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博物馆

这几天住在华盛顿市附近的马里兰大学。

随着出门频率的增加,对于出游的期待感与新鲜感也开始渐渐降低,与曾经为了一次穷游而花上一个月精心准备相比,如今的出游则更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上个月突然想参加美国的一个研讨会,而这座城是我过去没来过的,于是便订了机票,也没怎么查攻略。但并不是说出游的快感也降低了,我依然很享受这份“逃离生活”发现另一个我的旅途之乐。

还好有住在这的庄哥,蹭吃蹭住下班时还开车带我出去兜风买菜。

不像三毛一般,去一个地方避开迂腐老陈的博物馆而与最底层人民打成一片,对于我这种不喜欢与人沟通的物种,来一个地方必去的就数当地的博物馆。作为集大成者的博物馆的好处是不用去很多地方就能收集到许多好玩的知识,坏处是信息量密集大脑容易内存溢出。

去博物馆可以乘地铁。

话说起来,我最喜欢的短途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其次才是公交,然后是自行车,最后才是私家车。一来公共交通已经十分便捷,节能环保,二来地铁不会“堵车”,发车频率高,一定能准点到达,三来地铁是观察当地人的最好途径,只要坐在车上看人流从车上流到车下,又从车外涌进车内,看各种颜色的人坐在一起演绎各自的人生,偶尔列车越出地面还能看到窗外的景色,别有一番风味。所以以后如果能住在地铁站附近,上下班能坐地铁来回也是很舒服的。(当然在北上广乘地铁还是蛮辛苦的)

马里兰大学地铁到市区需要半小时,所以趁着这黄金半小时,首先匆忙翻看了许嵩的《美国走着瞧》临时抱佛脚,里头有华盛顿市的游记。但他的吃喝主要在走小资路线以及这淡得没有味道的语言,而且他竟然对雨有如此大的仇恨,只要是下雨,就开始“咒骂”老天,实在不好读下去,于是开始看当地的报纸,从地铁站门口抓来的免费地铁报,里面大部分是广告,但也有一些当地发生的小新闻,已经记不清了。实在太无聊,就只好四处看,坐地铁的有一半是黑人,之后下车路上也看到许多黑人,倒是很奇怪看不到亚洲人的面孔。后来才知道原来中国人大部分都住在附近的一座叫Rockville的小卫星城里,黑人集中在地铁绿线的东南部,富人区在Bethesda。美国的现实主义图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