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小结

这学期为一门代码100+的课做助教,这门课拥有大概600名学生,讲得是非常基础的气象与地理知识(自然灾害)。

在加拿大课程代码会按照难度来分级,一般100~200的都是面向0基础的学生,介绍一些基本概念,而一般网络公开课也是这个等级。200~300倾向于对相关方向有一点认识(比如以前曾经听说过相关的概念)但不知道具体的内容,比如西方音乐入门,300~400面向中高年段本科生,需要一定的运算量的基础理论课,比如微积分基础,偏微分,400~500则是面向有更高理论基础的专业学生,比如动力气象学。500以下的是本科生课程,500+的则为研究生专业课程。

由于学生众多,所以有两个老师负责授课,12个助教协助教学。我们助教第一项任务是帮忙审阅学生的学术海报。学生们六人一小组,根据教务系统上发布的网络课程(关于海啸的)做一份学术海报,展示自己对海啸的物理机制、危害、预防等方面的理解。我们助教则充当reviewer去提问、评论。

经过几次课的评价,我发现评高分的秘诀一定是准备充分。由于是现场提问,所以如果哪一组的学生能够更系统全面地回答好问题,哪一组就能的高分。学术上也是一样,做报告如果事先想好有什么可能出现的问题并将问题提前解决,我们也将更加自信而从容地去面对挑战。

其次是要学会主动“要分”。这几组学生里头有一组给我很深印象。他们在我问完问题后还主动问我是不是对某一板块有兴趣,他们已经做过充足准备可以为我讲解。我当然开心,因为我们在每一组停留的时间是11分钟,由于内容是相似的,所以我只花1分钟就看完海报,剩下10分钟发问往往绰绰有余,一般都会提早结束,而他们组我停留的时间最长,最终记忆也最深刻。

科研海报也一样。一个大会,成千上百份海报,一般只能张贴一两天,所以要让对方记住自己研究的课题并对其感兴趣,那就要互动。一般光看海报不能留下深刻印象、甚至连记住标题都很困难,这时候如果待他们看完主动询问是否对这一板块有兴趣(由你来提出,而不是询问对方对哪个板块有兴趣),一方面能够将话题引向你最擅长最有把握的部分,另一方面还不至于将对方推向尴尬的境地(大部分观看海报的人对你的研究方向不了解,如果主动问对方有哪里不懂往往就会陷入寂静)。

总体上,我觉得这些来自五湖四海专业的学生们都做得非常认真,即使有的做得很不专业,但也能看出他们倾注的心血。

Advertisements

学术会议志愿者见闻录

曾经当过各种各样的志愿者:社团、亚运、学校/班级活动……如今尝鲜参加了某领域国际会议的志愿者。

第一天特别新鲜,当然鉴于自己比较懒散的性格,一般情况若不是提前硬性安排好时间,我是不会提前(在会议前)到场的。在开会前两天,做了两小时的orientation session(类似于培训),基本只是简要地介绍了会场的位置,给我们发了工作服,以及帮忙准备会议材料。收获是知道了每次开会领的一麻袋的资料是这样来的:一张长桌上放了好几堆资料,我们就跟车间工人一样排队一张张把资料收集齐,然后到达桌子的尽头另一志愿者负责张开环保袋,你再把资料塞进袋里封好。由于我们人多,一开始队伍排得老长,拿资料速度又特别慢,于是其中一人决定“并行运算”,把资料的一半挪到了桌子另一头,两个队伍同时装包,原本计划一小时的任务超前完工。

大会正式开始为周六下午6点。首先是开业典礼(额错是开幕典礼),在一个容纳1200人的大厅里进行。开场专门为这次大会做的科普短片,由主办方作简短发言,讲台背后插着几杠加拿大魁北克和一些其他组织的大旗,弄得如开国大典。由于地域的特殊性,每个发言都得法语一遍,英语再来一遍,所以开幕花了正常两倍时间(或者内容比正常少了一半)。虽然一开始觉得很诡异,但后来想想,可能在中国开个XX国际会议大概也会这样~吧?虽然是气象领域大会,但因为是世界XX组织举办的,更加重于宣传与学科间的交流,所以得显得比其他大会要通俗易懂更偏重应用一些。所以开幕大典的发言内容估计丢到任何会议去都可以用吧(夸张)。

