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

这次回国是在立春前,从蒙特利尔深冬的寒风中飞到了江南冬末春初那种绵绵暖暖的草木里。我在的几日几乎都是阳光明媚的晴朗天气,没风没雨,温暖舒适。山上草木青葱,瓯江上泛着烟波、映着绿莹莹的春色,可谓“江上烟波春拍岸”。这么美好的日子,却只前后待了两周,实在舍不得。

印度回来后的一周里,几乎每天都跟妈妈到丽水闲逛,这也要归功与在武汉与高同学的一日游激发了我出门的好情绪,加上妈妈每日都会提议去一个新地点,于是兴趣也日增。

有一日妈妈电话里问我要不要骑车去百货大楼找她,我咕哝一阵懒意未消,但也还是拿了公交卡出门,踏出大门的那一瞬间懒意已去,租了自行车坐上去时便已经似风神附体“呼”一下就窜大街上去了。由于之前太懒,对丽水地形从未细细了解,每次回来都十分陌生,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回用了手机导航才知道原来丽水并没想像中那么大,纵横总共也不过几条主街。跟妈妈会合后我骑着自行车她开着电瓶车我们一前一后地沿着中山街慢慢开着,两边在修水管,跟麦大门口一样,堵了许多地方,但效率明显很高,这些工程是去年底才开始的,眼看已经做了大半。我们开过了梅山小学,似乎正值放学期间,门口站满了家长,路过一条不起眼的小街口妈妈突然提议让我往右看,只见这街口生得奇特,一路石台而上,房屋沿着大坡建起,老墙上铺满了植物,一片生机勃勃古意盎然。我们把车停了下来,打算上“山”去转转,山顶是梅山公园,干干净净的平台,周围一条游廊,游廊边长满了草木,树上挂着热闹的灯笼,阳光下红灯绿树白墙黑瓦交织成一副迷人的风景画。
下了山我们去了南明门,这是丽水现存的唯一老城门,原来叫大水门,是曾经的处州府城门,护城河的水已经干了,露出两墙间的空地,水闸也没有了门。上了城墙,南临瓯江,远眺是连绵青山。这座立了七百多年的门逆光下就如同网游里精心设计的一个场景。

又有一日,我跟妈妈本想去白云山公园转一转,提着一袋零食拿着公交车卡出门等Y1路,可是怎么等车也不来,于是打算改变行程去附近的处州公园走走。走到一片竹荫下,只见石子路两旁立了我不认得的处州古时十大名人碑。草丛中的仿石头音响中正放着弦子的《醉清风》,我俩决定就在旁边的木椅上坐下休息。我拿出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沉浸在了她与两个儿子的故事中,妈妈在一旁看电视剧,我俩就这么各自沉浸地坐了一下午,听着音乐和竹林里遥相呼应的鸟鸣声。这些密密的婉转的千奇百怪的江南鸟儿对话方言我从未在蒙特利尔听到过,比起来这儿的色彩要淡雅却又丰富,连鸟的种类也似乎要多许多。

安安静静地在城市里走,下午街上人少,为评文明城市又重新整治过的干净的大街小巷,没有大都市中的霾,丽水就像一颗镶嵌在一大块玉石中的珍宝,微小却精致,让人流连忘返,沉湎不止。

春风十里,江南的景最让人心醉。

飞向南印王国·杂想

我的办公室同事安普丽塔来自印度南部的科摩林角(Kanyakumari),孟加拉湾、阿拉伯海与印度洋相汇的地方。她与他的男友卡南打算二月结婚,于是邀请了我们系里的几个好友前去印度。婚礼在哥印拜陀举行,那是他男友的家。

他们的婚礼准备得很仓促,时间是去年底某日早晨醒来一拍大腿决定的,于是我们去印度的决定也来得仓促。虽然有过一丝的犹豫,但对这片未知的天竺圣地的好奇胜过了所有的彷徨,最终决定了把归国日期也定在那附近,这样就可以顺带回家。不过正直春运,而因为在加拿大这种地广人稀的国度待久了以后对人群流体的大规模运动产生了巨大恐惧,所以一想到要给全国人民添堵了也是十分心慌。

中间也有过后悔,为甚么这个时候?为甚么冲动地决定去了?为甚么不留在学校专心念书?

十万个为什么敌不过一个对未知领域探求的心,早早地买好了机票订好了行程让自己安心的同时也给自己要去印度这件事板上钉钉:花了那么多钱,所以既来之则安之吧。

中间忙忙碌碌地也并没有怎么念想着印度的事情,只是偶尔听到安普丽塔对这场婚礼的焦虑以及为我们伴娘定制莎丽时需要量一量三维,转眼间离回国不到一周,离去南印度不到半个月了,才想起自己真的要去参加印度婚礼了啊!在此之前,我对印度的了解只限于南北印度的地理文化分割、唐僧取经地、众多的人口、以及季风。她未婚夫是印度教的,而她的父母是基督教徒,在印度这个宗教大国,信的神明不同基本人生轨迹也很难有交叉,虽然她没有跟我提太多这中间遇到的困难以及父母方面的反对,我却能充分想象得出,也十分倾佩他们最后坚定地走在了一起。

读博以后基本没有进行过背包/探险之旅了,所以想到要去一个陌生的国度,想到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对新事物的渴求之心竟然被忧虑取代,加之加国漫长萧索、千山鸟飞绝的冬季的压迫下,更是又开始各种后悔。于是我的忧虑加深了:我因自己产生还未去到新国都就打退堂鼓的思想而忧虑。作为一名渴求知识的博士,原本应该是对新生活保持热忱的、渴望的,如今呢?是不是该反省一下自己这些年节节败退的好奇心和勇气?远离了故土数年的自己,反而对内心的枷锁更加严重了。

