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之行(二):相片集

D2(续)7月30日 这篇主要放图

从爱丽丝书店出来后继续在Picadilly漫游,走到一个街角瞬间被一张海报上面的Star Trek大字吸引了,原来是一家动漫周边店,各种神秘博士、哈利波特、指环王、星战来袭,不过在店里兜转了一圈还是没买下一样东西,只因价格实在很贵……

巨大的ST USS系列的船模型挂在入口处

代表月亮消灭你系列手办

魔戒系列

对角巷同款魔杖

霍格沃茨院徽以及时间转换器

Pokémon周边

Advertisements

伦敦小记(一)

太久没写日志,手生了人懒了。忙东忙西的不记录下来,真不记得最近都折腾了些什么。
最近刚去曼彻斯特开完会,留了个周末,去了多年以来翘首期盼以去的伦敦。

来到英格兰,必定要吐槽的就是天气。即使在一年中最美的七月,天都是阴郁的。一层不薄不厚的积云,总是执着地覆盖在天空中,遮挡着日月(按照看日食的标准来说,连巴德云都不算),整个色调有种铝合金质感,灰灰的。可气的是连防晒的福利也没,因为云还不够厚到能挡住紫外光,我的变色墨镜照样是黑色的。
但是比起风雨交加天寒地冻的曼城,伦敦已经相对温暖干爽了,所以我终于可以甩去外套,穿着单薄的衣裳走街串巷了。(在曼城的这个季节,路人的衣着可以从凉爽的吊带露脐小背心到过膝棉大衣应有尽有,抗冻指数标准差真是很大啊。)

                              伦敦市区鸟瞰。中心偏右部分是金融城,左侧老城区可以看到伦敦眼

在周五(7月29日)晚到达伦敦Heathrow机场,丢三落四的自己发现把小外套丢在了曼城,幸而天气还算温暖。要乘地下铁到Russel square站下车,中间竟然有二十多个站,吓得我赶紧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才坐了1/3,于是又浅浅睡去,每次睁眼都能看见坐我对面的一个英国大妈在盯着我,总让我浑身不自在,终于睡得有点神志不清了时担心自己要坐过站于是匆忙下车才发现原来还有十站路==b,真是路痴黑历史啊!这种事在蒙特利尔来讲都觉得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毕竟对于大伦敦来说,蒙村真的就是个村儿,我一个住惯了村子的突然进城真的是一脸懵圈。下车后呼吸到站台里凉爽的空气后变得神清气爽,坐上下一班车以后清醒着到了目的地,这一程花了将近2小时!我住在伦敦大学(UCL)的学生宿舍楼,离车站就5分钟路程,宿舍楼在一个大公园旁,大楼四面的墙上嵌着世界各地学校的校徽,路灯下看不清细节,却反而增加了一丝神秘气息,仿佛走进霍格沃茨的公共休息室。

美食

最近跟鹅鹅鹅同时爱上了coco bun的港式蛋糕,实在是太美味了~!不甜不腻,带了丝滑细腻的口感。因为嘴馋,我们一口气买了四块不同口味的,包成一大盒带回家慢慢品尝。
最爱吃的是里头的德国芝士蛋糕,没有典型西点芝士蛋糕的腻味,冰冰凉凉入口即化,而且还是在吃了一整只烤鸡以后的口感。可惜拍得照在鹅鹅鹅手中,我这没备份又懒得向他要。先贴上其他两种口味的照片。

 

25871854933_f35b2c5122_z

芒果慕丝

26448785256_8df5a238cf_z

黑森林

周末去了凡尔敦小城很出名的一家早茶铺Bistro Piquillo 一查竟然还有自己的网站:http://www.bistropiquillo.com/en/ 西班牙与巴斯克风格结合的美食,他家的Logo是一位老爷爷的头像的简笔画,设计得颇有鹅家风格。

小铺子开在惠灵顿大街旁的一个弄堂里,周六的凡尔敦大街特别清净,可一走进这小小的店铺竟然有点人满为患的感觉。美美地吃了一顿~虽然最近荷包有点干瘪,但还是得适当优待一下自己的胃。

25869866834_2118d4bf9a_c

傻妞

转眼离上一篇博文又过了这么久。时间在英特网上也许真的只会是沧海一粟……毕竟回首一切,只要是被记录下的,任何细节都会毫无保留地原封未动地呈现给你,让人恍若昨天。

 

坠入甜甜的梦乡……

 

我家傻妞如今已经三岁半,而算来跟了我也近两年了,给它拍的相片数量估计早已赶上任何主题了…… 作为长期默默无闻陪伴我着我的室友,它始终安静低调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不求高大上的精神文明生活,每日也只为五斗米折腰,胆小怕事,连个打雷都要溜桌底下藏起。面对这么胆小势利的小子,我竟会越来越喜欢,只因他是一只不奢求更多安于现状的喵星人。

UCP大会预览

概览:

此次会议主题为云与降水,从尺度上看,涵盖了微尺度到气候尺度;从方法上,则囊括了模式与观测。

会议分成了四个session,但是在开会的一周里,session都是相互穿插的,就连海报也是按姓名排序,可见主题之间的划分界限不会十分严格。

参会人有两百多,比想象中规模要大一些(因为似乎按照组织者原意,是想让所有人都有机会oral,并且更接近研讨会的味道),于是开了海报环节。而会议地点设在MPI的guest house里,据说空间不会太大,到时会有些拥挤。

会议的日程大体安排出来了,Oral的只有标题,poster的只公布了展示者姓名。所以,具体内容是什么样的还不是分明了。看了一下与会者,似乎大部分都是陌生面孔,在Paper里也读到不多,一方面是来的很大部分是欧洲的researcher、博士后与学生,教授和PI们做的领域跟我大概也有一些距离,我只认得其中的几名比较活跃的云物理大牛,不过这倒是好事,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去与会的必要了,毕竟也是增进了解和交流的。

过两天研究一下各个session的发言人,看看有没有需要特别focus的部分。只希望到柏林能早点把时差调整好。