情丢了2/3,剩下1/3用在来回的走路上……(坐车跟走路都是半小时的梗)

中午饿的肚子咕咕叫,但非常抱歉,大部分志愿者是木有午餐的,我幸好自己带了午餐,于是我呼哧呼哧三两口吃完了饭。楼下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志愿者们有饭盒。

于是总结了一下:

1 学法语很重要。意识到了很大的语言障碍,所以在闲得乳酸的时候,疯狂查找法语培训机构。由于下学期的日程是不连续函数,许多课程班都不好报名,觉得异常烦恼。但既然要在这生活这么多年,就得痛下决心,学好魁北克乡村法语~!

2 意识到了1000+人的大会安排是如此混乱。而且开这种多学科综合+邀请公众传媒的学术会议,国内外都是一个德行。

3 这次大会的报告跟我方向差得太多,我不是特别感冒(=听不懂),所以,志愿者一定要找跟自己方向比较接近的,否则像这个志愿者,基本是做不下去的节奏。

不过话说学好法语,这竟然是我做学术大会志愿者最大的感触……

哎,语言真的是大障碍。虽然我老板总说:“只要能沟通,用哪种语言都一样。对于非英语国家的人们,做学术非常不公平。我(说他自己)可能比较幸运,正好会说,而你们在做学术之外还得学语言。”

没睡够,困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