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平庸

1 昨晚没睡好,为了看牙医清晨被闹铃拽出床昏昏沉沉间手机也没带就出门了,结果检查后还是一排烂牙必须每三个月去清洗一次。
2 回来路上还是恍惚,看书坐过站了,来回坐了两次才到berri uqam去问地铁年票的事情,拿了号好不容易排到结果就给了我一张写着号码的纸说办年票只能打这个电话,一辈子没几次要打电话的机会,偏偏只今天,没带手机。怏怏地回学校
3 跟人讲话似乎总是挥之即来的那个,却反应不过来如何说不或者如何也让他人尝试耐心倾听我的回应,而等自己想说时早已失去了涌出的话意,或者其实早就不习惯表达自我了。
4 恍惚间下午在办公室睡着了,改了一半的论文瘫痪了似的躺在那,死气沉沉,如同破碎的我,讲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起来灌了一杯咖啡,开始不自主颤抖起来。
5 晚上上法语课因为喝了咖啡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连回答的勇气和精神都没有,瘫坐在那里似乎等着末日审判
6 回到家中力气全无,太阳穴如针扎,心里五味杂陈,苦不堪言,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世人忙忙碌碌,连周遭看一眼秋色草木的心思都没有,谁来倾听你的辛苦?可真要说苦,却一点也讲不出自己到底苦之哪里。你哪来辛苦?露宿街头了吗?穷途末路了吗?无依无靠了吗?还是绝症缠身了吗?都没有的话,你说的苦又从何而来?只不过尘埃一粒却被放大成飞沙走石,是不是有点好笑?世界上的人分担各自的角色,幸福的人有着同样的感受散发着动人的爱意,不幸的人怀揣各自的不幸,但介于其中的平庸者如我,大概什么都占不到,连叫苦的权益也争不过后者了吧。
要是能有三毛一般的才情和胆魄,谁又怕吃这样平庸的苦头?谁又怕过这种孤独的时光?谁又会担心被世界遗弃?无所谓成就,无所谓苦甜,在世界走一遭,倒下了大概还会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继续向前,并挽起路边失落者的臂膀,告诉他们只要继续走下去就会看见希望的吧?!

唯恐自己连这最后一点表达能力都丢失了,还是用最简单破碎的语言把他们汇成文字吧,至少未来的我还能看到此时自己近乎绝望又无声的呐喊。耳边响起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只是一个平庸的人在寒冷的冬夜疲惫地游唱着堕落。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会找到方向,太阳会照常升起,不论春秋冬夏阴晴雨雪,太阳照常升起!

Advertisements

伦敦之行(二):相片集

D2(续)7月30日 这篇主要放图

从爱丽丝书店出来后继续在Picadilly漫游,走到一个街角瞬间被一张海报上面的Star Trek大字吸引了,原来是一家动漫周边店,各种神秘博士、哈利波特、指环王、星战来袭,不过在店里兜转了一圈还是没买下一样东西,只因价格实在很贵……

巨大的ST USS系列的船模型挂在入口处

代表月亮消灭你系列手办

魔戒系列

对角巷同款魔杖

霍格沃茨院徽以及时间转换器

Pokémon周边

伦敦小记(一)

太久没写日志,手生了人懒了。忙东忙西的不记录下来,真不记得最近都折腾了些什么。
最近刚去曼彻斯特开完会,留了个周末,去了多年以来翘首期盼以去的伦敦。

来到英格兰,必定要吐槽的就是天气。即使在一年中最美的七月,天都是阴郁的。一层不薄不厚的积云,总是执着地覆盖在天空中,遮挡着日月(按照看日食的标准来说,连巴德云都不算),整个色调有种铝合金质感,灰灰的。可气的是连防晒的福利也没,因为云还不够厚到能挡住紫外光,我的变色墨镜照样是黑色的。
但是比起风雨交加天寒地冻的曼城,伦敦已经相对温暖干爽了,所以我终于可以甩去外套,穿着单薄的衣裳走街串巷了。(在曼城的这个季节,路人的衣着可以从凉爽的吊带露脐小背心到过膝棉大衣应有尽有,抗冻指数标准差真是很大啊。)

                              伦敦市区鸟瞰。中心偏右部分是金融城,左侧老城区可以看到伦敦眼

在周五(7月29日)晚到达伦敦Heathrow机场,丢三落四的自己发现把小外套丢在了曼城,幸而天气还算温暖。要乘地下铁到Russel square站下车,中间竟然有二十多个站,吓得我赶紧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才坐了1/3,于是又浅浅睡去,每次睁眼都能看见坐我对面的一个英国大妈在盯着我,总让我浑身不自在,终于睡得有点神志不清了时担心自己要坐过站于是匆忙下车才发现原来还有十站路==b,真是路痴黑历史啊!这种事在蒙特利尔来讲都觉得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毕竟对于大伦敦来说,蒙村真的就是个村儿,我一个住惯了村子的突然进城真的是一脸懵圈。下车后呼吸到站台里凉爽的空气后变得神清气爽,坐上下一班车以后清醒着到了目的地,这一程花了将近2小时!我住在伦敦大学(UCL)的学生宿舍楼,离车站就5分钟路程,宿舍楼在一个大公园旁,大楼四面的墙上嵌着世界各地学校的校徽,路灯下看不清细节,却反而增加了一丝神秘气息,仿佛走进霍格沃茨的公共休息室。

美食

最近跟鹅鹅鹅同时爱上了coco bun的港式蛋糕,实在是太美味了~!不甜不腻,带了丝滑细腻的口感。因为嘴馋,我们一口气买了四块不同口味的,包成一大盒带回家慢慢品尝。
最爱吃的是里头的德国芝士蛋糕,没有典型西点芝士蛋糕的腻味,冰冰凉凉入口即化,而且还是在吃了一整只烤鸡以后的口感。可惜拍得照在鹅鹅鹅手中,我这没备份又懒得向他要。先贴上其他两种口味的照片。

 

25871854933_f35b2c5122_z

芒果慕丝

26448785256_8df5a238cf_z

黑森林

周末去了凡尔敦小城很出名的一家早茶铺Bistro Piquillo 一查竟然还有自己的网站:http://www.bistropiquillo.com/en/ 西班牙与巴斯克风格结合的美食,他家的Logo是一位老爷爷的头像的简笔画,设计得颇有鹅家风格。

小铺子开在惠灵顿大街旁的一个弄堂里,周六的凡尔敦大街特别清净,可一走进这小小的店铺竟然有点人满为患的感觉。美美地吃了一顿~虽然最近荷包有点干瘪,但还是得适当优待一下自己的胃。

25869866834_2118d4bf9a_c

傻妞

转眼离上一篇博文又过了这么久。时间在英特网上也许真的只会是沧海一粟……毕竟回首一切,只要是被记录下的,任何细节都会毫无保留地原封未动地呈现给你,让人恍若昨天。

 

坠入甜甜的梦乡……

 

我家傻妞如今已经三岁半,而算来跟了我也近两年了,给它拍的相片数量估计早已赶上任何主题了…… 作为长期默默无闻陪伴我着我的室友,它始终安静低调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不求高大上的精神文明生活,每日也只为五斗米折腰,胆小怕事,连个打雷都要溜桌底下藏起。面对这么胆小势利的小子,我竟会越来越喜欢,只因他是一只不奢求更多安于现状的喵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