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之行(二):相片集

D2(续)7月30日 这篇主要放图

从爱丽丝书店出来后继续在Picadilly漫游,走到一个街角瞬间被一张海报上面的Star Trek大字吸引了,原来是一家动漫周边店,各种神秘博士、哈利波特、指环王、星战来袭,不过在店里兜转了一圈还是没买下一样东西,只因价格实在很贵……

巨大的ST USS系列的船模型挂在入口处

代表月亮消灭你系列手办

魔戒系列

对角巷同款魔杖

霍格沃茨院徽以及时间转换器

Pokémon周边

Advertisements

伦敦小记(一)

太久没写日志,手生了人懒了。忙东忙西的不记录下来,真不记得最近都折腾了些什么。
最近刚去曼彻斯特开完会,留了个周末,去了多年以来翘首期盼以去的伦敦。

来到英格兰,必定要吐槽的就是天气。即使在一年中最美的七月,天都是阴郁的。一层不薄不厚的积云,总是执着地覆盖在天空中,遮挡着日月(按照看日食的标准来说,连巴德云都不算),整个色调有种铝合金质感,灰灰的。可气的是连防晒的福利也没,因为云还不够厚到能挡住紫外光,我的变色墨镜照样是黑色的。
但是比起风雨交加天寒地冻的曼城,伦敦已经相对温暖干爽了,所以我终于可以甩去外套,穿着单薄的衣裳走街串巷了。(在曼城的这个季节,路人的衣着可以从凉爽的吊带露脐小背心到过膝棉大衣应有尽有,抗冻指数标准差真是很大啊。)

                              伦敦市区鸟瞰。中心偏右部分是金融城,左侧老城区可以看到伦敦眼

在周五(7月29日)晚到达伦敦Heathrow机场,丢三落四的自己发现把小外套丢在了曼城,幸而天气还算温暖。要乘地下铁到Russel square站下车,中间竟然有二十多个站,吓得我赶紧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才坐了1/3,于是又浅浅睡去,每次睁眼都能看见坐我对面的一个英国大妈在盯着我,总让我浑身不自在,终于睡得有点神志不清了时担心自己要坐过站于是匆忙下车才发现原来还有十站路==b,真是路痴黑历史啊!这种事在蒙特利尔来讲都觉得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毕竟对于大伦敦来说,蒙村真的就是个村儿,我一个住惯了村子的突然进城真的是一脸懵圈。下车后呼吸到站台里凉爽的空气后变得神清气爽,坐上下一班车以后清醒着到了目的地,这一程花了将近2小时!我住在伦敦大学(UCL)的学生宿舍楼,离车站就5分钟路程,宿舍楼在一个大公园旁,大楼四面的墙上嵌着世界各地学校的校徽,路灯下看不清细节,却反而增加了一丝神秘气息,仿佛走进霍格沃茨的公共休息室。

滑铁卢的周末

滑铁卢被鹅鹅鹅称为鹅城,因为一到春末成群的加拿大鹅都会到此产卵,而滑铁卢大学宽阔的草坪又是他们的首选,于是滑大也被他称为鹅大

滑铁卢是个宁静的小城,说宁静,是因为她的主要人口为滑铁卢大学的学生,所以是加拿大正宗的大学城。

鹅鹅鹅说当地的公交都是根据大学假期调整的,所以一到暑期班次都少得可怜。不过依然阻止不了我们乘公交到处游玩的性质。

滑铁卢大学在城里占了巨大的面积,不仅是校园,还有不少商业用地,所以这所大学校长一定很具备商业头脑,某校应该学习一下她的精神多赚赚外快补贴家用才对~

话说回来,因为年代久远时隔两个月(六月)了,许多细节的记忆都模糊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所以只能想到什么写什么,拍了什么贴什么。

我是坐VIA rail在多伦多中央火车站转GO train到的小城。说起GO train真是喜欢得不得了,它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萌的火车了。它的颜色跟国内的绿皮车很像,但是纵截面接近菱形,分上下双层,所以显得十分高大又圆润。

