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铁卢的周末

滑铁卢被鹅鹅鹅称为鹅城,因为一到春末成群的加拿大鹅都会到此产卵,而滑铁卢大学宽阔的草坪又是他们的首选,于是滑大也被他称为鹅大

滑铁卢是个宁静的小城,说宁静,是因为她的主要人口为滑铁卢大学的学生,所以是加拿大正宗的大学城。

鹅鹅鹅说当地的公交都是根据大学假期调整的,所以一到暑期班次都少得可怜。不过依然阻止不了我们乘公交到处游玩的性质。

滑铁卢大学在城里占了巨大的面积,不仅是校园,还有不少商业用地,所以这所大学校长一定很具备商业头脑,某校应该学习一下她的精神多赚赚外快补贴家用才对~

话说回来,因为年代久远时隔两个月(六月)了,许多细节的记忆都模糊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所以只能想到什么写什么,拍了什么贴什么。

我是坐VIA rail在多伦多中央火车站转GO train到的小城。说起GO train真是喜欢得不得了,它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萌的火车了。它的颜色跟国内的绿皮车很像,但是纵截面接近菱形,分上下双层,所以显得十分高大又圆润。

Advertisements

小森林


转眼就过了两个多月,果然是时光荏苒啊。

这两个多月间,也经历了许多好玩的故事,却都没有心思记录下来。直到昨晚看完《小森林》的夏秋冬春篇后,那股热情才又涌上了心头。

在那个叫做小森的村庄里,住着一个小姑娘。夏季,这座村庄每日早晨都笼罩在盆地的雾气中,随着太阳升起才露出了原有的绿意。当小姑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将自己在农田中劳作的成果在餐桌上摆成一道道美味的艺术品时,我惊叹她对生活的那种坚持,而又从这些坚持中看到了她对自然生活的热爱。某种程度上又能满足我儿时玩过家家所养成的一些对食品的“外貌”情结。

昨晚在一当地老爷爷家里吃了一顿日本女生Emika做的料理。前餐是味增汤(Miso)、生菜沙拉与三文鱼刺身(Sashimi),主食是日式酱拌鸡肉面。其实这几样菜我之前都不是很喜欢。大概原因跟餐馆厨师的手艺、饮食环境、还有自身的心情有关系吧。但是当你看过这一道道菜的制作过程之后,便似乎对它们从心底产生了喜爱,品尝的时候自然也开始变得细致。果然日式料理细嚼慢咽就能品尝出它的美味啊。不过我却没这么有耐心去做这些看似简单实则很花心思的东西。

想起自己平日吃得那么随意,厨房也乱七八糟的。觉得似乎没什么,但现在一想,意识到自己对生活是如此地大意,都忘记了最基本的身体诉求以及享受。看美食为主题的影片能激发出对生活的治愈感大概就是因为她展现了平凡生活最为艺术的一面吧。

想说的话大概在脑子里集结了太久没得到抒发,于是现在已经理不出头绪来了,果然还是得多坚持写作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