第一天很开心,因为开幕以后有一个晚宴(=$60的自选三明治合集),同时摆着许多展厅,志愿者在门口验完票就可以免费进去参观+吃(重点),个别人进门去想领了吃的出来分给没买票的家属也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额……)。

展厅是各个组织机构做宣传的好地方,但大多数时候人们都聚众堆在展厅旁边的装满食物的圆桌边吃喝聊天,由于太饿我猛吃了几个海鲜味小三明治(不过确实很好吃啦),然后就开始到处闲逛。第一次参加世界XX组织主办的会议,感觉跟其他的会议略有不同的是,除了赞助商里多了不少商业运营的专业仪器公司外,主要的展示都是面向普通大众和媒体(因为会来不少记者),宣传册也介绍得特别通俗。就算嘛也不懂都可以随便问。

期间见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由于展厅桌子上会放有不少小礼品(大部分是笔,也有糖果、便利贴等),有些人过来看也不看传单,踹了小礼品就走了。。。(==b你好歹尊重一下人家千里迢迢送过来嘛)还有一位拿了笔在传单上划了两笔揣着笔就走了,剩下那张传单和展示者在空调中凌乱(论传单的不同功能)。(花了这么多钱不抓点好像是不划算哦……呵呵呵)建议以后展台得专门准备张白纸用来试笔。

第一天晚上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外面雨唰唰下了一夜,我忘带伞(坏记性自剁双手),结果借了会场上的人的伞,但因为雨的方向比较混沌,最终还是全身都湿了(论伞在蒙特利尔的无用性,接回双手)。

第二天下午,我开始了另一项志愿者工作——传媒支持志愿者,听着好高大上!因为英语是Media,我以为是帮忙整理ppt的,于是后来走错了房间……终于知道自己属于哪里以后,我进入了一间小房间,房间跟外头廊道一样铺上了彩色条纹的地毯,四周墙壁围了一圈桌子,对着门的一侧墙的每张桌子都放了笔记本电脑,当时只有两个人在房间里:另一个志愿者和一个中胡子老头(或者大伯)。他们自顾自地坐着,老头背靠着对着其中一台电脑,右耳挂着蓝牙耳机,我进来就向着志愿者的桌子去了,在离门最远的那面墙。志愿者一副国内街道办阿姨的嘴脸(是个男的,但是感觉长着中年脸,快睡着了),时而看看会议小册子,时而看看手机。我有点迷茫,于是问他我们该干什么,本期待会有什么briefing之类的,结果看着散架的模样,估计啥也木。这位叫欧利威亚的志愿者同学也不怎么愿意搭理我,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可能的工作:帮记者联系待采访的科学家,然后就自顾自倚着桌子看手机去了。手机噼里啪啦一阵短信,时而伴随着呵呵的笑声orz. 我依然很迷茫,但情景很明显:没啥活,但你得遵循你的schedule蹲着。

期间进进出出不少媒体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匆忙进门放仪器然后又匆匆离开。对话永远都在说法语,即时他们会说英语。我本来已经快习以为常了,可是在国际学术会议里,满地可人民却有着与中国大陆及其相似的文化:找会说方言的下手。所以街道办欧利威亚被选中,直接忽略只说英语的我(赤果果的……)。包括那个中胡子老头,说话提问永远都找街道办。我估计是街道办边的一棵树,当然也许我的英语也不够好。

谢天谢地故事情节比韩剧还要缓慢的一个下午结束了,晚上果然为了加快大脑血液循环回去看了一部韩剧……

第三天大早还得继续高大上媒体支持,老头交通堵车迟到了半小时,由于前一天下午的预防针,我准备了充足干粮:一本书+一台电脑。我在门外走廊外的落地窗边倚着沙发靠了一会。大清早昨晚睡眠又不足,跟志愿者聊天的心情也没,廊道空空如也,看了program发现10:30以前的慢慢时光几乎没有talk。进了门,大家继续无障碍用法语,我也不知道为啥我没有爆发一句“你妹讲英语啊”,不过由于另一位会法语的志愿者会稍微帮我翻译,而且大家都没有要找志愿者的意思,我显然没这必要泼街,但这种情形持续了很久,即便来找志愿者帮忙的也是用法语对话(请问这是魁瓜会议么?)。因为这友好的语言环境,我开会的心情丢了2/3,剩下1/3用在来回的走路上……(坐车跟走路都是半小时的梗)