华盛顿博物馆

这几天住在华盛顿市附近的马里兰大学。

随着出门频率的增加,对于出游的期待感与新鲜感也开始渐渐降低,与曾经为了一次穷游而花上一个月精心准备相比,如今的出游则更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上个月突然想参加美国的一个研讨会,而这座城是我过去没来过的,于是便订了机票,也没怎么查攻略。但并不是说出游的快感也降低了,我依然很享受这份“逃离生活”发现另一个我的旅途之乐。

还好有住在这的庄哥,蹭吃蹭住下班时还开车带我出去兜风买菜。

不像三毛一般,去一个地方避开迂腐老陈的博物馆而与最底层人民打成一片,对于我这种不喜欢与人沟通的物种,来一个地方必去的就数当地的博物馆。作为集大成者的博物馆的好处是不用去很多地方就能收集到许多好玩的知识,坏处是信息量密集大脑容易内存溢出。

去博物馆可以乘地铁。

话说起来,我最喜欢的短途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其次才是公交,然后是自行车,最后才是私家车。一来公共交通已经十分便捷,节能环保,二来地铁不会“堵车”,发车频率高,一定能准点到达,三来地铁是观察当地人的最好途径,只要坐在车上看人流从车上流到车下,又从车外涌进车内,看各种颜色的人坐在一起演绎各自的人生,偶尔列车越出地面还能看到窗外的景色,别有一番风味。所以以后如果能住在地铁站附近,上下班能坐地铁来回也是很舒服的。(当然在北上广乘地铁还是蛮辛苦的)

马里兰大学地铁到市区需要半小时,所以趁着这黄金半小时,首先匆忙翻看了许嵩的《美国走着瞧》临时抱佛脚,里头有华盛顿市的游记。但他的吃喝主要在走小资路线以及这淡得没有味道的语言,而且他竟然对雨有如此大的仇恨,只要是下雨,就开始“咒骂”老天,实在不好读下去,于是开始看当地的报纸,从地铁站门口抓来的免费地铁报,里面大部分是广告,但也有一些当地发生的小新闻,已经记不清了。实在太无聊,就只好四处看,坐地铁的有一半是黑人,之后下车路上也看到许多黑人,倒是很奇怪看不到亚洲人的面孔。后来才知道原来中国人大部分都住在附近的一座叫Rockville的小卫星城里,黑人集中在地铁绿线的东南部,富人区在Bethesda。美国的现实主义图景。

(渥太华)奥地利(申根)签证申请小记

虽说是第二次来渥太华,可对它的具体印象早就淡忘。上回是游玩(见渥太华短记),这回是公事,办奥地利签证。

火车站出口便是公车站,车上可以买日票,价格8.10刀,但不找零,所以事先备好零钱,否则就像我一样跑到附近服务中心去买票了(主要是忘记了车上可以买票,所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凛冽的冬季可算是让我这回吃足教训,所以必须记下来以备后用,也供其他友人参考。

使馆在渥太华大学附近,可以乘94路车到laurier’s站下,再走个十几分钟路就会看到一座白色小洋楼,门口插着奥地利和德国国旗,加拿大的奥地利和德国签证是在同一个地方。

进了左边的门(门口写着consult),里头就能见到使官,把需要的材料交给她,按上两手指纹就算完事了。具体材料要求大使馆的官网上有罗列,按照他们的要求准备就没问题吗。重点在于照片,奥地利使馆对照片的要求比美签以及魁北克CAQ都要高,我跟之前一样带上了用普通A4纸彩印的自己拍的护照照片,但因为背景过深(偏灰色而非纯白)且纸张要求不达标所以被要求重新照。我屁颠屁颠地走了半小时去到丽都中心里的一家照相馆(丽都中心进门右手边一家名叫black的高端卖相框店),拍了两张世界上最贵的护照照片,两小张25刀!简直是杀猪,但没办法,附近只有那一家。最后学乖了坐了公车回来,印象中14路和95路都可以。总之一定要拍好照片印好照片,否则花不少冤枉钱。签证费只收现金,84刀。完事后还有时间但大清早实在冻得慌,不想在户外走成冰雕于是跑去渥太华大学的图书馆二楼的大皮沙发坐下睡了一觉。

睡醒后雪化了一些,天气没这么可怕了,走路时终于能找回自己了。

希望能多给一段签证期,这样万一六月能去德国就不要再申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