再读费曼的那句话: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你有很多事情要担心:要不要到这个地方,你的母亲又会怎样等等。你担心、做决定,但又发生了其他的事情。事实上,比较容易的作法是什么都不管,就那样决定。不用管那么多——再没什么能使你改变主意了。”

也许成长的过程遇到的起伏与反复比想象中要多要大,不论自己多大岁数了,也还是在不断地进步、退步、停滞不前。也许是在巨大的逆境中看到了童年最脆弱的自己,也许是在跌倒与畏惧中积蓄爆发的力量。

“悔恨,在顺境中积累,在逆境中爆发。”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我处在前所未见的人生路口,所有的一切都如此陌生,所有的决策都要自己做主,我面对最平淡的生活,却恐惧它的平淡,我面对全新的挑战,却惧怕它的新奇。

也许这次,是一个契机,南印王国,我要来了!我要去见达罗毗荼族人千年前建立的庙宇,我要去听古老的泰米尔语。人生不是写得完美的程序,而是需要不断除虫、不断更新部件的代码。时刻都可能面对未知和危险,但我愿意努力做准备去迎接它拥抱它,这才是人生。

文末附朱熹《观书有感》二首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希望下一篇是正经的准备攻略

杂记、平庸

1 昨晚没睡好,为了看牙医清晨被闹铃拽出床昏昏沉沉间手机也没带就出门了,结果检查后还是一排烂牙必须每三个月去清洗一次。
2 回来路上还是恍惚,看书坐过站了,来回坐了两次才到berri uqam去问地铁年票的事情,拿了号好不容易排到结果就给了我一张写着号码的纸说办年票只能打这个电话,一辈子没几次要打电话的机会,偏偏只今天,没带手机。怏怏地回学校
3 跟人讲话似乎总是挥之即来的那个,却反应不过来如何说不或者如何也让他人尝试耐心倾听我的回应,而等自己想说时早已失去了涌出的话意,或者其实早就不习惯表达自我了。
4 恍惚间下午在办公室睡着了,改了一半的论文瘫痪了似的躺在那,死气沉沉,如同破碎的我,讲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起来灌了一杯咖啡,开始不自主颤抖起来。
5 晚上上法语课因为喝了咖啡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连回答的勇气和精神都没有,瘫坐在那里似乎等着末日审判
6 回到家中力气全无,太阳穴如针扎,心里五味杂陈,苦不堪言,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世人忙忙碌碌,连周遭看一眼秋色草木的心思都没有,谁来倾听你的辛苦?可真要说苦,却一点也讲不出自己到底苦之哪里。你哪来辛苦?露宿街头了吗?穷途末路了吗?无依无靠了吗?还是绝症缠身了吗?都没有的话,你说的苦又从何而来?只不过尘埃一粒却被放大成飞沙走石,是不是有点好笑?世界上的人分担各自的角色,幸福的人有着同样的感受散发着动人的爱意,不幸的人怀揣各自的不幸,但介于其中的平庸者如我,大概什么都占不到,连叫苦的权益也争不过后者了吧。
要是能有三毛一般的才情和胆魄,谁又怕吃这样平庸的苦头?谁又怕过这种孤独的时光?谁又会担心被世界遗弃?无所谓成就,无所谓苦甜,在世界走一遭,倒下了大概还会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继续向前,并挽起路边失落者的臂膀,告诉他们只要继续走下去就会看见希望的吧?!

唯恐自己连这最后一点表达能力都丢失了,还是用最简单破碎的语言把他们汇成文字吧,至少未来的我还能看到此时自己近乎绝望又无声的呐喊。耳边响起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只是一个平庸的人在寒冷的冬夜疲惫地游唱着堕落。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会找到方向,太阳会照常升起,不论春秋冬夏阴晴雨雪,太阳照常升起!

美食

最近跟鹅鹅鹅同时爱上了coco bun的港式蛋糕,实在是太美味了~!不甜不腻,带了丝滑细腻的口感。因为嘴馋,我们一口气买了四块不同口味的,包成一大盒带回家慢慢品尝。
最爱吃的是里头的德国芝士蛋糕,没有典型西点芝士蛋糕的腻味,冰冰凉凉入口即化,而且还是在吃了一整只烤鸡以后的口感。可惜拍得照在鹅鹅鹅手中,我这没备份又懒得向他要。先贴上其他两种口味的照片。

 

25871854933_f35b2c5122_z

芒果慕丝

26448785256_8df5a238cf_z

黑森林

周末去了凡尔敦小城很出名的一家早茶铺Bistro Piquillo 一查竟然还有自己的网站:http://www.bistropiquillo.com/en/ 西班牙与巴斯克风格结合的美食,他家的Logo是一位老爷爷的头像的简笔画,设计得颇有鹅家风格。

小铺子开在惠灵顿大街旁的一个弄堂里,周六的凡尔敦大街特别清净,可一走进这小小的店铺竟然有点人满为患的感觉。美美地吃了一顿~虽然最近荷包有点干瘪,但还是得适当优待一下自己的胃。

25869866834_2118d4bf9a_c

傻妞

转眼离上一篇博文又过了这么久。时间在英特网上也许真的只会是沧海一粟……毕竟回首一切,只要是被记录下的,任何细节都会毫无保留地原封未动地呈现给你,让人恍若昨天。

 

坠入甜甜的梦乡……

 

我家傻妞如今已经三岁半,而算来跟了我也近两年了,给它拍的相片数量估计早已赶上任何主题了…… 作为长期默默无闻陪伴我着我的室友,它始终安静低调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不求高大上的精神文明生活,每日也只为五斗米折腰,胆小怕事,连个打雷都要溜桌底下藏起。面对这么胆小势利的小子,我竟会越来越喜欢,只因他是一只不奢求更多安于现状的喵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