中午饿的肚子咕咕叫,但非常抱歉,大部分志愿者是木有午餐的,我幸好自己带了午餐,于是我呼哧呼哧三两口吃完了饭。楼下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志愿者们有饭盒。

于是总结了一下:

1 学法语很重要。意识到了很大的语言障碍,所以在闲得乳酸的时候,疯狂查找法语培训机构。由于下学期的日程是不连续函数,许多课程班都不好报名,觉得异常烦恼。但既然要在这生活这么多年,就得痛下决心,学好魁北克乡村法语~!

2 意识到了1000+人的大会安排是如此混乱。而且开这种多学科综合+邀请公众传媒的学术会议,国内外都是一个德行。

3 这次大会的报告跟我方向差得太多,我不是特别感冒(=听不懂),所以,志愿者一定要找跟自己方向比较接近的,否则像这个志愿者,基本是做不下去的节奏。

不过话说学好法语,这竟然是我做学术大会志愿者最大的感触……

哎,语言真的是大障碍。虽然我老板总说:“只要能沟通,用哪种语言都一样。对于非英语国家的人们,做学术非常不公平。我(说他自己)可能比较幸运,正好会说,而你们在做学术之外还得学语言。”

没睡够,困死……

链表结构入门

今天把前不久学到的一个很有用的算法——链表结构(linked list)——写下来,以飨后来者。

在处理数组时,如果想在某个数组中插入一个或多个数字,或者你想更换某几个数字的顺序时,如果用普通的方法你会发现非常麻烦,几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数组规模小时,计算量还能够在掌控中,但是如果数组非常庞大,你就会发现情况变得非常麻烦了。

然而,一个链表结构轻松解决以上种种问题,让你不再有困扰生活变得so easy哦也~

比如我们有一个数组 A=[a1,a2,a3,a4,……,a1000]

正常读取顺序应该是从a1一直顺读到a1000,但因为剧情需要,某些角色要先行一步,比方说a1000要跑到第一个去,a88要跟a2换个位子,a50和a51之间要插入一个a1001,最后得到数组B,我们该怎么办?

“上链表~!” 决定一个(一维)数组的结构需要两个要素:数据,顺序。

链表存储的就是数据读取的顺序。 我们先为A建立一个链表。首先给A认个首领,HEAD=1,由它牵着剩下的999个数。剩下的999个数我们把它丢进一个维度为1000(跟A一样)的数 组里,取名LIST,用来存储数组的位置。LIST还剩下一个空元素我们赋值为0,这是链表的尾巴,表示链表的终止。

我们只需做个简单的循环赋值,把ID的数整体往前挪一位,并把最后一个赋值为0就做好了LIST:

HEAD = 1

DO i=1,999

LIST(i)=i+1

END DO

LIST(1000)=0

建立的链表结构就是:

HEAD=1
LIST(HEAD)=2
LIST(2) = 3

LIST(998)=999
LIST(999)=1000
LIST(1000)=0

即LIST(a)=b,这里的a是LIST里的前一位数,b是a后头的一位数。换言之,a是数组对应元素A(a)的位置,b指代A(a)后面一位数A(b)的位置。 所以只要知道一个HEAD值,我们就知道整个顺序结构是怎样了。

如果我们要将1000挪到第一个,那么这时的头头就换成了1000,HEAD=1000,此时我们只需要变换两个数,也就是LIST(1000)=1和LIST(999)=0 就大功告成了,因为1后头的所有链接都没有变化,999后面没有数了。

新链表如下(蓝色部分未变化):

HEAD = 1000
LIST(1000) = 1
LIST(1)=2
LIST(2)=3

LIST(998)=999
LIST(999)=0

如果a88要跟a2换位置,那么只需要分别改变a88与a2前一位和后一位的链接顺序就大功告成。

新链表如下:

HEAD = 1000
LIST(1000) = 1
LIST(1)=88
LIST(88)=3
LIST(3) = 4

LIST(86)=87
LIST(87)=2
LIST(2)=89
LIST(89)=90

LIST(998)=999
LIST(999)=0

如果a50和a51之间要插入一个a1001,那么需要将LIST扩充一位,并改变a50和a51之间的链接就好。

新链表如下:

HEAD = 1000
LIST(1000) = 1
LIST(1)=88
LIST(88)=3
LIST(3) = 4

LIST(49)=50
LIST(50)=1001
LIST(1001)=51
LIST(51)=52

LIST(86)=87
LIST(87)=2
LIST(2)=89
LIST(89)=90

LIST(998)=999
LIST(999)=0

总而言之,对于每一次数组的顺序变换、元素增减,只需要改变链表的局部赋值,就可轻松改变数组样貌。这对于大数组计算非常节省计算资源。链表结构的一个很好的运用就是模拟三维空间中粒子的运动,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增减粒子数而不需要整体改变所有粒子的ID。

没有系统地学过编程语言,读写代码实在是太费脑了,琢磨了这么久才弄明白累觉不爱 继续努力!

 

注:因为这是我从原博客搬过来的,字体颜色都已经丢失了,大家可以移步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70170035.html围观

宇宙变老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30413437.html

今天FB闹开了花,宇宙年龄被刷新啦,各项新数据也出来啦!

于是这幅微波图就在今天爆红了(图片引自space.com)


晚上跑去物理楼听讲座,主讲人本应该讲SPT(南极望远镜)的,结果花了大半时间在讲Planck空间望远镜童鞋拍的图上,听得我眼冒星星~

 

走出演讲厅,楼道外贴的是80年代以来来我校演讲的物理学家海报,看到了历届诺贝尔桂冠得主。仔细找找,还是没找到费曼君…也许不在这幢楼吧(后注:笨蛋,费曼是79年来的,当然不在上面啦!)。不过看着这些,正能量都会噌噌噌往上爬。你说宇宙这么大,渺小的人类在质点地球上穿越光传播的历史一路找回宇宙原点,这本身不就是一件不可思议度达到宇宙量级的事情吗?

Oh! 深吸一口气,我是这群宇宙中不可思议的人类中的一员!!宇宙,喂喂喂,你听到了嘛?

 

有用资料:

AstroTalk: http://www.mcgill.ca/channels/event/public-astro-night-south-pole-telescope-observing-infant-universe-end-world-225158

普朗克空间望远镜新发现: http://www.space.com/20328-universe-older-planck-spacecraft-map.html

南极望远镜: http://pole.uchicago.edu/index.php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

无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ncss-logs/225358291.html

这两天啃了一堆自觉如翔一样的论文,摘要引言和结论重复观点却依然没讲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心中万马奔腾,脑内原子(敏感词)弹爆炸!!!

不过也理解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我没懂的部分大家都早已明白所以就不费劲解释了。这种take for granted的想法真是人尽皆有让人在理解过程中怒火中烧啊!但历史告诉我,等待虽艰辛,但结果仍丰硕,沉住气,终于读到一篇写得简洁明了直戳要害的,心里好受一些了~~~

随即就想到人的性格就跟这论文一样,很少有朴素平和而有精髓的,要么冷漠深沉要么冗长敏感,现在不缺有主见的人,但也多有没主见的人。前者大部分又太过自我中心,或略有攻击性(aggressive);后者性格又太随和太谦卑(weak),中间那类人就很难得。尽管周围很少有优秀典范,但也会偶有这类精品,这类人内心沉稳,言而有信,给人有诚信感,有责任心,有品德,有原则,友好而不失个性,与他们做朋友非常舒服和放心,我想这类人大多数人都会比较欣赏。

所以,童鞋们,不要走极端,写论文也是!不要认为读者是白痴什么都得写上去,也不要写得貌似暗香浮动静水深流实则滥竽充数瞒天过海(虽然有点夸张了,但不无道理,现在的水文真是翻也翻不完啊),如果极端了,请快去找那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表再虐我这种读paper的人了,pleaseT_T

(十分单纯的吐槽文,不服也可拍砖~~~)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





本文使用Blog_Backup未注册版本导出,请到soft.pt42.com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